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史上专情第一帝:明朝花又开

第57章 第五十章 结尾,明朝花又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谢迁躬身对着上位坐着的皇后道:“臣有疑惑,实在是寝食难安,还请皇后娘娘解惑。”

    “说吧!”张琼月微笑道。

    “那把火是不是皇后娘娘放的。”谢迁直截了当地问。

    张琼月脸容一僵,继而笑道:“是,也不是。”

    “何解?”

    “是,是本宫授意。不是,是芸妃心甘情愿放的。”

    谢迁内心一震,百般不是滋味,没想到真地证实了原先所猜测的。他一直看错了芸妃和张皇后。他已然可以完全确定了先前暗卫所呈报的密报确切度。谢迁朝张皇后逼前一步,目光灼灼:“那请皇后遵守对芸妃的承诺,不然我就要众臣。”

    张琼月一听,咬着唇羞恼地站了起来:“谢大人,我会的。我自然会的。此番只是为了大明帝国。不然我也不会召你谨见的。”

    谢迁深深地看了张皇后一眼,从此他心中的那个阿月只是停留在落花纷飞中那架飞荡的秋千架上。

    弘治五年六月初五,张皇后在百官的恳求下,戴上后冠,穿着后服跪请在弘治帝潜修禁闭自己的佛堂前。跪请天子恢复每日临朝听政。

    佛堂中,素来不信神佛的朱祐樘跌坐在一尊观世音佛象前。这佛堂、这佛象是早已过世去了的周太后生前遗留下来的。

    朱祐樘伸手细细地触着面前的一副画像,画像的人儿巧笑嫣然,仿佛就要破纸而出,“观世音菩萨!请你指点朕到哪儿寻找我的芸儿……!”

    “陛下,皇后请求召见。”陈准躬身禀报道。唉!这不知是皇后第几遍请求了。

    朱祐樘仿佛没有听见似得,只是一味地细细地触着画上的人儿。“随她去吧!朕不想见任何人。”一直未曾答话的朱祐樘突然面无表情地说。

    “皇后……。”

    “又怎么啦!?朕不是说了,谁都不见。”朱祐樘发火道。

    “陛下,请振作起来。”张皇后实在是等不住了,强行闯了进来。她不待朱祐樘出言,就立即跪在朱祐樘的背侧,说道:“陛下,若要治臣妾扰驾的罪责,请听完臣妾此奏,再罚。陛下,小照儿病了。他需要一位母亲的照拂。那么。请您将他赐为臣妾的子息。”

    我的照儿病了……。他是不是在哭着要母妃,哭着要父皇……?朱祐樘一僵,心里一愧,半晌才说:“朕准奏。”

    “除此,臣妾还有奏言。因为照儿也需要陛下的关怀,需要陛下以身作则教导他。让他能够有资格成为大明的储君。”

    朱祐樘一转身,袍角一转,目光锐利,锋芒一闪,尔后缓缓放柔,“皇后有心了……。这,朕也准奏。”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皇后为人端淑,通情达理,知道顾大局全国事。就让照殿下归于皇后,认皇后为嫡母,李东阳、谢迁、刘健同为太子太傅。另,除去芸妃尊号。朝野内外不准再提此妃,违者斩。”此诏弘治五年六月一出,文武百官俱都领旨,不约而同在脑海中剔除芸妃的印象。从此,只有人说当今太子是当朝皇后所出,过了几年后再也无一人知晓曾经有一个异族女子在后宫为妃生子过。

    几年后,热闹的北京城街头上多了一对父子。

    “照儿,该回去了。”朱祐樘缓缓地收回幽远的眸光说道。

    “父亲,这宫外比宫里好玩多了。”小照儿意犹未尽地说。

    “该回去了。晚了,母后又该训你了。”

    小照儿一听,顿时垮下脸来,“父亲,母后不喜欢照儿。她要么不理我,要么训我。我不想回宫里,我只想和父亲在一起。”

    “呵!你现在不就和父亲在一起吗……。其实,照儿,你要学会不要在乎别人对你的态度,不要让别人左右你的意志。你真正需要在乎的是你自己以及这大明江山,还有你所爱的人……。”朱祐樘语重心长。

    又几年了,乾清宫里,一个皇帝一个臣子都双鬓斑白。

    内阁大学士谢迁颤声地道:“陛下,事情就是这样的。臣知道,从那包药开始,您选择了失望,选择了误解。所以到火起,您也就先入为主的认为芸妃娘娘一定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您。其实,您错了,还有臣也错了。”

    是吗!?我错了!错解了她!其实我早就明白这一切,只是一昧地自欺欺人,宁愿相信芸儿不爱自己更多些。朱祐樘有些摇摇欲坠。心口只是痛得厉害。朱祐樘捂着胸口,无力地朝谢迁摆了摆手,“朕不怪你,只怪自己不懂得去真正了解她的心。”

    “陛下,臣为了赎罪。早在八年前,臣就在暗暗寻访娘娘的踪迹。皇天不负有心人,几日前,臣得到了芸娘娘确切的消失,所以臣才敢向陛下和盘托出当年真实的一切……。”谢迁郑重地说完,一块郁在心中许多年的垒块就在这一瞬间化为无形。

    朱祐樘靠在缎垫上默默无语地听完了谢迁的话。最终只是沉默地挥了挥手让谢迁离开。一个人捂着胸口让心痛痛彻心悱,只有这样才能原谅自己。

    弘治十八年五月辛卯,帝崩于乾清宫。六月庚申,上尊谥,庙号孝宗,葬泰陵。

    昆仑山下又是一年草长莺飞时,那汉人汉子也该来了。面孔黎黑的康巴汉子望了又望,该时候了,年年他这个时候都来了,何况谢大人早就通知他那个汉人汉子要到了。

    “扎西德勒,汉家大哥,上山的物品在帐篷里,要不要过去给您取来,还是随我到帐篷中喝杯奶茶,再与我买卖。”果真,这汉家汉子来了,康巴汉子殷勤地拉着这位汉子。

    “大兄弟,我们真是不一般的缘份,每次都能在这儿准时遇见你。”朱祐樘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位貌似质朴的康巴汉子,虽然他心里明白的很,早就在第一次遇见这人就猜出了这人一定是谢迁那个手眼通天的家伙安排的桩子。但他一直没有点破,其实有个人能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为他安排一些上山的必备物品也是挺好的。

    “不是,噢,是。是这样的,此时这儿草场丰肥,所以我常常在这个时候便来这儿放牧。”康巴汉子有些紧张地解释。

    朱祐樘听言一笑,并不扯穿,“那好,与往年一样,我随你先去喝杯奶茶。”

    康巴汉子这才安下心来,一门心思地安排着这位谢大人的汉人贵人上山所需物品。

    这边山脚一副暖阳春浓,而昆仑山上却仍是一派冰晶冷凛。朱祐樘登上如镜面般的冰崖直朝拐角处的梅林深处的小屋奔去。灰尘蒙屋,依旧是久无人居住的样子。四年了!再如往年一般守上一个春天。朱祐樘停住了脚步,如往年般准备推开门扉。突然,朱祐樘停住了手势,抬头间,一枝满是嫩黄色的密密花苞的枝头从树干上侧枝斜探在门扉上空,那梅朵的清香若有若无地从花苞间欲开的缝隙间漏沁了出来。

    又是一年梅花绽放时!朱祐樘想着,嘴角间不由地牵出一丝微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