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逆世仙枭

正文 第九十一章,被困在梦里七十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山花盛开,空谷芬芳。

    转眼间,已是仲夏。

    清晨,孔征从打坐中醒来,长长地呼出一口白气。

    神谷中期!

    自丹田气海开辟后,孔征真气不断凝练,愈发稠密,此刻,一丝又一丝的真气汇集丹田,宛若薄雾朦胧,孔征用力地伸了伸懒腰,身体舒张,心情也随之愉悦。

    修士修炼时,以人引气,需如旋风般引得周围真气裹挟,才能吸纳入体,其中引气的步骤比练气更加繁琐,但有了‘三窍灵石’后,便可彻底省去引气步骤,直接练气,效率比之前提高了一倍。

    自遗天绝地回来,足足一年,孔征每天都能吸纳三块灵石,这才保证了修炼速度。

    不过,即便有这种资源,孔征也才赶上陈之信、孔天奇的修炼速度,让他颇感无奈。

    早上,赤星峰山腰,练剑台,人数已经空了九成。

    十年之期已到,上一批师兄师姐,前些时日陆续离开了这里。

    剑玄山资源紧缺,不像其他越州宗门,离开的日子是按照进入内门的时间算起,剑玄山从入门便开始算,在内门修炼的时间中,如果没被几个山头收下,就得接受宗门的安排,奔赴各地。

    两个月的时间,在他们离开前,孔征依次将众人指点了一番,在指点众人的过程中,孔征也学到了十一招剑招残篇。

    这些剑诀都是收录在‘诸天万剑诀’中的剑招残篇,它们藏在天录宝殿中,是千百年来剑玄山前辈们带回师门的,孔征用指点众人的代价,换来了这些残篇的藏身之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果让孔征一个个找,怕是得猴年马月才能搜齐,而且,每一部都得花几百功绩才能开启翻阅,孔征觉得这种交换,自己也是稳赚不赔的。

    两个月中,孔征用了两次‘诸天因果录’。

    ‘汤池之中的密道,有没有宝物’

    ‘遍地皆宝,遍地皆尘’

    ‘剑玄山范围内,还有没有陆无彩留下的没被发现的东西’

    ‘有也有,无也无,有无难断’

    这两次教训,让孔征以后再也不会问类似的是非题了,不具体问一个问题,这布帛也不会给你好好回答。

    早上,练完剑后,孔征走出小院,今日听闻赤星峰首座梅异人召见自己,自己得去一趟。

    御剑没一会,就来到赤星峰。

    山腰的练剑台,陈之信几人正在相互切磋,孔征远远地瞟了他们一眼,朝着大殿走去。

    赤虹剑仙梅异人,是一个中年模样的修士,赤星峰负责宗门弟子的课业教授,教习王盘,便是他的弟子。

    一进大殿,首座上,梅异人八风不动,王盘老头立在旁边如若老仆,另一边站的修士飘逸俊秀,如果不是下颌三缕长须,定是美男子无异。

    “内门孔征,见过首座。”

    梅异人不耐烦道:“坐吧。”

    孔征坐下,俊秀飘逸的筑基修士斟了一杯茶,含笑道:“孔征,你与师兄先聊,我二人先告辞。”

    师兄?

    孔征倒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和梅异人是一辈的。

    他和王盘走了,大殿中只剩下孔征二人。

    梅异人瞟了一眼孔征,冷冷道:“你可知我叫你来何意?”

    孔征想了想:“不知道。”

    “这两月,听说你连番指点其他弟子,许多天录宝殿中的残篇剑诀也被你推演出了?”梅异人问道。

    孔征点点头。

    梅异人冷哼:“你资质有那么高吗?”

    孔征不明所以,今日梅异人很奇怪,孔征本来打算,宗门高层好奇自己为何懂那么多剑招时,将这一切推在剑玄老祖头上,但似乎,梅异人目的并不在此。而且前两个月压根没人问过自己此事,今日叫自己前来,肯定也不是问此事的。

    “首座有事可以明说。大道路远,光阴宝贵,绕来绕去的,有负光阴。”

    梅异人一听孔征口气比自己还老,心中总有火气,但还是忍住了:“行了,不与你废话,直说吧,吴州仙门的‘法天道会’开了,宗门需要派人去一趟。我看你可以。”

    “法天道会?”孔征不解,“这是什么道会?”

    “吴州六大仙门之一,星辰宗的盛会。期间会开万法之门,引人入境悟道。里面道术驳杂难悟,因为秘境特殊,身怀不同真气的修士皆可入内。所以星辰宗都是拿来做人情的。”

    每种真气的修士只能去一个?难怪会拿来做人情。

    孔征道:“宗门总共几个人去?”

    “就你一个。”

    孔征瞪大眼睛。

    我一个?

    “首座,这玩笑,不好笑。”

    梅异人道:“星辰宗是正道,怕什么。”

    “不会邀请魔道中人,或者中立宗门?”

    “会。但没人会在星辰宗头上害你,那群魇修,睚眦必报。”

    魇修?

    孔征意外,这可是罕见的修士。道门八奇中,魇修他见得最少,他们比鬼修更稀罕,这群人自称梦中仙人,魇术,也是入梦道术。

    孔征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

    自己神谷中期而已,有多大本事,掂量的很清楚,蓄气一剑之下,连筑基期的狄腾都杀不掉,凑什么热闹。

    “首座还是找别人吧。我这种微末实力,就不出来丢人现眼了。”

    梅异人点点头,孔征说的也没错,于是道:“好吧,不勉强你。掌门师兄这段时间离开了,临走前让我把这个东西交予你手。”

    梅异人说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物,孔征发现是一把冰蓝色的小剑。

    冰是无色的,里面的蓝自然是灵气的颜色,孔征双手接过,发现此剑入手冰凉刺骨,狐疑道:“这是什么?”

    “护山大阵的阵令。”

    孔征终于知道,梅异人这副看自己不顺眼的表情是为什么了。

    护山大阵?

    这是宗门重器啊,穆三通居然会交到自己手里?

    “穆掌门此举为何?”孔征问道。

    梅异人沉默片刻,忽然抬头,双眼血光迸射:“掌门师叔元成化有难,穆师兄、武师弟、屠师妹都去协助了。现在,我是代掌门,你是护教仙师。懂了吗?”

    孔征愕然。

    这么草率?

    还是说……剑玄山目前,岌岌可危?

    “首座,我能问一下,掌门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看样子你们早就知道他在哪,为何不提前把他找回来?”

    犹豫良久,梅异人才缓缓道:“我等也没辙,掌门被困在自己的梦里,已经快七十年了。”

    孔征心中剧震:“星辰宗下的手?”

    梅异人苦笑:“不,掌门师叔也是魇修,六十多年前,魔道入侵剑玄山,先是神谷修士动了手,接着战局扩大,筑基、金丹修士也先后搅了进来,到最后,元婴修士也参与其中。掌门师叔以一己之力,困住了魔道三位元婴老怪,他们都在掌门师叔的梦里。”

    孔征喝着茶,半晌不知该说什么。

    梅异人叹了口气:“他们就在后山,前段时日,玄痋谷的元婴老怪死了。他身上的虫囊没了本体真气的禁制,死去的毒虫之气弥漫,伤了掌门师叔。”

    孔征懂其中的逻辑。

    魇修斗法时,但凡靠近的活物,都会被拉入梦中,所以伤不到施术者,但真实存在的东西,会伤到他们。

    譬如尸气毒气。

    因为身处剑玄山的缘故,元成化无需担心梦以外的事,只需困住三个元婴境的老魔便可。

    可是或许他也没算到,会被这种方式伤到。

    而且可怕的是,就算想给他喂药,也无法靠近,因为无论是谁一旦走近元成化,都会被拖入梦境中。

    梅异人揉着额头,烦躁道:“现在就怕,那虫囊里有活物飞出,去玄痋谷报信。那就遭了啊……”

    “为何?”

    “六十多年前那场大战,是魔道三家以为陨落了三位元婴老怪才罢手的。如果他们知道还有两个活着,而且能救回来……你说,剑玄山会是怎样的情况?”

    孔征不由得眯起眼睛。

    届时……越州魔道,怕是会倾力来攻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