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羁绊

第54章 李韵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如果时间能倒转,真希望在警察殴打韩槊的时候,冲上去阻拦,并撒下那个弥天大谎的人能是我……

    2007年初

    《李韵的日记》

    或许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难以释怀的初恋。在那个懵懂的年纪里,青涩的心第一次体察到除了亲情友情以外的感情。谈不上是成熟的爱,却深入骨髓,影响至深。以至于在多年后,与更多的异性相遇时,不由自主的寻找他的影子……

    他是不是有着小麦色的头发,他是不是总穿着白色衣服,他是不是喜欢在耳廓上带一个十字架……

    扎着马尾的女孩胸前漾着一个小小的十字架,随着她的步伐左右摇摆,轻盈闪烁。岚城黄昏的余晖轻轻的抚摸着这个身影,在她的左边拖出一个长长的影子……

    女孩不漂亮,有着一股和她的年龄不符的忧伤,她的样貌是那种扔在人堆里也挑不出来的类型。可是却有着天然的亲和力,见到了,就忍不住想和她做朋友。不见得有多大的能力,不见得有多好的感召力,却是那种总能陪在你身边的类型。没有什么心眼,没有什么心机,会为漂亮的衣服和可爱的糕点兴奋的大呼小叫,简单,而又不简单……

    今天是2007年除夕的前夜,这种时候或许更适合在温暖的房子里和家人在一起包饺子或是想用一顿丰盛的晚餐,大家坐在沙发上聊聊学习、聊聊工作、聊聊生活琐碎,电视里是万年不变的春节联欢晚会,里外都应该是祥和的,尽管平淡,可是充满了暖意,这就是所谓的归属感吧……

    说到除夕前夜的岚城公园,总是少不了一场灿烂夺目的烟火,似乎这已经是很多年延续下来不曾改变的传统……

    而岚城公园的北边就是岚山公墓,梳着马尾的那个女孩提着一摞纸钱和一袋水果慢悠悠地走在阶梯上。岚山公墓从第一阶到第十阶有近一万个台阶,女孩形单影只的一步步向上爬着……

    除夕的前夜,应该是最温暖的时刻吧!是这个民族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扎着马尾的女孩为什么选择来到墓地……

    2006年的最后一天,绝望的韩槊选择了自杀,没人知道监狱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发现时,他用撕破的囚服将自己吊死在铁窗下。法医验尸后,得出的结论是:直接致死原因是窒息。但是身上其他地方的伤痕,不容忽视。监狱里不成文的规定,前辈都是要“教育”后辈的,时日久了,学会溜须拍马的本事,才能在那里好过些。来来去去那么多犯人,为什么只有这一个只进来不到一周,就选择了死亡?

    监狱长试图联络家属,资料显示,死者唯一的亲属已于五年前去世了。

    走完程序后,按常规应送至医学研究部,献身给伟岸的医疗事业。但死者生前似乎是天主教徒,神父出面领走了他的尸体,火化后,由教友集资,在岚山公墓为他买了一块墓地,和他的奶奶埋葬在了一起……

    李韵踏上最后一级台阶到达了第十阶,第十阶是岚山公墓最高的地方,远远地能俯览整个岚城。

    这个城市里最大的支柱企业是石化,周边盛产的是石油。在这个四面环山的城市,风根本吹不进来,污染的气体也就只能沉淀于此,令这里终日沉浸在灰色的朦胧里……更新最快../ ../

    从岚山公墓山顶远远的望去,仿佛这个城市一直处于喧嚣沸腾中。

    前几日下的薄雪令这里的空气略微好转,但是很快的,又恢复原样……

    站在这里放眼看去,应该是很浪漫吧!因为岚城所下的雪,永远是粉红色的,漫山遍野被2007年的第一场初雪染上了这种浪漫的颜色……

    很久以前,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只要在一年中的第一场雪下来时,第一个许愿的人,愿望一定会实现!

    很多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看上去很美好很夺目。但是很多人认为美丽的外表下掩盖着丑陋。但是在李韵看来,这些美丽都是由无数的丑陋堆积而出的浮夸假象……

    谢妍,你怎么能心安理得的跟唐老师远走高飞呢?韩槊,是为了你付出了整个生命啊……

    站在韩槊的墓前,黑色的字写着他的名字、生辰和籍贯,以及那些捐赠的教友密密麻麻的名字。没有韩槊的照片,没有能标榜和其他的墓碑不同的地方,这里有的是永久的安静……

    李韵从旁边的树下捡起笤帚,细心地将韩槊墓碑上粉色的雪扫干净。眼泪也不自觉的留下来了……

    如果时间能倒转,真希望在警察殴打韩槊的时候,冲上去阻拦,并撒下那个弥天大谎的人能是自己……

    可是懦弱的自己只能站在远处看着事情的发生,看着韩槊被警察殴打,甚至在警察咄咄逼人不相信谢妍说的话时冲上去也作为一个证人,就是这样懦弱的自己,才会无法走进韩槊的世界吧……

    李韵在扫干净的墓碑前烧着纸钱,深冬的冰冷空气也无法凝固她的眼泪。

    尽管自己一厢情愿的认为韩槊的死都是谢妍的错,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在整个事情里始终担任的是催化剂的作用。从什么时候开始错的呢……

    应该是韩槊第一次追到自己家询问谢妍身上发生过什么吧……

    唐老师让她为谢妍保密,那个时候真觉得替谢妍守住这个秘密才是最重要的吧!被韩槊逼到没有办法,才说出是袁圆欺负谢妍。如果当时咬紧嘴,韩槊也不会用那么极端的方式去毁掉袁圆吧……

    几次在那家豆浆店看到袁圆忙碌的身影,都觉得自己罪孽深重。间接的毁掉了一个人的人生吧……

    如果袁圆身上没有发生那么残酷的事情,或许现在也和自己一样是个大一的学生了吧!不!她更优秀,或许能去一个不错的学校……

    再后来呢……

    为了让韩槊放弃谢妍,到头来还是把埋藏了两年的秘密告诉韩槊了,而且,自己还说的那么过分,那么极端。现在想来,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出那样的话……

    果然一直以来谢妍就是看出了自己是个藏不住话,考虑不清楚事情的笨蛋,所以才什么都不愿意跟自己讲的吧……

    “对不起……”李韵边哭边烧着纸钱,“都怪我这个笨蛋总在说不该说的话,才害得你做出那样的事情……”

    后来自己找到了范雅珍,甚至都做不到理直气壮的要求她救救韩槊。范雅珍其实是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的吧……只是连她都懒得再责怪自己了,当机立断就花了那么多钱请来了雍律师,自己将整个事情原原本本的叙述给雍律师的时候,范雅珍和雍律师的眼中满是鄙夷吧……

    这个世界怎么有这种笨蛋……

    不知道后来范雅珍用什么样的方式说服了韩槊接受律师的辩护,但是无论是什么方式,韩槊也是不想死的吧……

    “知道吗?我一直不敢去见你,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将那些扭曲的事情告诉你,间接将你引向了这条路,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李韵扶着韩槊的墓碑,看着韩槊的名字发呆,身后的纸钱逐渐变成纸灰飘向空中,像山下飞去,“你从来也看不到我对不对?如果我没有‘谢妍的朋友’这个身份,你也一定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是不是?”

    后来,被范雅珍要求去向谢妍说清他们的安排,让谢妍承受所有的罪行。恶人,终归必须由我来做吧!但是,被怨恨也好,总比曾经那样毫不在乎好很多,至少能被她记住……

    无论怎样,我拼命的说服自己是谢妍的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错,才让韩槊做出了这么极端的事情……不是有句话说过吗?谎言说的久了,连自己都会相信……

    那个时候的谢妍,是求死心切吧……听医生说已经拒绝吃饭一个月了,瘦的仿佛跟骷髅一样……

    但是那么瘦的人,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大的力量,被她抓住的手腕,仿佛被扼住了脖颈,难以喘息,难以挣扎……

    我究竟是怎样说出那些残忍的话啊……

    现在想来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现在都忘不了谢妍那时绝望的表情,仿佛一切她都愿意承担。而我,还在内心拼了命的说服自己,错都是源自她……是的,都是她的错……

    可是,如果我从一开始就闭上自己的嘴,或许一切也就不会是这样了吧……

    那天,得到她的认可后,就迫不及待的逃离她的病房,在那里,我仿佛如同刽子手一样将她推向了死亡……

    范雅珍对于谢妍竟然能答应这么无理的要求感到不可思议,其实,连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谢妍,到底还是有着自己的原则的,她是个善良的人……

    不像我,始终是个笨蛋……

    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在怀疑为什么唐老师不出现了,他不是一直以一副谢妍的守护神的样子出现吗?从两年前的晚自习急急忙忙到教室找被英语老师带走的谢妍开始;从那么深切而诚恳的跟我说希望我为了谢妍的未来能保守秘密开始;一直到韩槊落寞的说,在游乐场看到唐老师抱着崴了脚的谢妍……

    那么多的琐碎都已经操碎了心,何况这次的大事呢……

    可是,神就是会眷顾善良的人吧……

    就算我们再怎么努力,终归唐老师出现,一切又会回到正轨上,我们再怎么干涉,其实也比不上老天的安排……

    那个时候知道韩槊只被判处了十五年的徒刑,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来了。本以为我们将谢妍如此置之死地,唐老师不会轻易放过韩槊的,可是,却只是十五年的徒刑。恶性杀人罪这么判,真的很轻了……

    可是当自己看到铺天盖地的报纸上渲染着谢妍和韩槊的爱情故事时,从来没想唐老师竟然能操控舆论……

    可是,一切应该能看出谢妍在唐老师的心目中有多重要吧!以至于后来谢妍跟他去了新加坡也是早有安排的吧……

    我不知道唐老师究竟有多在乎谢妍,可是杜撰出的这一份虚拟的“爱情故事”,是那么危险,如果不能带谢妍离开岚城,恐怕就算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败露的一天吧……

    甚至,连范雅珍花了那么多钱请来的律师也不告而别……

    有些人的生活就是那么望尘莫及吧!就算普通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企及的地步……

    “我那么努力的跟在你身后,你始终都不愿意回头看看我。”李韵轻轻地说,“我为了你放弃了自己所有的原则,甚至能低三下气的去乞求所有人,可是到头来,你宁可选择死亡也不愿意看到还有一个人在为你努力吗?明明和我在一起,会更幸福的啊……”

    情感这种东西,很难将就,越是将就,越是排斥。是这样吗?

    夕阳彻底的淹没在岚城周围的山里,天空也由先前的鱼肚白转为了深灰色。失去了太阳的岚城深冬,愈发地寒冷。

    “笨蛋!”李韵擦着眼泪,哭喊着:“韩槊,你是个大笨蛋!明明人家不喜欢你,为什么还做那么多蠢事!袁圆那样的人你都愿意骗,为什么不肯骗我呢!就算是欺骗,只要你还活着都行啊!笨蛋!”

    李韵的身后,绽开了绚烂的烟花。遥远的山下似乎能听到人们欢呼的声音,那么远却又那么近……

    今天,是除夕啊……

    “你看,世界明明还能很美好的,你怎么舍得离开……”李韵自言自语的看着烟花说,“就算是为谢妍,活着,至少等你出狱也还能有机会,死了,不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这点道理都不懂……”

    烟火的轰鸣声很大,从岚山公墓看去,仿佛绽放的礼花就在眼前,仿佛伸出手就能触碰到……

    李韵拿起挂在胸前精致的十字架,眼泪模糊了视线,看上去那么扭曲……

    “还给你!”李韵扯断了链子,丢在了韩槊的墓碑前,“我以为能成为你的信仰,可是你自始至终都看不到我,还给你!”

    因为帮韩槊躲开了警察的逮捕,谢妍看韩槊的笑在李韵眼里那么狡黠。那个,就应该是他们相遇的开始吧!躲在不远处墙角的李韵从头到尾看到了这一幕,如同十几岁年纪的孩子一样,总是对未知的世界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尽管并未做任何心虚的事情,但是,始终犹豫着不敢上前替他们作证,只得远远地看着。

    如果时间能倒转,真希望在警察殴打韩槊的时候,冲上去阻拦,并撒下那个弥天大谎的人能是我,如果是那样,我们的结局一定会有所不同,对不对?可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如果……

    直到韩槊和谢妍的身影消失在十字路口的转角处,李韵才从墙角闪出来,从地上,捡起了那枚曾挂在韩槊耳朵上的小小的十字架……

    也就是从那时起,小小的暗恋萌芽,在那一刻得到了雨露的灌溉,以至于多年后,长成了束缚她道德和思维的荆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