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登塔我是最强的

第223章 第 223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塔30层,月下翼松管理的度假村。

    经过一晚的自动航行,浮游船在天光透亮时顺利降落到了这座风景优美的岛屿。由于是著名的旅游景区,岛屿上空能一览无余诸多前来旅游观赏的小型浮游船,月下翼松能坐拥这么块据点,财力可以说是相当的富有了。

    翌日大早。

    顾兔压着夜的肩膀迫令他坐在了大堂的一张高脚凳上,手拿了把剪刀在他脑袋上面来回比划着什么。周围还有许多同伴们在胆战心惊地盯着,生怕她一不留神会用那锋利的剪刀划破无辜少年的皮肤,出现什么血洒现场的恐怖景象。

    “还是把刘海给剪短一点吧,总那么遮着眼睛挺碍事的……”顾兔略带兴奋地夹着剪刀,不时能听见她指尖传来金属切合又分离的‘咔嚓咔嚓’声。

    眼瞅着工房战的事情告一段落,有了相对空闲,顾兔总算逮到了个机会亲自动手帮夜剪发。

    她可是盯着他那头长到遮住眼睛的刘海不顺眼很久了!

    夜的脖子当前被系上了一件理发围布,免得到时候被剪下来的碎发会沾到衣服上。面对顾兔帮他剪头的建议,夜全程是乖乖巧巧坐在了那张高脚凳上任她为所欲为。

    “嗯……剪吧,头发太长有时候打理起来是真的很麻烦……”

    夜似乎也恰好有一些想要剪短的念头,认真算起来的话,他从测试层一直到现在以来好像都没怎么剪过头发。

    这想法正中顾兔下怀,她手指勾住了夜脑后的发绳往下解开,那头柔顺而有光泽的褐色长发便一点点在她的掌心里散开。

    真美啊。

    被戳醒脾的顾兔忍不住多摸了几遍。

    结果刚想按照自己喜好来对他的头发下手,这时手里那把剪刀就被另一只少年优雅修长的手给夺了过去。

    顾兔不满地抬眼望去,见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昆朝她斜斜掀起了眼尾,似乎想要把她驱赶到一旁。

    “剪头发这种事情要交给专业的来。”

    “啧。”虽然有些不爽,但顾兔不得不承认这个对打理头发很有一套的精致boy说得有理。

    在顾兔憋屈地让出理发的位置之后,新晋理发师昆A.A趁虚而入,指间夹着好友快要长及地板的一绺长发问:“要全部剪掉吗,夜?”

    “别啊。”顾兔立马伸出手抢答,“我不准你剪短!”

    夜长发超帅的好吗!

    昆根本不用猜都知道她在想什么,气得是翻了个白眼:“又不是给你剪,别来干涉夜的想法!”

    在两人快要吵起来之前,顶着两座意见不一的大山压力的夜连忙开口道:“好了,还是留着吧……长度只要剪到背后就够了,嗯,前面的头发也该剪一下。”

    说到这里的夜略微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有一抹发丝轻盈滑落到了他的脸颊,像是一枝垂落在温柔水岸旁的柳叶,轻轻触碰到了他那半垂着透出了几分赧然的眼睫。

    “兔兔应该很喜欢我的长发吧?我想要保持兔兔喜欢的类型……所以,还是留着。”

    咔嚓一声。

    顾兔还没说什么,就见昆白皙的眼皮一抽,像是手抖了般不留神裁掉了夜额前的大段刘海。

    刘海被好友一下子剪成了反凹型的夜:“……”

    糖醋肉各位伙伴眼见自己队伍里本应该最帅的那位美男子惨遭被毁发型,纷纷大惊失色:“威傲来的刘海啊啊啊啊——”

    那口子都剪到眉毛以上了啊!!

    连鳄鱼也不禁眯着眼,咬着巧克力棒愤恨地指责道:“蓝龟儿子,你是不是在蓄意报复!”

    他伟大领导之下的两只龟儿子居然当面勾心斗角这种事,他雷克·莱克雷斯决不允许!

    昆及时收回了自己刚才‘失控’了的手,炸毛兼匆忙向好友解释道:“怎么可能啊!刚才是失误,夜你要相信我的技术!”

    先不管夜这小天使信不信,在背后双手抱住了夜悬在半空那根胖乎乎的‘刺’的顾兔,一张脸就满是狐疑:“昆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换我上,头发要打薄一点,偏斜分着露出眼睛最好……”

    顾兔像是拦着抱枕一样放心地把自己全身压在了夜的那根刺儿上,不断指点着到底该如何修剪。压根没察觉到底下的少年神色因此感到了稍许的不自在,身体不着痕迹地在高脚凳上动了动。

    刺属于他身体力量的一部分,夜自然能够密切共感到它的存在。顾兔抱住刺的动作,就像是紧紧抱住了他的身体一样……

    昆眼尾瞥了眼明显心不在焉的夜,又瞥向了那毫无自觉的‘某人’,只觉自己一缸醋都被这女人一脚踢翻了。

    他顿时黑着脸道:“你能不能少给我在这里瞎指挥——”

    “昆A.A,你这什么对待蠢蛋一样的嫌弃语气?”

    “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在对号入座的好么!”

    “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输出的机会,不然你今天别想在我这里讨到好果子吃。”

    一场争吵大战就这么顶头爆发开来,被夹在了两人中间的夜只能全程哈哈干笑。

    最终夜那头长发还是被向某个女人服输的昆剪好了,被剪成既不会太长、又不会太难打理的长发,用发绳扎起来大约能垂到他后背的位置。漂亮澄澈的双眸也彻底显露了出来,整个人显得清爽而又干净朝气。

    顾兔对此相当满意。

    来到月下翼松的度假村后,大家都很是放松地休整了一番。

    在工房战里和顾兔一战过的贝塔无处可归,只能及其索菲亚带头的研究团队入驻了月下翼松的地盘,顺便还能让他们给虎亮的身体治疗一趟。

    只不过,之前抓住的‘右臂恶魔’卡萨卢倒是不知使出了什么手段趁机逃跑了,对此之前负责把他管押住的洛还特地来道了歉。

    顾兔倒是没怎么计较这件小事,跟自己无关的人员她一向都不放在心上。

    “跑就跑了吧。这次还是要多亏有你帮忙,洛,否则我们也无法那么顺利离开工房。”

    顾兔说这句话时,眼神仅是专注地凝视着那位曾经的金发测试官,洛与她那双墨黑色的凤眼相对视,仿佛看见了被包容在夜色里的寰宇。不知是她发出的光芒还是自己的错觉,一闪一闪的,让人心动。

    洛莫名就局促地垂下了头,含笑着应承道:“能帮到你我也很高兴,顾兔小姐……”

    这张谈话桌旁的还坐着另外两个当事功臣,坤特见她只跟自己的老同事道谢而没鸟自己的存在,顿时坐不住了。

    “喂喂,还有我呢!”

    顾兔这才像是看见了还有个肤色那么黑的人在这里,瞥去了一眼:“啊,你原来也在啊可乐。”

    跟着来到月下翼松实习的坤特没再像以前一样用厚厚发胶打理自己了,一头张扬红发自然下垂,乍一看还挺有帅哥的人样。

    就是嚷嚷起来不稳重的姿态,看着比过去还是没什么长进。

    “可乐……”坤特又一次被这绰号噎住了,“你还记得我是之前教你上搜索者课的测试官吗,这未免也太不尊敬我了!”

    顾兔毫无波动地回道:“在测试里‘输’给过我的测试官?”

    噗的一声,遭受致命内伤的坤特因为这波嘲讽喷出一口老血,仰面躺倒回了自己的座位里。

    见到他这副那么轻易就被打击到的模样,顾兔丝毫不留情面地发出了声嗤笑,旋即便摆了摆手离开此处。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直至见到她那纤秀清冷的背影转而消失在这间会议室的门口,洛目光还一直停留在门口少女所踏过的那片地毯上。

    哈齐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冷不丁道:“洛,你是不是喜欢她?”

    洛立马就像是被什么事物呛到了一般猛烈咳嗽起来,在场都不是涉世未深的孩子了,这反应,毫无疑问就是被说中了。

    隔壁刚被顾兔伤害过的坤特瞬间垂死病中惊坐起,难以置信地瞪大了铜铃般的双眼:“你没问题吧洛!那可是会一句话就噎死人的魔女啊!魔女!”

    过去至今深受其害过的坤特,恨不得现在就想摇晃着自己同事的衣领,问问他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需要及时就医。

    可那顶着一张英俊面孔、说话声音又磁性动听得能秒杀掉十几万少女芳心的金发青年却咳嗽了一声,有些支吾地红着脸承认:“咳……顾兔小姐确实很有魅力啊。”

    尤其那两点泪痣,相当符合他心目中的审美。

    坤特差点没眼白一翻昏过去。

    只有哈齐灵意味不明地发出了个冗长的音节:“诶~”

    曾为人师表的洛清了清嗓子,决定纠正些什么误会:“不过!也仅止是欣赏的程度而已,她在我眼里……暂时还只是个孩子。”

    尚在登塔途中的E级甄选人员和已经通关过塔多年,二者之间的阅历是不能一概而论的,他并不想仗着自己比较成熟的成年人心态,去追求一个才十几二十岁的孩子。

    至少,也得等她登到塔顶成为高手之后……

    这样清高的人品底线,反倒是让哈齐灵轻笑了一声。不巧,他正好就是那种‘会对孩子下手’的混蛋啊。

    瞻前顾后太多的情敌,不足为虑。

    或许正因如此,哈齐灵双手交错叠在自己脑后,懒懒开腔的语调放轻松了不少:“想要跟小月交流感情的话可要趁早喔,因为……以她的性格,不久后绝对会选择搭上那辆地狱列车的吧。”

    毕竟,她最喜欢的就是探求刺激与挑战。

    洛与坤特的表情不由都沉凝了下来,默念着传闻里在35层出现、相当著名的那一轮关卡:“是啊……升上D级甄选人员的话,他们这帮孩子也是时候要面临选择了吧。”

    选择要不要搭上那辆、注定九死一生的危险列车。

    ……

    顾兔离开会议室单独返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久违地跟远在另一个时空里的莫莫迦通了信。

    历经那么多年,她成功与赫卡忒完成同调,而这也意味着赫卡忒将正式加载为了她另一个账号,储放在大贤者p露s的关联账号列表里,可以被她随时切换。

    此后,赫卡忒将成为她另一身份的存在。说不定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以及等级经验的上涨,她会在某种程度彻底与赫卡忒进行融合。

    针对之前进行同调时发生的某些状况,又或许是为了寻求什么能抚平不安的解药,顾兔觉得有必须把自己跟赫卡忒的情况告诉莫莫迦。再三斟酌,她决定询问自己过去游戏里的老朋友有没有发生过和自己相同的感受。

    “莫莫迦,当你身体变为不死者穿越的这些年来,会有自己精神状态逐渐变得不像人类的情况出现吗……”

    通过这几年来时差的不断调整,顾兔与莫莫迦之间讯息(Message)的交流终于被调节到了同样的流速上。

    一滴水在空间荡开了涟漪。

    讯息魔法所致使的仿佛堕入了水底的虚幻世界里,莫莫迦的声音像穿透了无数个次元的壁垒般来到了她的耳畔。依然是那股温润的青年音,却也是这道只在她面前才会展现得亲切近人的声音,第一次让顾兔感到了一丝说不出的低沉与冷漠。

    ……会。

    当我使用魔法亲自杀死一整个王国数十万以上的兵士,而心情也毫无波动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再回到过去了。

    这是与人类这一种族截然不同的、身为不死族邪恶又残酷的特性。

    选择使用这具身体也即是意味着我将成为了它,注定要被同化为同一种生物。

    就算是她也一样。

    欲要获得‘神性’的前提,作为代价,必须要先剔除自身所拥有的‘人性’这一特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