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叛贼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雪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汤庄一战,岳钟琪明白只是给了自己喘息时间,以大明的实力,恢复江北优势只不过时间上的问题。要知道大明长江水师完全控制了长江各处,虽然损失了些船舰,但这些船舰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讲根本算不了什么。

    所以,无论是人员还是物资,大明都能从南方进行调运,如果岳钟琪猜测的不错的话,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江北明军就能彻底恢复过来,而他接下来就要面临明军的报复。

    从这点来讲,岳钟琪只是争取了一个月的时间,并没有彻底扭转局面。这点,他看得非常清楚,这也是他虽在庆功宴上谈笑风生,作出一番运筹帷幄姿态的同时,心中却依旧不安的原因。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是否可以借这一个月的机会再一次发起攻击?还是索性调兵支援河南或者山东战场?岳钟琪眉头紧锁着,抬头看着地图,对此他虽心中有所谋划,可因为一些缘故却始终无法确定采取那种战术,但他知道时间不等人,必须尽快决断下来。

    汤庄一战,当消息传到南京时,朱怡成勃然大怒,朱怡成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清军依旧能打赢明军,而且明军败的如此之惨。

    就此,朱怡成当即召集军机处、兵部、总参谋部等各人员开会,同时下旨调南方的马功成尽快入京。

    作为江北主将,朱一贵其责难逃,但鉴于现在正是用人之时,故朱一贵降级留用,让他立功赎罪。至于在汤庄战死的副总兵高治国,虽然说人死为大,不过由于高治国指挥失误,大意导致汤庄失陷,使得明军损失惨重,对于高治国的死后封赏全部取消,只以普通阵亡安置。

    “皇爷,臣担心的并非江北,而是河南。”马功成在会上开口道:“汤庄之败,江北我军如今只能退而防御,兵员、补给一应物资调动都需时间,臣算了算,至少近月才能恢复,而在此时我江北兵力已无法对清军进行压制。而如今,河南大战迫在眉睫,一旦岳钟琪调兵河南,或者其主力北上山东,同他部清军合军,必然会影响打通南北战略,皇爷不可不防啊!”

    朱怡成点点头,这也是他所担心的。假如是普通的清军将领也就罢了,可是江北的对手是岳钟琪就两说了。俗话说的好,人的名树的影,岳钟琪之所以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如此大名,的确不简单。

    自他在四川一战崭露头角后,岳钟琪就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令天下所瞩目。而现在,在如此情况下,居然还能在江北取得如此大胜,着实是不简单。

    “消息都送去了?”朱怡成开口问道。

    “回皇爷,兵部和总参谋部已派人把消息递送各处。”由于董大山不在南京,总参谋长庄岩如今还在北京,所以回话的人是杨勖。

    在不久之前,广东提督杨勖受命入京,朱怡成原本是打算调杨勖的部队进一步压迫广西方面,以为打通南北后的西南战略做准备。谁想杨勖刚到京后不久,江北就出了这样的大事,鉴于董大山和庄岩都在北方,朱怡成就此让杨勖暂管兵部和总参谋部,以应对目前的局面。

    “杨将军有什么建议?”朱怡成先是微微点头,接着开口问。

    杨勖是明军中的名将,从用兵能力和战略眼光看,都是排在前三位的。而且杨勖之前又在清廷任职,对于清廷内部和河南等地相对更为熟悉,这也是朱怡成让他暂代的主要原因。

    “河南之战,已箭在弦上,此时再调整已来不及了。”对此杨勖早就仔细想过,当即回道:“依臣看,眼下只能让我军各部提高警惕,以防不测,同时做好相应准备。”

    这话让朱怡成有些失望,似乎看到了朱怡成面容露出的表情,杨勖继续道:“其实臣以为,江北之局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再者岳钟琪虽赢了一仗,但他现在想调兵进入其他战场恐也是难事。”

    “此话怎说?”

    杨勖笑笑道:“汤庄之战,我军虽看上去损失惨重,但实际上兵员主力未损,主要还是补给不济,如今朱将军的主力依旧完好,再加上收拢的败兵算下来依旧有三万多大军,这些部队眼下正在汤庄休整。”

    说到这,杨勖把目光投向了在坐的两人,一人是潘老大,而另一人是王樊。

    潘老大是长江水师提督,而王樊是军机大臣兼户部尚书。

    “王中堂,补给江北的后续物资可有问题?”中堂一词出自唐末,自北宋起就成了宰相的代称,而在前明因为朱元璋废除了宰相,之后设置内阁协助皇帝处理公务,所以中堂之称就变成了阁老,而内阁大臣也有阁臣的称呼。

    但到了朱怡成复明后,为考虑内阁的弊端,再加上皇权对政务的控制,所以废内阁而设军机处,这样一来之前阁老的称呼就不合适了,而直接称相更不合适,所以渐渐地又把中堂这个代称拿了出来,以用来称呼军机大臣。

    如今大明富有四海,再加上海贸大开,物资充裕,对此王樊当然不会有问题。其实在江北之败传来之后,王樊就从户部调集了一部分资金开始准备了,只是汤庄囤积的物资损失太大,后续物资补给要全部准备完毕需要些时间罢了。

    “潘将军,你的长江水师还能战否?”

    听到这句问话,潘老大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汤庄一战,他的长江水师损失了好几艘船舰,这让潘老大怒火冲天。相比大明海军,长江水师其实就是一支二流部队,可是在潘老大眼里,这支水师在眼下打通南北战略目标之下是极有用武之地的。

    甚至潘大老还希望能在这次战略中长江水师独占鳌头,好好露一把脸,没想到在汤庄脸没露出来反而露了屁股,这让他见到王东时连脑袋都抬不起来,心中更是愤慨异常。

    “长江水师当然能战!”潘老大一下就站起身,满面赤红道:“在海上,我水师或比不上海军,但在长江要说水战我水师当仁不让,还请皇爷下旨,臣定亲率水师就敌,以雪前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