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看起来很好亲

第14章 第 14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顾桉,新年快乐。”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新年钟声敲响,烟花头顶绽放,人群之中爆发出热烈欢呼,她的心跳却在喧闹之中格外清晰。

    江砚轻声说的每一个字音,雪花一样轻飘飘落入心底,深埋的萌芽汲取养分破土而出。

    顾桉看着他英俊眉眼,无比清晰地感知,心里有些东西就是不一样了,当她站在他面前的时候。

    不会被别的小男生骗走。

    但是想被你骗走怎么办啊……

    -

    元旦小假期转瞬即逝。

    周一,得了假期综合症顾桉迷迷瞪瞪,整个人呈现梦游状态。

    她半阖着眼睛吃完早饭,打着呵欠上阁楼拿了小书包,下楼的时候看见什么,脚步一个紧急刹车顿住。

    江砚站在玄关处,少见的一身警服常服。他低着头,骨节分明的手指抵在领口系着最靠近喉结的那颗扣子。

    淡蓝色警衬熨烫笔挺扎进腰带,他人清瘦又高,无端端总比别人多些少年气,明明身上每道线条和每个细节都极致冷淡,但又说不出是哪里特别招人。

    等江砚扎好领带穿上外套、又把持枪证警官证塞进口袋,目睹这一切的小顾桉已经被美颜暴击得找不着北。

    察觉她呆愣愣的目光,他挑眉淡笑,“傻了?今天开会,顺路带着你。”

    大帅哥个高腿长一身制服禁欲冷气,从家门口到地下停车场短短几步路,路过的女邻居和小姑娘目光不断往他身上飘,好几个赶早市回来的热心大妈凑过来要给他介绍自己家闺女。

    顾桉拉过江砚袖口气鼓鼓往前走,“哥哥,我要迟到了,你快一些。”

    怎么到处都是情敌和隐藏情敌呀!

    顾桉皱着小眉毛默默攥拳。

    简直想把自己的围巾给他围上!

    把那张招蜂引蝶的脸挡住!严严实实挡住!

    这个年头好看的男孩子真的是太不安全了……

    要好好保护自己才可以呀!

    “警察叔叔!”

    嘹亮童声响起,是住在楼下的小男孩,粉雕玉琢的小团子一个。小团子“噔噔噔”跑过来,在江砚身前站定,眼里全是亮晶晶的崇拜。

    “叔叔,我长大以后也要当警察!”

    顾桉忍不住弯起唇角,却见江砚怔了一下。他个子太高,看面前人类幼崽的时候半垂着眼,似乎有些无措,像个可可爱爱的大男孩。

    那张冷若霜雪的脸上,眉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柔和。

    小男孩“唰”地举起小胖手给他敬了个礼,江砚嘴角上扬,长长的睫毛温温柔柔落下来。

    他蹲下来,修长手指落在小男孩发顶轻轻按了下,声线轻而凝定:

    “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

    顾桉在一边,悄悄捂心口。手机端../

    警察叔叔温柔起来也太苏了!

    我也要好想要他摸摸头呀……

    -

    江砚平时上班走路,今天开了那辆黑色陆巡,顾桉余光瞥见后座放了黑色双肩包,“江砚哥哥,你要出差吗。”

    江砚下巴轻扬示意她系上安全带,淡淡“嗯”了声。

    “要多久呀?”

    江砚发动车,薄唇轻启:“难说。”

    顾桉坐在副驾驶,乖巧安静一小团。

    她转头去看窗外,车窗上有他清俊侧脸,他脸型偏瘦,是很冷淡的白,下颌到脖颈的线条流畅清晰。

    车里放着歌,荷兰乐队的《r》,悠扬冷质的女声,倒很像是他会喜欢的风格。

    rr.

    r.

    歌词无端端应景,顾桉心里好像压着一朵胖乎乎的云。

    也不是自己的亲哥哥,也不是男朋友,为什么还是觉得分别难以接受。

    她想起自己的小同桌江柠,因为喜欢班里一个高冷小男生,每次放假前都蔫儿蔫儿的。

    所以是这种感觉吗?

    顾桉耷拉着小脑袋,在心里默念,上学的路长一点、再长一点吧。

    “到了。”

    荆市一中几个石刻大字映入眼帘,正是上学高峰期,高中生们手里拿着书或者煎饼果子豆浆,三五一群往学校里涌。

    顾桉低垂着眼睛,小小声说:“哥哥再见。”

    她慢吞吞解开安全带,转身下车,却被勾住书包带子。

    “怎么了呀?”

    顾桉鼻子已经有点泛酸。

    平时朝夕相处的人,明天见不到了,后天大后天也是……

    江砚低头看她,小朋友大概是没睡醒就被顾桢喊起来,脑袋上翘着小呆毛而不自知,卷翘的睫毛低垂着,娃娃脸带着婴儿肥,总是显得天真稚气。

    “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一样。”

    江砚修长手指落在她额头,轻轻帮她把翘起的小刘海顺下去,抿起的唇角带着笑。

    顾桉屏住呼吸,却察觉他指尖顺势下滑,揪起她脸颊软肉有些凉,力道也并不重,很亲昵的姿势。

    甚至话音都带了跟小朋友交代事情的淡淡宠溺。

    “不准理那些小男生。”

    “乖乖等哥哥回来。”

    -

    高二距离高三只差临门一脚。顾桉期末考试考得不错,原先的瘸腿学科数学已经到了班级中上游水平。

    “顾桉棒棒哒!”江柠捏她小脸,看起来比她还开心,“这个帮你讲题的小哥哥很可以哇!”

    顾桉抿唇笑出小虎牙,蓦地想起江砚给她讲题时专注的侧脸,还有闲散握着笔的干净手指。

    寒假接踵而至,顾桉回到家,献宝似的哒哒哒跑到顾桢面前,仰着小脑袋龇着小白牙给他看自己成绩单,“嘿嘿,也就进步了二十来个名次吧!”

    顾桢“啧”了声,剑眉微挑,“哥哥有奖励。”

    “什么什么?”顾桉笑眯眯小尾巴摇上天,“莫非是请我吃好吃的?”

    “出息。”顾桢轻嗤,手里的成绩单卷成筒敲她脑袋,“下学期要不要去学美术?”

    学美术?

    顾桉小时候学过五年素描,难得爱好和天赋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

    只是后来住到舅舅家,某天回家舅妈看着她手里的画笔直皱眉,说不光要供应她吃穿还要买那些画笔颜料,真是请回来个祖宗。

    她就再也没有碰过。

    顾桉掰着手指头给顾桢算账,“学画画需要很多钱的,画笔、颜料、还有美术集训……我好好学习,单凭文化课也能考大学。”

    她眼里的光黯下去,嘴角弧度牵强。

    顾桢看着她长大,对于她的小表情小情绪一清二楚。

    顾桉小孩性格爱笑爱闹,现在懂事得过分。

    之前过的什么日子可想而知。

    他敲她脑袋,皱眉:“本来脑子就不聪明,还整天想些杂七杂八的。”

    “你不要敲我脑袋会变笨的!”顾桉气鼓鼓伸手捂着头,听见顾桢没好气道:“等你一幅画能卖好多钱的时候,你亲哥就指望你养老了,听见没?”

    学美术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

    顾桢送她一个手绘板当新年礼物,能连接在电脑上画画,她喜欢得不得了。

    她有素描基础,落笔轻微生疏,但进入状态很快。

    笔下,形状精致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眼尾漂亮上扬。

    却不及他本人万分之一的神采。

    顾桉顺手就申请了一个微博号,偶尔上传些自己画的四宫格小漫画。

    关于一个小女孩的暗恋。

    都是些连不成剧情的生活碎片,胜在画风软萌可爱。

    每次上传些什么,江柠都会在评论给她摇旗呐喊:“啊啊啊神仙太太!”

    她那个常考年级第一的小同桌江柠,竟然是个粉丝三万的零食测评博主,给她转发了几次,就吸粉成百上千。

    慢慢的,她的留言变多,每次更新评论区都变成尖叫鸡养鸡场:

    “呜呜呜男女主什么时候能在一起?”

    “大大画得好甜可是看了之后心里酸酸的……”

    “一定要啊!!!”

    “按头小分队在哪呢???”

    顾桉握着笔,鼓着小脸悄悄叹气。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一起。

    或者说,有没有在一起的那天。

    但是!

    我会!

    加油的!

    -

    江砚已经出差两个月,极其偶尔会听见哥哥和他联系,寥寥几句电话就挂掉。

    案情涉密,顾桢只说是部级督办积案,危险系数高得难以想象。

    顾桉的心愿,从他快点回来,变成他平平安安就好。

    除夕夜,家家户户团圆。

    顾桉从网上找了教程,顾桢擀饺子皮,她包,德牧崽崽在一边当啦啦队,其乐融融。

    如果……如果江砚在多好。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眼前一切都和他毫无关联,总有那么一个瞬间她会蓦地想起他。

    这时,顾桢撂下擀面杖接电话,“哟,还活着呢。”

    电话那边的人声线干净,带着清晰冷意,“嗯,活着。”

    顾桉的小心脏瞬间停滞一拍,手里饺子皮盛了两倍馅料撑破了皮都没发现。

    “顾桉啊,”顾桢转头看她,惯常的欠揍语气,“就还那小呆样儿。”

    所以,是江砚问起她来了嘛?

    那他会不会跟她说话呀?

    都已经好久好久没见过了……

    顾桉小脑袋瓜里乱糟糟,手忙脚乱拿起饺子皮、给刚才撑破肚皮的饺子打补丁,这时顾桢的黑色手机冷不丁递到眼皮底下,亮起的手机屏幕赫然显示那人名字:

    江砚。

    “我跟他没话说了,你帮我跟他聊两句。”顾桢把手机扔给她,拿起擀面杖沉迷擀饺子皮无法自拔。

    心脏突然跳得好快,顾桉手上面粉忘了擦,拿着手机一口气跑到阳台,带上门。

    她抬手悄悄按了按自己心口,告诉自己要冷静,电话那边,不过就是个平平无奇一般好看的小帅哥,仅此而已。

    她小小声接起电话,开口之后才发现声音是抖的,“江砚哥哥……”

    “嗯。”江砚声音很轻,隔着听筒却像是耳语,小电流一路流窜至心脏。

    明明见不到的时候,总是想起他,什么都想告诉她。

    可是真的能和他说话的时候,她却突然失语,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像只懵掉的小兔子。

    要说什么呢?

    说我马上要高二下学期了。

    我的成绩已经从班级中下游到了中上游。

    我下个学期要去学美术,我画画超级厉害的你肯定不知道。

    我有好好学习,也没有被小男生骗。

    而心底有个声音,很清晰地冒出来。

    那个声音一字一顿,占据她所有思维:

    江砚,我很想你。

    窗外繁星灿烂,月光皎洁。

    顾桉心跳一声比一声清晰。

    “方便视频吗。我想看看崽崽。”

    “噢……好……你等我一下下呀!”

    顾桉招呼崽崽到自己旁边,才给江砚拨了个视频通话过去。

    阳台信号不好,手机卡顿的几秒时间,顾桉才发现自己穿着史迪仔毛茸茸睡衣,脑门上随手绑了个揪揪,一点都不美观,毫无形象可言。

    她皱着小脸懊恼,突然听见崽崽嘴里发出“嗷呜”的声音,顾桉低头再看手机,视频已经接通。

    屏幕里天色已暗,视频画质不算清晰,昏黄灯光让江砚整个人显得都很遥远。

    他应该是在外面,黑色冲锋衣领口竖起紧抵下颌,半边脸都隐没在阴影里,皮肤透出冷淡的白,只是一双眼睛依旧黑亮,冷淡而清澈。

    崽崽见到主人不断往手机屏幕上凑,无辜委屈且大只,一人一狗隔着视频,江砚目光变得柔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镜头。

    顾桉无辜撇撇嘴角,刚才兴奋的小萌芽“咻”地一下灭了个干干净净。

    难怪要视频呢!

    难怪出差在外突然找她呢!

    都是为了狗子!

    为了狗子!

    呜呜呜这么久不见都不说看看我……

    “镜头往后一点。”耳边,江砚低声说。

    “嗷!”顾桉乖乖照做。

    我就是个工具人!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我要离开这个伤心地呜呜呜呜……

    她原本弯弯翘起的嘴角,已经变成下撇的弧。

    顾桉伸长手臂,抑制着自己的小小心酸,耷拉着脑袋尽职尽责给江砚展示狗子,小嘴叭叭叭:

    “哥哥你能看到了吗?”

    “好像有点卡……”

    “崽崽好像又胖了一点点,明明它运动量那么大……”

    “它好像很想你。”

    顾桉举着手机,她喜欢的人就在对面,她却不敢抬头看他。

    崽崽很想你。

    我也是。

    江砚冰冷的声线柔软,落在耳边,因为微微压低带一点鼻音:“嗯,知道了。”

    顾桉手托着腮,娃娃脸挤出褶,默不作声悄悄叹气。

    小眼神又是幽怨又是羡慕,可怜兮兮落在德牧崽崽脑袋上。

    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个角度的视频画面里,根本看不到崽崽,只有低着头发愣的她。

    而江砚那双清泉浸过的漂亮眼睛,现在正安安静静凝视着她,长睫低垂根根分明,唇角梨涡尽是干净温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