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梁国诗之燕宿雕梁

第57章 二 大梁皇宫人物介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二、大梁皇宫人物介绍

    一听还有更精彩的,卫子楚眼中的神情怎可用激动形容,他的双手有些颤抖,心里更是怦怦乱跳。更新最快../ ../

    白芝欲言又止,实在不知这段往事该怎样描述才算精彩。只因故事中的女子太过骁勇,一人又可匹敌过她的所有兄长,什么样的文字才配得上她,白芝细细思忖。

    倒是卫子楚开始平静下来,看着眼前的白芝虽想催问,心中却明白是件天大的奇事,还是让白芝思虑好了以后才不辜负。

    良久,白芝终于肯开口,他望着远处深不见底的山林绿谷,悠悠道:“事情还要从两年前两位皇子遇刺时说起。梁帝至此有五个皇子、三个公主,除了二皇子穆宸睿外,各个聪明能干,小小年纪就已经锋芒毕露。特别是当年的八郡主穆诗雅。”提起这个名字,卫子楚眼中一亮,心底涌出莫名的憧憬。这个名字是每个大梁子民都知晓的名字,她善于军政、精于权略、计谋诡谲,就连边境的巴昆、北燕、大魏、南齐都对她如雷贯耳。

    白芝已经起身,走到亭沿边,卫子楚也紧随而去,只听白芝继续道:“刚刚失去两个儿子的梁帝在大殿上悲痛,虽强忍着眼泪却能从面色上辨出他此时的哀伤,底下臣子无一人敢言,纷纷低头轻声喘气。就在这时,当年只有十二岁的诗雅郡主,一只手牵着二皇子穆宸睿,一只手拉着六皇子穆灵绯走入殿内。门外侍卫看着她眼中的神色竟无一人敢去阻拦。诗雅郡主引两位皇子一同跪在梁帝面前,只那一瞬,连平日里处变不惊的梁帝都有些愣怔,不明白他这个小女儿到底想做什么。”

    卫子楚仔细想着那时的场景,加之白芝讲得栩栩如生,将他一瞬的拉回了那日金銮大殿内。

    昭熙三年七月二十,穆宸稹、穆宸祚已经葬入皇陵,天下大悲,梁帝下令禁乐百日。前太子穆宸荃被囚于太子宫已经五日,再等一日便会接到梁帝对他的处罚,整个朝中顿时沉寂,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做事,生怕触怒龙颜,引来杀身之祸。

    如今,穆诗雅同两位皇兄跪于殿内,打破了这几日的沉闷,终于为整个朝廷带来了些许变动。

    “诗雅?”梁帝尤为惊诧,眉头不似方才紧缩,倒是渗出几分疑惑。

    “女儿给父皇请安。”穆诗雅并未抬头看梁帝,眼风扫到身边有些发抖的二哥穆宸睿身上。

    “朝堂正殿,诗雅不得胡闹,快快退下。”梁帝口中虽然责备,却未显露面上。

    穆诗雅慢慢抬头,直直盯着梁帝的眼睛,“女儿知道,父皇因为四皇兄和五皇兄之事悲痛欲绝,只是,事已发生,还望父皇节哀。诗雅不才,无法为父皇分忧解难,却知此事针对的是我大梁王朝,梁国虽有能人异士,却皆受父皇庇佑,定不敢冒犯天威、谋害皇嗣,细数大梁历代战争,能下此狠手的唯有边外之患。外患乃朝廷重病,却不能一日除之,唯有防范。我梁国已经多年未战,边郊小国以为我梁国只知休养生息,已经不善军政之事,才做此挑衅之举,梁国孰不可忍。”

    说到此时,朝中已经传出议论之声,穆诗雅并未在意,依然与梁帝对视,朗声继续:“守卫边疆女儿不懂,但保护家人女儿却知。大皇兄为人正直不阿、忠孝仁德,自他做太子以来,两袖清风、一心为民、屡建奇功,这些年所办的精彩大事更是数不胜数。如此仁者,怎会做出这等错事,不仅女儿不信,相信天下万民也不会相信。”

    朝中拥护太子者纷纷点头赞同,很想陪着穆诗雅一同上奏,因看不懂梁帝心思,也不敢上前,只能在一旁为穆诗雅偷偷叫好。

    梁帝此时已经坐直了身子,眼中、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也未阻止穆诗雅在旁人眼中有些大胆的举动,任她一人独辩。

    “女儿一人不可取信,那我便将两位皇兄一同带来,今天我们兄妹三人,愿为大哥作保。”她用了平常人家的称呼,让人听着颇为动容,“皇兄胆小,却不会骗人,我将他带来,更能证明大哥清白。”

    梁帝看了看平日里切切诺诺的穆宸睿,此时的他正呆呆盯着一旁的穆诗雅,仿佛有她在自己便不会害怕,他的手紧紧握着这个妹子。

    众人皆知,众皇子从不称呼穆宸睿二皇兄,只因穆宸睿小时候不懂‘二’字是他在皇子中的排号,总以为弟弟妹妹看不起他,觉得他不能做第一,争吵着要他们喊自己‘一皇兄’,大家知道他不明白,却也不能犯了太子的忌讳,虽然太子不介意,梁帝定是不允许他们长幼不分,‘一皇兄’自然不能叫。

    苦恼中,穆诗雅为大家想了个两全的方法,日后只称呼穆宸睿为‘皇兄’。想起此事,梁帝嘴角稍稍上扬,只是一瞬便从脸上消失,这抹突变被尚书令刘恪看入眼里。

    “宸睿。”梁帝意外起问,倒让众人惊讶,他似乎很有兴趣参与穆诗雅看似‘胡闹’的提议。

    穆宸睿轻轻抬头,看了看穆诗雅,才敢向梁帝看去,口中怯怯道:“父皇。”声音极小,恐怕只有他自己能听清。

    梁帝倒不在意,朗声问道:“你觉得你大皇兄如何?”

    穆宸睿又看了看穆诗雅才回道:“喜欢他。”

    不太了解这个皇子的人自然不知这一句‘喜欢他’是什么意思,梁帝却听得明白,竟然抿嘴起笑,“他确实招人喜爱。”眼睛看向穆诗雅另一侧的穆灵绯,淡淡问:“菲儿觉得呢?”

    穆灵绯先是一叩头,朗声道:“回父皇,大哥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

    “嗯。”梁帝微微点头,对着目下一众臣子起问,“你们又如何看?”

    众人慌忙跪下,尚书令刘恪最先回道:“臣愿与郡主一同为太子担保。”

    “臣愿为太子担保。”众人陪着一同应声。

    梁帝本就在烦恼该如何护住太子,如今见他们异口同声,便顺着台阶而下,起声吩咐,“太子之事有待商讨,念他平日里仁孝衷心,做事又有规有矩,就免了他的死罪。只是,太子妃毕竟是他的人,夫妻同根,朕不能偏袒。传朕旨意。”他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内,“太子穆宸荃降为明王,禁足东宫,无朕的旨意,不得随意出入。”梁帝顿了顿准备再吩咐些什么,被穆诗雅起声阻拦。

    “多谢父皇恩德,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立刻齐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梁帝眸中溢出喜色,看着面前只有十二岁的穆诗雅,眼中神情复杂。

    平乐城郊,卫子楚立在亭下神思有些愣怔,白芝已经尽数讲完,正有趣地看他。

    “卫兄。”白芝唤了一声。

    卫子楚晃了晃脑袋躬身一拜,“方才白兄讲得精彩,卫某一时听入了神,还望白兄不要见笑。”

    “哪里。”白芝摆了摆手,“我从旁人那里听说时,也同卫兄一般,愣了好一会儿神呢。”

    两人相视而笑,卫子楚心中又生出一个疑问,决定一次性问完,敛衽道:“卫某不才,不知为何诗雅郡主被称为‘郡主’,而非‘公主’。”

    “这。”白芝想了想方道,“卫兄心中疑惑同白某一般,当年梁帝仍是贤王时,所生之女自然为郡主,如今贤王已贵为梁帝,按规矩其女应封为‘公主’,然而梁帝始终命人将穆诗雅唤作‘郡主’。其原因无从得知。只是。”他笑了笑,眼中浮出精明之色,“这‘郡主’之称大多是王府之女,若是君王称呼自家女儿‘郡主’,那可能此女并非君王亲生。”

    “在下也有此猜想,奈何无人能问。”卫子楚忙是赞同。

    两人又是开怀大笑,看了看日头,太阳已快落山,当下决定改日再约,各自回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