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民宿红遍阴阳两界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季忆从省城高铁站出来,他买的是九点半到达的车票。虽然可以说是过来出差,但实际上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却不长,如无意外十点半的就是他的回程车了。

    虽然时间不早了,但是省城高铁站依旧人潮汹涌,离开了光线明亮的高铁站大厅,季忆一步步数着高铁站外面的花坛,一二三四,到了第四个处停下,这就是他在网上和几个鬼约定的见面地点了。

    这边的确偏僻,而且背光,少有人会走过来。

    季忆还没走到时就听见花坛后面有窃窃私语声,越走近越清晰,待他正面走到了,那窃窃声乍然停了一下。

    有个鬼头探出来朝季忆看了一眼,马上又收回去。

    季忆从前见鬼就已经练习得泰然自若,现在天天和鬼同处一室还当人家的老板,更加不怕鬼。是以那鬼见季忆面色如常,缩回去就说:“应该不是他。”

    下一刻却见季忆转到他们面前,“就是我。”

    众鬼立刻对方才探头的鬼露出了谴责的目光。

    季忆一眼看过去,先是数了数鬼的数量。这些鬼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言谈,要比北山那边的规矩许多,颇有种大城市正经鬼的样子。果然是一个地方的鬼一个地方的气质。

    不过还是很容易看出来他们的衣着并不太好,想想阴间的工作机会吃紧,许多老鬼没投得了胎只能游荡,日子自然过得不如何了。

    这次季忆要接的一共是六个鬼。俩是帮厨,仨做服务员,还有一个当会计,其中有两个是女鬼。

    他从自己拎来的袋子里掏出六个小木盒,之前让家具厂的老板帮他顺手做的,款式基础简单,本来是做了放房里装肥皂的,多做了几个现在派上用场了。

    “来来来,先进来,一会儿就进站检票了。”季忆边说边露出笑来,这六个鬼才招回去,他又节省了多少人工成本啊,“委屈你们先挤一挤了。”

    说实在的,六个鬼看他个人笑起来,意外都觉得怪渗人的。季忆这个笑容像是捡到了大便宜,很难让鬼不联想到阴间新闻的鬼口拐卖上。

    但是事已至此,几个鬼虽然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陆陆续续钻进了木盒里头暂且窝着。反正一开始他们会应聘本来也是实在找不到其他工作了,现在后悔没有必要。

    就是没想到季忆又挑出其中两个木盒,从另一手拿了个新的袋子出来,把那俩另外装上,又解释道,“女士和你们挤在一起恐怕不方便。”

    被分出来的两个女鬼:“……谢谢。”

    不得不说细节处还挺体贴。

    季忆季忆刷了证件回到高铁站里,此时距离他回程的车发车还有半个小时,他可以到处转转。

    其实这些鬼也可以直接跟在季忆身后,只是现代社会的公共场合大都光线明亮,对于鬼魂来说更是太过头了点,有种虽然不是白天但胜似白天的不安感。

    所以季忆带来这几个盒子的举动,倒是让这几个鬼心里感到一丝体贴。

    南岭市的高铁站小小一个,如非有一个旅游业,说不定高铁站都不建了,里面除了几家常见的快餐店外没有什么。省城就不一样,几乎赶得上大型商场。

    季忆就转到了一处玩具连锁店,他的脚步本来没停,不过视线瞥见橱窗里的一个悬浮的圆灯时停住了。

    这灯并不是真的悬浮着,上面有一根线连着,吸引季忆的是这个灯的造型,圆形球体上面有明暗分布,就像是一个月亮。

    季忆想买回去哄猫。

    只是低头一看那个价格,499,他又想要抓紧钱包了。为什么都这么贵!

    被他另提在手里的女鬼问:“要送给女朋友吗?”

    “什么女朋友,”季忆凑近了玻璃仔细朝里看,“他是男的。”准确来说应该是公的?

    女鬼沉默了。

    “够我来回车票了。”季忆自言自语,抠抠索索很纠结。

    五分钟后,他从店里出来,手上又提了个包装好的礼品袋。

    沉默良久的女鬼笃定道:“所以是送给的男朋友的。”

    季忆:“……你不对劲。”

    ——

    深夜,已经过了零点,季忆如果不是在高铁站直接打车,司机又怕被投诉,恐怕是很难打到愿意去北山那边的车。

    季忆也知道司机为难,站在车下就提出在应该给的车费外,再另外多给一百。

    司机这才喜笑颜开。

    季忆听见袋子里的鬼吐槽:“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催人赶车。”

    季忆直接上了副驾驶座,手上的袋子多,不好放,他探身把袋子往后排放,没成想直接和一双鬼眼四目相对了。

    那鬼也很震惊,因为季忆直接把六个鬼放到他腿上了。

    上了出租车,除了俩女鬼,其他几个男鬼都迫不及待要舒展身体坐开,没想到后排还有一个鬼。

    几个鬼当下横眉怒目骂道:“是你的车吗你就这么坐着,还不走开,我们老板叫的车。”

    俩女鬼虽然没出来但也开口:“臭流氓,手碰到我腰了!”

    季忆面无表情已经坐回副驾驶开始系安全带,全当自己没有听见那个原本坐在车上的鬼被骂到呜呜呜跑下车的声音。

    车辆行驶起来,那司机大约是因为季忆大方上道,还和季忆攀谈起来,说起自己开车的难处。

    “大晚上的咱们是真的不太敢往那里面开,说真的小伙儿你要不是这么满面红光,我都不敢让你上车,这阵子我正倒霉,不知道撞上什么东西了。”

    季忆默默想,你撞到的东西可能已经被吓跑了。

    ——

    清溪镇外的出租车下车点,女鬼在这里徘徊着,半天看不见一辆车,正百无聊赖,忽见到一辆出租车由远及近,她立刻兴奋起来,从马路边晃到中间,等着寻摸机会吓人。

    好容易从副驾驶上下来一个人,还没看见是谁,就看见对方身后跟着六个鬼,排队跟糖葫芦串似的。女鬼吓了一跳,心里直呼牛逼,什么神仙体质这么招鬼?

    她对着群鬼招呼:“兄弟姐妹,你们这玩什么,能不能加我一个?”

    季忆关好车门,转身看向这热情的女鬼,认出是之前吓过赵康健的那个,“你想玩什么?”

    一看见季忆的脸,那女鬼立刻萎靡了,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垂头飘到路边,也没想到这人是季忆,心里直呼晦气,“不不不,我什么都不想玩。”

    季忆没为难她,只是想这种鬼也是社会不安定因素,他现在是顾不上,以后有机会必须想办法解决一下,给她找点正经事干,以免夜夜游荡在这里,扰乱治安。

    远处掐着点来了一辆驴车,踢踢踏踏在季忆面前停了。

    人和鬼一块儿上车,往民宿的方向去。

    这驴车是季忆出门前和驴小一说好的,为了防止打扰其他人休息,他也没让赵康健来接,只是没有想到驴小一自己也能把时间掐这么准,就好像自带闹钟了似的。

    由此季忆倒是想到了另外一桩事情。

    餐厅开业在即,必定是希望有源源不断的流的。但是北山这边的源多,交通却不算方便,毕竟那边的交通最方便不过到清溪镇外,再往里到待山民宿却是要另外花心思的。

    现在民宿用的是人预约出门和回家的时间以方便来回接送,但实际上随着最近人越来越多,甚至偶尔满的情况来说,这种预约制度有时候也会有矛盾。

    季忆一方面想要增加一些驴车,另一方面也在和赵康健讨论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把驴车的运行时间确定下来,不仅可以让每日值班的小毛驴变多,更能方便外面的乘进入红叶村。

    就参考公交车运行,不管有没有人,每隔十五分钟就有一辆驴车供以来回,本店住宿可以免费乘坐,外来游想过来吃饭的也可以免费搭乘。

    这样实际上连现在固定去接送的人手都省下来了,无论是他还是赵康健还是田蜜都省事。一辆驴车一次坐四到六个人很轻松。如果后期经营情况好,也可以酌情再增加驴车,或者缩减驴车的运行时间间隔。

    说干就干。

    第二天早上,季忆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了今天值班的驴子过来,和它谈了这件事。

    驴小二听得直蹬腿,兴奋劲儿溢于言表。它们现在虽然轮流值班,常常能去外面见人,在民宿里也能看见形形色色的人,可是总的来说它们还是嫌少的。

    驴小二恨不得立刻上岗,一天轮二十次班,并且表示家里的小七小八小九小十可以说随时上岗,它们蠢蠢欲动恨不能鞠躬尽瘁很久啦!

    季忆听田蜜在旁边帮忙翻译的措辞,很有些黑线。

    就说这些小动物的工作热情是他这等曾经的人类社畜很难理解的。但其实换个角度来说,其实这种工作热情被称作学习热情应该更加妥帖。

    毕竟这些小动物的每一份付出都是希望能够得到学习成果。

    就小驴子来说,季忆都听说它们每天晚上回去都勤勤恳恳跟着小猴儿们一块儿学说话,初见成效,只是不能连成句子罢了。

    想到这里,季忆又想起自己网购到货这两天还没来得及拆封的东西,于是又对驴小二道:“今天下班以后你去把平时山里一起学习的小小动物都叫到餐厅后面,我有点学习资料给你们看。”

    驴小二虽然不不知道季忆要给它们看什么,不过还是点头。

    等这天晚上天黑了,季忆让赵康健看店,自己则揣着调试过的设备往餐厅后面走。

    驴小二已经到了,和他一起的还有许多小动物,兔子野鸡猴子小鸟甚至还有奶里奶气的狐狸崽子,还有许多季忆没法直接准确叫出名字的小动物也有。

    除了已经熟识季忆的,诸如伯劳家里的不成器的后辈,还有小猴这些,大部分没见过季忆只是听说过他的小动物都露出了谨慎又好奇的表情,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知道季忆说学习资料,应该是有好东西。毕竟之前季忆给的电子挂画,他们集体学习的时候电池都干废了好多排了。

    “稍等一下。”季忆说。

    餐厅后面的墙体被粉刷过,白白一张。季忆从餐厅里面拉了个插座出来,把设备插上,白色的墙面立刻投影出了一片光亮。

    没错,季忆买的是一个家用投影仪,一般来说是很多人买回家用来放电影,当家庭影院的。季忆之前就在想要怎么帮这些有了智慧的小动物更好的学习进步。

    从给小猴子的挂画上他有了点灵感,他之前想着用动物能够理解的方式去教,却忽略了这些动物和凡俗的动物本身就不同,其实完全可以把它们当做人类小孩儿啊。

    有了这个念头,季忆的思路就清晰了。现在网络上什么年龄段的学习资料找不到?不论哪一门课程,无论什么形式的。

    各种形式里面,季忆觉得还是视频的更好。从基础课程开始,每天给小动物们上两节课。除了这种课本的基础知识外,还可以给小动物们看一些纪录片之类能够表现出现人类生活细节的东西。

    后面这一半的视频资料,季忆打算把毛飞和方英他们都叫来看。

    小动物们起初不知道季忆在搞什么,但看见一块长方形的图案投影在墙上又觉得神奇,都目不转睛地看着。

    季忆点下手机上的播放键,画面就开始动了起来,播放起差不多当下人类幼儿大班水平的启蒙课程。

    画面的女老师轻声细语,声音温柔和善,她的声音一出来,原本还有些窸窸窣窣小声音的现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季忆看了眼时间,“放完了我再来。”

    没有动物回应他,因为都一起看迷了。待山的小土包子们哪里见识过这种人类教学,新颖易懂,比它们亲爹妈都耐心。

    它们愿意再学五百年!

    转载请注明出处:.7kwx.>.7kwx.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