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第68章 第 68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拈花一路急忙往外跑,生怕他又追上来,这孩子从年少时就没有这样的举动,如今举止倒是亲密,可却又是威胁。

    让她都有些胆战心惊的,她匆忙到了外堂,一群人站着,全都是异域服饰,从头包到脚。

    一个女子端坐在木椅上,脸上蒙着面纱,便是看不见脸,都能觉出美愈天人的气韵。

    拈花与她对视了一眼,紧要关头也无心欣赏美人,匆匆瞥了一眼便迈出门,奔逃而去。

    蒙着面纱的女子看着她离去,见她这般仙姿玉容,又是从里面出来,难免生了好奇之心。

    她看向站在面前的中年男人,“不知这位姑娘是?”

    “是主子的人。”

    那蒙面女子还未开口,旁边站着的老嬷嬷看见拈花这般容色,从魔主那处出来,自是不喜,“我们圣女在此久等候多时,新任魔主却因为别的女子而慢待我们圣女,如此便是魔界的相迎之道?”

    贺大人闻言处变不惊,鉴于对方身份重,便说了实话以宽她们的心,“嬷嬷莫要多想,这是魔主往日的师父,我家主子在此久等候多时,绝没有看轻圣女的意思。”

    这话倒是说的人心里舒服,嬷嬷倒也没说什么,不过她是个不好相与的,自然还要敲打几句。

    魔域圣女微微抬手,示意她不必再说,“既如此,我等一等你们主子便是。”

    嬷嬷与后头侍女们心里顿时有了怨气,显然在无边法际从来不曾受过这样的慢待,多少为她们圣女委屈。

    一时都压着心头的气,等着那新任魔主出来,好好相看一番,毕竟要做他们魔域姑爷,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她们圣女身份尊贵,又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容貌,寻常子弟如何能配得上,少不得得加以磋磨。

    这念头才起,就见里头一人缓步出来,往这处走来,墨衣玉带,身姿修长,步步行来赏心悦目。

    如春日游夏水般舒服,入目溪间流水清透干净,忽然林下花开,柳色极深,惊艳于绝。

    众人一时间怔住。

    贺大人当即上前,“魔主,这位便是魔域圣女。”

    众侍女听到这话,尤其是那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嬷嬷听到这声称呼,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再也不知该如何刁难。

    这样的人来做姑爷,那还用刁难,着实是欢喜都来不及!

    这嬷嬷又待圣女如自己女儿一般,见到魔主这般模样,实力自然也不必说,年纪轻轻便当上了魔主,绝对不是草包,与自己圣女自是极为相配。

    不过这气度容色着实压人,反倒让她担心,自家圣女能不能压得住,毕竟这般模样,又是魔主,着实难以压制一二。

    圣女见到柳澈深出来,先是一怔,似也是没想到会这般年轻好看,她静看片刻之后,起身行礼,“魔主安好。”

    柳澈深看向她,有礼有节,虽是魔主,却不像是魔界中的人,“圣女远道而来,有失远迎,不如先在此处休息一日,明日再一道进魔界。”

    “全凭魔主安排,此处倒是极为热闹,在我们那处从来都不曾见过。”圣女眼眸似秋水,即便是蒙着面纱,也挡不住她的绝色之姿,反倒叫人心痒,想看看这样神秘的女子到底长什么样子。

    柳澈深闻言依旧有礼,“若是不累,便由我引圣女随处看看。”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都宽了心,只怕是他们都看上了彼此,才会这般,否则一个说去休息,另一个便真去休息,又如何说得上话?

    尤其两人站在一起太般配,如同一对璧人,没有人看了会说不登对。

    嬷嬷见状心中很是满意,当即跟在身后,一同伺候着。

    …

    拈花这处匆忙回了栈,拿上行李,却是遍寻不到付如致。

    她颇有些着急,现下柳澈深软硬不吃,下跪这招都对他没用,想来是恨极了她,恐怕再也不是以往那般好说话的性子了。

    拈花越想越如坐针毡,实在不想再在这多耗时间,当即拿着包袱匆忙下了楼,却见原先伺候她的侍女跟了过来。

    拈花看着她们跟过来,没有放在心上,径直越过她们往外走。

    柳澈深没来,就凭这几个人想拦住她,是不可能的。

    拈花才走出几步,侍女便开口通知,“魔主已经请了仙人的师兄去魔界‘做’,不知仙人要不要一同去?”

    拈花闻言转头看去,一时间颇有些头痛,她刚头找不到,就有些不详的预感,没想到是真的。

    按理说,柳澈深应该不会对付付如致,毕竟往日他也是极为敬重他这位师叔的,更何况付如致根本没有对不起他。

    拈花这么一琢磨,瞬间宽了心,“既然邀他师叔做,那必然是有话要说,本尊还有事就不去了。”

    侍女见她这般说,当即话锋一转,说得更加直白,“魔主吩咐了,倘若仙人执意要走,那么仙人回仙门收到的第一件礼,就是您师兄的尸首。”

    拈花拿着包袱的手,瞬间一紧,有些不信这会是柳澈深吩咐的话。

    他是真的黑化得彻底,以前可好歹是爱护小动物的活菩萨。

    拈花抱着包袱,没有回应。

    要不别管了,反派还管这些做什么,杀就杀罢,反正是他们话本里的人,他们相互残杀是他们的事,系统都已经变成这个鬼样子,她还是保命要紧。

    侍女见她不理会,开口冲旁边的人吩咐,“告诉贺大人,可以动手了。”

    拈花听到这句话再也迈不出脚,内心颇有些挣扎,半响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她们,“罢了,我随你们回去便是。”

    拈花一路往回走,匆匆忙忙而来,又焉巴巴地回去,这架势活像是特地给她时间来收拾包袱,收拾好了再过去。

    拈花忍不住叹了口气,迎面就碰上了往这边走来的柳澈深,身旁是那个蒙着面纱的美人,二人步步行来,看着极为登对。

    拈花突然想到先头听到的话,这位应该就是那位魔域圣女了,柳澈深在这处等的便是她罢。

    拈花才走进几步,圣女便有所察觉,看了过来。

    柳澈深却没有往这边看,还是一路往前缓步走着,仿佛没有察觉到。

    拈花想了想,咬着牙径直往他那边走去,“攻玉,放了你师叔罢,他也就是顺道过来看看。”

    柳澈深这才停下脚步,慢慢抬眼看来,似乎才刚刚看见她一样,那神情落在她面上,依旧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拈花莫名有些不敢对上他的视线,下意识地移开。

    柳澈深却没有说话,越过她继续往前走。

    圣女看了他们一眼,有些奇怪,倒没有多问什么,与他一道往前走,“你们这处的东西与我那处完全不一样,都不曾见过。”

    柳澈深难得开口,“喜欢可以多看看。”

    拈花被晾在了一边,见他眼里只有魔域圣女,忍不住叹息一声。

    果然主角还是有光环的,尤其是这魔域圣女,虽然现下感情线乱套了,可她作为话本里最神秘的单元女主角,吸引力还是很强的。

    连柳澈深这样冷淡的性子,都已经完全沉浸于她了。

    拈花在原地站了片刻,转身往回走去,梁子已经结大了,总不能再耽误他谈情说爱……

    圣女随着他走出几步远,往后看了一眼,主动开口,“这位便是你的师父吗?”

    柳澈深闻言默了许久,没有回答。

    圣女一时不知是是,还是不是,见他不语,便也不好再问。

    …

    拈花一路上回去,与后面的侍女打听付如致,一个个却像是锯嘴的葫芦,除了传达柳澈深的话,别的什么都不说。

    拈花没了法子,只能耐着性子在大堂等着,柳澈深却迟迟不来。

    这刀要落不落的,让她颇为忐忑。

    她让侍女接连去催了几番,才等到了两人回来。

    二人一道出去,又是一道回来,显然是相谈甚欢,恐怕连晚膳都一道吃了。

    拈花着急上火,连忙迎了上去,“你付师叔呢,不会真动手了罢?”

    要是真的动手,那估计就是透心黑了。

    拈花想到这里,颇有些惴惴不安。

    魔域圣女进来见她还在,看向柳澈深,温婉有礼道别,那语气显然二人之间已经熟悉了很多,“你还有人在,我便不多留了。”

    柳澈深闻言应声,像是没有听到拈花的话,转头看向外面的迦禹,“你送圣女回住处。”

    迦禹听到这声吩咐,脸上抽搐了一下,表情很是阴冷,虽然很不服,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照做了。

    拈花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见他往里面走去,连忙追上,“你陪了人家这般久,我也在这等了这般久,现下可以告诉我,你究竟要我如何了罢?”

    柳澈深闻言停下脚步,看了过来,“我不陪未来的妻子,难道还要陪尊者吗?”

    拈花不知是因为他这疏离的称呼,还是因这话,心口莫名刺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随口一说,柳澈深却开口追问,“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是尊者觉得不相配,不合适?”

    拈花听到这话,自然是顺着他想听的话说,“般配,你这未来的妻子生得着实好看,与你很是相称。”

    周围瞬间静下,连外头的吵闹声都远远离去,称得这处越发静谧。

    柳澈深闻言看了她许久,拈花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直觉危险。

    下一刻,柳澈深突然伸手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往里面走去。

    拈花吓了一跳,正要挣扎。

    柳澈深已经拽着她的手臂,将她提进屋里,扔在靠榻上。

    拈花被甩在靠榻上,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还是第一次被他这般对待,完全不同于往日的尊敬,一时心下慌乱,连忙要起身。

    柳澈深已经在她面前蹲下身,抬头看过来,“大婚之日,需得长辈在场,我家中长辈已不认我,既然尊者带过我几年,那便是长辈,我娶妻你自然得来,不知尊者愿不愿意?”

    拈花被他吓到悬起的心,瞬间落了下来,套了近乎,“原来是这件小事,自然愿意,为师在此先恭喜你得遇良缘。”

    柳澈深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收紧,看着她许久,都没有说话。

    拈花不知道该说什么,被他这般看着心头颇有些发颤。

    屋子里的气氛莫名静了下来,越发压抑起来。

    柳澈深突然站起身,“既如此,那便劳烦尊者了。”

    他说的轻,那话也是寻常气,可听着却莫名危险。

    拈花当即摇头,“不劳烦不劳烦,你不计较往日的事便好。”

    柳澈深却没有再开口,转身往外离去。

    拈花看着他离去,着实有些心神不宁,他这性子虽说没怎么变,还是一样的话少,可眼神是真的太厉了,让她有些受不住,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一般。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来源:.7kwx.>.7kwx.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