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是女炮灰[快穿]

第795章 第 795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二月落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7kwx.>.7kwx.),接着再看更方便。

    村里人听到这里,马上变了脸色,七嘴八舌道:“那虾子萧遥原本是要捞给三丫头吃的,萧金生三个抢着吃结果吃死了,这不就是报应吗?指定是三丫头泉下有灵,找他们索命去了。”

    “一定是了。原本是给三丫头的供奉,他们抢去吃了,三丫头肯定怨他们。”

    “头七还没过呢,三丫头都没走远,看到给自己的虾子叫他们吃了,可不得回来索命,正好报了之前被打的仇。”

    七嘴八舌讨论一番,又打量领队手上的大包小包看起来颇为丰厚,眼中顿时一片火热,忍不住问领队:“警察同志,您这是?”

    领队徐国林道:“我们所里的同志知道,萧遥和她的母亲没什么生存能力,所以捐了点钱买些吃的用的过来。”

    其实,这次的东西主要是他买过来的,因为他冤枉了萧遥,害她那么可怜一个小女孩摔了一跤。当然,所里也的确捐了一些钱,但还没走完各种程序,所以暂时还不能用。

    这三天里,他们将查到的线索一一汇总,再加上法医解剖,可以证实,萧金生三个人的死亡,源自于一连串的巧合。

    也就是说他对萧遥的怀疑,完全是无稽之谈。

    村里人一听,虽然因为这些东西和自己无关而有些失望,但是也颇为高兴,因为派出所里捐款了,那村里就不用出钱了,当下对徐国林大赞特赞。

    徐国林嘴上寒暄几句,看向萧遥,见她还是那个瘦骨伶仃的样子,眼神和语气都柔和了许多:“迟些我们会发动政府给你捐款,送你去上学的。”他们仔细调查过,萧遥一天学都没上过,所以是绝对不可能知道橙和虾一起吃会中毒的。

    村里人连忙又赞徐国林是好人,末了又道:“阿遥这孩子可以自己生活的,我们再教教她就行了。别看阿遥平时呆呆的,那是因为没读过书,又经常睡觉,没出过门。”

    徐国林点了点头,看向萧遥,见她眸子一派澄清,当真是不谙世事的模样,心中又多了几分愧疚。

    萧遥的确是什么都不懂,他先前竟怀疑她是设计一切的凶手,着实是过分了。

    萧遥看向徐国林手里的大包小包,很是感谢:“谢谢警察叔叔。”她和原主妈现在的确需要各种吃食。

    徐国林摆摆手,帮萧遥把东西归置好,就问她:“你那些家里人的尸体,是领回来下葬,还是拉去火化了?”

    萧遥二话不说就道:“拉去火葬。”

    徐国林点头:“火葬的话,就顺便葬入镇上规定的公墓了?”他这些天了解过萧金生三个的生平,很是清楚他们是怎么虐待萧遥三个的,所以很理解萧遥不愿意安葬萧金生的心情。

    萧遥再次点点头。

    那三个都是猪狗不如的畜生,她半点不想为他们的身后事奔走。

    徐国林离开时,看到萧遥和她的母亲一个小一个疯,再看看这个贫穷的小家,心中又是同情又是愧疚当初对萧遥的怀疑,离开之后,想到距离新学年开学还有很久,又想到自己母亲自打退休之后,日子老无聊了,干脆托自己的母亲来教萧遥读书识字。

    徐国林的母亲叫刘新凤,从前是个高中教师,刚退休下来太闲,以至于有些不习惯。

    得了儿子嘱托,又知道萧遥家里的情况,她一边说着可怜,一边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萧遥跟根生婶学烧火做饭,学了几天就会生火了,不过这时大队送来了一套煤气灶,让萧遥不用再用柴火煮饭了。

    都说好事成双,煤气灶刚送来,徐国林就带着自己的母亲刘新凤上门来,说了自己的打算。

    萧遥没料到,徐国林居然如此有人情味,居然让自己的老母亲来教自己读书,她自然是想读的,但是却也不想太过麻烦老太太,当下说道:“奶奶年级大了,来教我读书太累了,还是不要了吧。”

    刘新凤看到萧遥瘦骨嶙峋的样子,又看到旁边坐着显得疯疯傻傻的原主妈,心肠软得厉害,道:“你只要肯认真学,我就不觉得累。”

    这事最终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村里人得知,都啧啧称奇,有点想不明白徐国林为什么这么好心,最后全都推到政府扶贫上了。

    萧遥虽然因为脑袋的旧伤而经常性昏睡,但是一旦醒来,每次学习都十分认真,因此进步很快,而且学过的东西都不会忘,还能举一反三。

    刘新凤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聪明的学生,喜得跟什么似的,又想到萧遥时不时要陷入昏睡,根本不适合上学读书,干脆便一直教下去。

    萧金生几个因为原主妈后来生不了,是存过再攒钱买一个老婆的想法的,但是近几年网络发达了很多,国家又到处扶贫,特别贫穷以至于娶不上老婆的人和村子都少了很多,又有国家严厉打击拐卖活动,根本就没人贩子贩卖妇女了,所以一直没买成,钱就攒在手里了。

    萧金生三人去世之后,大队和政府方面想着萧遥和她的母亲孤儿寡母的不好过,如果饿死了或者出了什么事,等于是在国家近几年扶贫这事上抹黑,丢面子的是他们,干脆做主,将萧金生三人先前攒下的钱全给了萧遥和原主妈。

    便宜姑姑倒是上过门要过钱的,但是被大队和村里给阻止了,她闹过几场,但住得远,到底没办法一直闹下去。

    有萧金生几个攒下的钱,又有派出所的捐款,更有国家每个月拨下的扶贫款项,萧遥和原主妈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温饱完全没问题。

    刘新凤教萧遥,越教越喜欢,且人相处的时间长了,感情也变深厚了,故不时也买些衣物送萧遥和原主妈。

    等到萧遥每顿都能吃饱,脸上渐渐长了些肉,美丽的小脸初见端倪,刘新凤看着更是喜欢,因此对萧遥更好了,完全把她当孙女儿一样疼爱。

    因为萧遥是跟刘新凤读书的,没去学校,所以她的学历,原则上是不予承认的,刘新凤想到这么一个好苗子没有学历相当于文盲太可惜,于是带萧遥去市里照脑子,知道短时间内治不好,便拿着结果,将情况跟当地政府反映,希望在萧遥参加考试合格时,给予她同等的学|历|证|书。

    萧遥这个特殊情况在萧金生三人砷中毒死亡之后,全镇皆知,因着家庭环境困难,又算是有名的扶贫典型,因此当地教育局商议一番,便同意了。

    转眼四年便过去了。

    刘新凤眼红红地看着萧遥:“孩子,我原还想着一直教你,等有一天咱们有钱了就去大城市给你治病,然后让你去参加高考去上大学,从此离开这个山沟沟改变命运呢,现在是不行了。是奶奶对不住你……”

    萧遥摇摇头:“奶奶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我很好了,我会记着您和徐叔叔对我的恩情的。”

    刘新凤还是摇头,心里很难受。

    她的孙女儿即将升上高三,家里担心孙女儿到时考不上好大学,所以特地让她去城里住,顺便给孙女儿补课。

    毕竟是孙女儿,所以刘新凤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不去的。

    可是她和萧遥相处几年,是真处出了感情的,想到如果自己离开了,萧遥可能又得自己在家里看书,将来无法改变命运了,她的心情就很沉重。

    刘新凤虽然担忧,但在暑假时,还是去了城里——高三学生高二的暑假就开始补课了。

    萧遥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于是留在家里看书。

    这天,萧遥出门摘菜回来,见根生婶和几个妇女正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

    她走近了,听到根生婶激动地说道:“是真的,听说是什么驴友!二十几个人呢,让下村的陈十三家里帮忙煮饭,要求四菜一汤做两桌菜,到时一个人给30块。我算了一下,这可赚大发了!”

    “六百多两桌菜,只要四菜一汤,随便宰一只鸡一只鸭再摘些自家的青菜就差不多了,陈十三家里这次能挣好几百呢。”

    “真没想到,驴友居然也会来我们这里。”

    大家说得激动,看到萧遥,随口打了声招呼,等萧遥走远了,还忍不住感叹:“没想到阿遥生得这么好!”

    “太好看了,比画上的还好看,依我看那什么电影明星都比不上她。”

    “听说大村长看上了她,想把她说给他儿子。”

    “是真的。那日大村长碰见我家那口子,说如果萧遥肯答应,他家愿意把萧遥妈也养着。”

    萧遥不知道这些事,她摘菜回到家,很快便利落地洗菜做饭和原主妈一块吃饭。

    吃完饭,天还没有黑,但是太阳开始下山了,天边满是烧得通红的火烧云,十分绚烂好看。

    萧遥见外头天气好,就带原主妈出去看天边的晚霞。

    原主妈很喜欢看晚霞,此时看着天边的晚霞,嘴角带上了淡淡的笑容,整个人都显得柔和起来。

    萧遥看向她,忍不住想她被拐卖之前,是什么样子的。

    此时身后传来脚步声以及张扬快意的说话声:“这附近的村子都是原汁原味的,说是有些无聊,但是玩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比在学校有劲多了!”

    “这火烧云真好看,随便用手机拍都很好看,不比用单反差。”

    “那里有两个人,应该是本地人,不是说要去那个庙吗?问一问她们,她们或许知道。”

    当中一个走向萧遥两人,礼貌地问道:“你好,请问当地那个两层小庙往哪里走?”

    萧遥听到是问自己的,便回过头来:“往那边走,绕过那山头就看得见了。”说完见来人怔怔地看着自己,便问,“怎么了?”

    赵不易看着蓦然回首看向自己的萧遥,觉得魂都飞了,半晌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其他人正在取景拍摄,直接就将萧遥拍进相机里了。

    等到终于回过神来之后,一群大学生全都围在了萧遥的身边,领头的女生用惊艳的目光看向萧遥:“小姑娘你好,你是这里的人吗?”

    萧遥点点头。

    女生忍不住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呀?”得知萧遥的名字,又对萧遥一顿赞,随后又问是否可以让他们拍照。

    萧遥反问:“你们刚才不是拍了吗?”

    一群大学男生女生听了这话都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说想多拍几张照片还想合照。

    萧遥见他们一脸殷切,便点头:“可以。”

    大学生驴友听了,十分高兴,让萧遥坐好之后对着萧遥疯狂拍照,随后又上去合照。

    萧遥见他们似乎就要留在这里拍自己了,忍不住提醒:“你们不是要去庙里吗?再不去天就彻底黑下来了。”

    领头的女生摆摆手:“明天再去。”一边拍照一边跟萧遥说话,十分激动。

    萧遥见天色差不多了,便站起身告辞:“我要带我妈妈回家了,再见——”

    大学生驴友们听了,茫然若失,但是也委实不好硬留,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萧遥走远。

    等萧遥走远了,大家马上炸开了锅:“真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样的超级大美人!”

    “太美了太美了,我为她尖叫!娱乐圈新出来那些小花,连她一半的美都没有!”

    一路吵吵嚷嚷地去了陈村,还不忘跟当地人打听萧遥,得知萧遥居然有经常性昏睡的毛病,直接称萧遥为睡美人,知道萧遥的身世之后,都义愤填膺地讨伐萧金生几个。

    随后,便迫不及待地将照片上传到自己的社交软件上了,其中萧遥的照片,被所有人郑重其事地推出。

    “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居然发现了一个大美人!虽然小小年纪,但是已经可以看出她长大后是何等的绝色了!”

    “我当时正在拍晚霞,她突然回眸,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素人美女我这些年也见得多了,可是像这种级别的,真的是第一次见。”

    有网友看见,直接将照片转到论坛了。

    由于转的照片多,角度也多,能证实是个纯天然的美人,所以萧遥瞬间就俘获了大片网友的心。

    然后,萧遥在网上红了。

    温思思出身京城有名的温家,聪明好学,是名副其实的小公主,她生得很不错,从小看到娱乐圈的繁华,所以对娱乐圈很是向往,这一日,特地拍了写真投放网上,准备出道的。

    写真拍得很好,温思思看着,都差点忍不住爱上自己,满以为自己这组写真一出来,就会在背靠后台出头但长相有些抱歉的年轻一代小花中脱颖而出,瞬间大红的。

    然而在她的写真投放到各大论坛,她正等着水军带动网友对自己大赞特赞呢,就看到一个叫萧遥的不知从那个旮旯钻出来的素人靠美貌红了。

    温思思的经纪人觉得不妙,马上让水军加大力度。

    水军的确加大力度了,但是网友都不是瞎子,他们将两个人的照片放在一起随便看一眼,就能看出哪个是真绝色,所以压根懒得讨论温思思,而是开始打听萧遥的其他信息。

    温思思刷着手机,见自己的帖子不少,顶帖也多,但是随便一看就知道,在里头顶帖的大多数是水军,而不像那个素人美人萧遥那样,都是网友自发顶帖并夸赞的真美人。

    温思思越看,脸色越黑。

    经纪人见状便道:“思思你别急,那个什么素人是山旮旯来的,根本不能和你比。”当下马上让水军改变口径,改成温氏小公主和素人有不同的美,但是温室小公主气质高贵之类的。

    温氏是做美容产品起家的,在国内地位很高,有海量的粉丝,然而粉丝粉的是美容美白产品,可不是人,再者这些年看惯了有后台的疯狂捧没有颜值没有演技的后台咖出道,以至于看电视极少看到帅哥美女,可烦死这些后台咖了,所以就连温氏产品的粉丝,对温思思这条拉踩的通稿也是嘲讽的。

    温思思一开始看到拉踩稿子心情马上转怒为喜,可是看到网友多数是嘲讽自己的,脸瞬间落了下来,再也坐不住了,憋了一肚子气,黑着脸回家。

    温家的主宅位于京城二环内占地面积极宽广的一个大别墅,里头奇花异草,假山瀑布应有尽有,市值根本不好估算出来。

    温太太是个女强人,此时虽然因为身体抱恙而在家休息,但仍然在书房看公司的财报以及其他文件。

    看得累了,起身出来休息,看到爱女脸色难看,不由得坐了过去,笑着问道:“我的小公主,是谁惹你生气了?不对,今天不是上你的写真么?怎么黑着脸回来了?”

    温思思气得不住地砸枕头:“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草鸡美人,直接把我的风头给抢走了。妈咪,上次李叔叔说如果我的数据达标,就给我一个广告的,现在看来,那个广告铁定没了!”

    说到这里想起萧遥,心中恨得牙痒痒的,“真讨厌,怎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故意在我出写真当日出现,妈咪,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

    温太太听完温思思的话,柔声安慰:“那个广告,你要真想拍,妈咪跟你李叔叔说一声就是。之前要求你各项数据达标,只是希望你要努力,而不是凭着家世在圈子里浪费时间而已。”

    温思思一听,高兴起来:“真的?”

    温太太含笑点头,伸出手指戳了戳温思思粉嫩的脸蛋:“比珍珠还真。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好消息。你李叔叔说了,打算打造一款富家子女去偏远贫穷地方生存的综艺节目,跟我说了,如果你有兴趣,给你留一个位置。”

    温思思听了,又高兴了几分:“那我肯定去!”

    温太太见温思思高兴了,这才笑道:“你这丫头呀,真是吃不了苦。被一个随便冒出来的女孩抢了风头便这般沉不住气,以后可怎么办啊。”

    温思思忙道:“可是她是真的很好看啊!如果照片没有PS过,比我好看了好多倍!哎呀,真的真的太讨厌了,莫名其妙冒出来抢了我的风头!妈咪你说,在X省观台市那么个破地方,怎么能出那样的美人呢?”

    温太太听到“观台市”三个字,眸光闪了闪,问道:“你说什么市来着?”

    “观台市啊!”温思思没留意到温太太脸上的异色,兀自咬牙切齿地说道,“叫做极河的一个小村子,我过去听都没有听过的小地方,居然突然出来一个素人美人,一下子抢了我的风头!”

    她因为太难以置信,太愤怒,所以将那个萧遥家的地址记得一清二楚。

    温太太的脸色又变了变:“观台市极河村?”

    温思思终于发现温太太的脸色不对了,忙看向温太太:“妈咪,这地方有什么不妥么?”

    温太太回神,收起了原先的神色,笑道:“没有。只是没想到这么个连听都没听过的地方居然有压过我的小公主的美人坯子而已。”

    温思思连忙点头:“我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不过,就是真的!”说完,咬牙切齿地上了围脖,拉着将萧遥的照片展示给温太太看。

    温太太原本有些不以为然的,但看到小姑娘的脸蛋,也不由得惊艳起来,因为是真的很好看。

    只是看着看着,她的视线扫过一张照片角落,顿时脸色大变,连忙抢过温思思的手机,低头看了起来。

    温思思吓了一跳,忙问:“妈咪,你怎么了?”

    温太太盯着手上的照片看了很久,在温思思第三次叫时,才如梦初醒,连忙摇摇头:“没什么。”随后状似漫不经心地指着照片角落的女人问,“这个女的,和小姑娘是什么关系啊?”

    温思思发现自己被比下去,心里老大不爽了,本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原则,是用心八卦过萧遥的信息的,听到温太太问起来,便道:“是萧遥的妈妈。听发照片的驴友说,这个妈妈是个疯子,什么都不懂的。”

    温太太的目光盯着萧遥母亲看了看,喃喃地说道:“是个疯子啊。”嘴角却下意识翘了翘。

    温思思点头:“网友因为这个萧遥的身世悲惨,所以都对她十分推崇!呸,肯定是卖惨的!”

    温太太似乎来了兴趣:“身世悲惨?怎么个悲惨法?”

    温思思道:“妈妈是个疯子,爸爸和爷爷奶奶在她十二岁时误吃了带剧毒的食物一下子全死了。啊,对了,听说她爸爸和爷爷奶奶活着的时候一直打她,还把她的妹妹活生生打死了。啊,对了,她妈妈好像是她爸爸买回来的老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