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借剑

第186章 精纯气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井烹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7kwx.>.7kwx.),接着再看更方便。

    阮慈不动声色,叫来王盼盼低声吩咐了几句,起身乘上莲座,令栗姬、梅姬、李僮三人随在身侧,一面往前行去,接受那数万人朝拜,一面问道,“本城可是新建起的?瞧着倒也有些年头了。”

    何僮不在,栗姬无形间便成为首脑,她对阮慈又敬又怕,甚至不敢揣测心意,一五一十地说道,“属下几人接了差使,来此主持灵玉挖掘之后,便各自和紫虚天内同仁结了数门姻亲……”

    阮慈此前忙于修炼,对这几个仆从都是数百年未见,多是何僮回山时偶然见上一面而已,其余时候无非点验供奉。其实灵玉收了也是放在库房之中,宝材对她更是无用,许多都赐回给何僮几人,此时听栗姬说起,不由问道,“各人都结了数门姻亲?”

    李僮道,“正是,不敢欺瞒主君,我等在这安国逐渐立足之后,上有祖师洞天内各门,还有紫精山中诸多管事,下有安国本土大族,也是有名有姓,根基深厚之辈,也是为了立足,便在这些有意交好的人家中,各择年貌相当之辈,又是或娶或纳,结了些善缘,也都各有生育。蒙主君庇佑,孩儿们也都康健长成,多有些天赋,各自又开枝散叶,四百年来,逐渐有了这许多人口,这望月城原本只是一个小镇,住民不过千余,如今多也和我等几人的血脉联络有亲,此城均是主君部曲,已成附城,只等主君前来点化大阵,赐下阵盘,收纳下此城气运。”

    他言下似颇有些顾盼自豪的味道,阮慈却是听得一阵接一阵的眩晕,秦凤羽笑道,“小师叔,你这几个仆僮的确能干哩,这附城一立,几百年后,便是安国交还给山门,附城也不会收回去的,等若是在九国之中,揿下了一枚钉子。听师父说,从前我们紫虚天也有许多附城,只是若干年前都是逐渐衰败,因果一断难续,那些城池,现在都渐渐归于杂家了,这是几千年来我们紫虚一脉第一座附城,应当好生庆祝才对。”

    阮慈这才知道为什么栗姬等人排布出如此大的阵势,原来这也是大功一件,只是她心中不断在计算要生养出这么多人口,究竟需要结多少门亲事,怎样生孩子才能办到,是否会耽误修行。更想知道这分别结亲,究竟是如何分别法,是彼此共存,还是前赴后继。虽说早已知道修士婚姻,与凡人不同,但亲眼见到眼下这壮观景象,仍是有一丝震撼。

    被秦凤羽这样一提醒,才是笑道,“实在是辛苦你们了。”

    这句话说得发自肺腑,顿了顿到底没忍住,“可有族谱?我想瞧瞧。”

    族谱自然是有,但仪轨已设,不可不完,阮慈在全城拱卫之下,受了跪叩大礼,起身步入道宫,将栗姬等人早备好的一块阵盘激发点化,嵌入阵眼,城头灵炁一阵变换,众人欢呼称颂声中,只觉得心头微微一震,内景天地之中,仿佛也多了一处具体而微的小城池,矗立在神念倒影之中,阮慈心念一动,便可大致感应到城中灵炁、因果等等,甚而还可影响天候,心中暗道,“一座城池是如此,道祖庇护中的大天,只怕也和这差不多。”

    不过以她此时修为,对此城住民的影响力也并不大,只是子民对她天然有些敬畏,她感应而去也更是清晰而已。不止是她,紫虚天一系修士,多少都有些额外的威压,当时宋国子民,在三宗修士面前很难维持心中隐秘,便是因此。不过宋国那层约束颇为薄弱,如阮谦、阮容,入道之后便可化解,而阮慈这里的约束要强上许多,想来是因为宋国子民对真相懵然无知,于三宗也殊乏敬畏,人心映照,便只有一层薄薄约束。而这望月城不但其名也是因捉月崖而起,子民更是深知自己一身前途,都系于阮慈一身,均是忠心耿耿,因此因果联系要更强烈。

    气运、因果,均是虚数维度,受人心向背影响极大,该如何运用阮慈也暂不分明,因果倒也罢了,可被《太上感应篇》运用,这附城气运,如今也不过是汇聚到金丹内的小小溪流,填补这第十条孔隙,眼下来看,亦不见有何进益。就不知炼化东华剑时,这气运是否可以帮助阮慈压服青剑道韵了。

    因有了这般好处,刚才那身受万民礼拜的情景,虽然依旧觉得尴尬,但也可以忍受,只王真人并不放过她,九霄同心佩传来一阵跳动,阮慈心念刚汇聚过去,耳边便响起数声促狭轻笑,王真人道,“这一幕,想来定不会写在信里的,是么?”

    其实除了寒雨泽那次,阮慈也很少给紫虚天写信,此次出来有了九霄同心佩,天录又在一旁,更是不会写信了,不过王真人的意思,她自然知晓,若这一幕发生在山门之外,王真人不能眼见之处,那她定然是不会和山门众人提起,就权当受拜的是另一个阮慈。

    王真人主动传见,本就是少之又少,自从阮慈不知为何,这少女心思缠绵上他,更是只有避而不见的,难得找她一次,只是为了取笑自己,阮慈如何不发脾气,只是还未酝酿出一句能将他击倒,又显得自己格外机智灵巧的回话,同心佩又跳动起来,王真人已是传音指点她道,“这附城气运,如今大约已往你汇聚而来,你要留心一点,人道气运,难免驳杂不纯,若是不加分辩,一味炼化,则恐怕将来因果牵连更深,你所受扰动更剧,不易静心修行。”

    这原也是同心佩最好的用法,如此便不必等到回山之后,再向王真人讨教,阮慈忙凝神听讲,又问道,“我观洞天生灵,与外界因果联系皆是疏淡,是因为所有洞天生灵的因果,最终都要汇入到洞天之主那里么?”

    王真人道,“是也不是,可以说是。”

    便耐心为阮慈解释道,“洞天生灵,便像是你的仆僮,何僮被人捉走,你明知修行紧要,也要拨冗前来寻找,这是为何?自然是因为你若不能维护为自己做事的人,便不会有人专一为你做事,便是你已为东华剑使,上清入室弟子,而对方不过是个小小开脉仆僮,但仍需要遵循这公平规矩。人心内的想法,更非权势地位能够左右,无论如何,人心总是道祖也不能改易之处,你想要忠心,便需要用庇护来换。”

    “洞天生灵和洞天之主的关系,便似是此般道理的微缩映照,若是生灵在外闯了什么祸事,而主人竟不肯护佑,而是将其视为棋子,随意抛却,那么冥冥之中,生灵物伤其类,便不肯在洞天中茂盛繁衍,这洞天内气运萎缩,灵炁散失,无形间也会影响到主人的气运。这也是为什么洞天真人,只要气运足够,可以开辟许多洞天,但大多数修士也只肯照顾一两个洞天便已足够,一来气运有限,需要好生珍惜,二来这洞天不够繁茂,开辟也是无用,没有生灵稳固气运,洞天本身是个死气沉沉的空间,禁不起动荡,而生灵多了,因果便不易收束,莫看生灵只是闯了一点小祸,因果气运之间彼此推动,卷入天大争端,最终身死道消,或是再也无法更进一步,只能沦为道奴的洞天真人,也不少见。”

    “你与附城子民,也是一般,倘若你不能约束因果,那么便要将气运去芜存菁,只取自己应得的一份,余下散乱气运,由它散失进气势场中便可。许多洞天真人都不知如何提纯气运,这是青灵门的拿手好戏,也是因此,此门素来左右逢源,因其在气运一道上,的确有独到造诣,除了寥寥十数宗门,少有洞天不必向青灵门求教。”

    “若你是器修,此时东华剑自然会汲取气运,为你精纯,如今也只能另行设法,本待再找时机,但既然你已到了望月城,受了众人朝拜,我这里传你一卷功法,你且花费几日功夫将入门那一层修得,精纯己身气运,此后如何腾挪变化,待拔剑之后再说吧。”

    阮慈究竟主修什么,王真人也没有问过,不过随她修为精进,有些话也不再那样避讳,好生教导阮慈许久,谆谆之情,便是连阮慈这样顽劣的徒儿也不好轻慢,好生就学,又想问王真人如何用感应寻人,可有什么小窍门,王真人却道,“功法已是传你,但你在此时修炼,却并非我本意,你竟一句话也别来问我。”

    说罢便将玉佩轻轻一敲,‘叮’的一声,在阮慈耳中回环了许久,竟令她神念有一丝扰动眩晕,阮慈捂住耳朵甩了好几下,也屈起手指在玉佩上敲了好几下,却终究不敢注入法力,令这声响传递到王真人那里。她也知道这是王真人对吹气的回礼,若是再启战端,吃亏的也只有自己。

    这附城一事,也是天外飞来一笔,此时听了王真人言语,才知王真人本不欲此事在此时分她心神,也是点头暗道,“也就是我道基第十层已经圆满,否则怎么也要到洞天境界,才能炼化气运……到那时候,附城该有多少人口了?不对,到那时早已过了千年之数,还没有城主点化护城大阵,这附城还能立足吗?但何僮经营此地,早在我圆满道基以前,这……”

    想了几转,也不曾细思,便又忙于城务,挑选了一些禀赋深厚的弟子,授予她出门在外时随手得来的功法,这些功法在阮慈看来没什么大用,但对九国中人已十分名贵,阮慈又赏下宝材灵玉,虽说有不少是从供奉中取来,但众人仍是感激涕零,还得闲去灵玉矿里看了几眼。

    修士闭关时日久长,一旦出关,不眠不休也是视若等闲,如此连轴转一般忙了数日,虎仆乘车而来,为阮慈送了一卷功法,名唤《太上说常清静经》,只得一册上卷,阮慈这才将杂事交给虎仆,自己闭关数日,将第一层炼得,直到功法可自行运转,这才一面精纯自身气运,一面得闲翻看栗姬送来的百余册族谱,随意拿了一册来,笑道,“让我看看,栗姬究竟当了几次新娘。”

    像她此时神念,眼光一扫,便是过目不忘,点验数目更是刹那之间,阮慈连翻了十几页,抽了一口气,“竟有百余次!”

    恰好董双成也来寻她做耍,闻言大笑道,“我也瞧瞧。”

    她拿起一本看了一会,抿唇道,“竟是一部活生生的城邦开拓史,你瞧这,这一年似有争斗,栗姬十余夫君都死在其中,又结了四门亲,从年岁来看,都是在争斗中涌现而出的人杰。还有一些和离的,似乎是因为那人的主君绝道转为外门,又或是投入其余势力门下,又或是双方儿女已经长成,无需再加照拂。想来这结姻一事,在中央洲陆更是随意,便如同结盟一般,两人一起生育一些儿女,便是结盟带来的好处,也是两人同心的保证。”

    阮慈问道,“南株洲难道竟非如此么?”

    董双成蹙眉道,“小门修士大约也是一般,但越是高门盛宗,便越是规矩重重。”

    以她重礼知耻的性子来说,大约是更赞成南株洲高门一些,阮慈也是笑道,“中央洲的人笑话我们是南蛮子,他们这里才是真正弱肉强食,哪有什么礼义廉耻?”

    董双成却又摇头道,“却也因此,南株洲在中央洲面前,压根没有招架之力,只有最野的规矩才能养出最野的修士,斗法之中天马行空、无所不至,中央洲之所以如此实际,乃是因为此地环境严苛,我去翻过城志,三百年来,望月城几乎每十年必有大事,不是别国征伐,就是天灾人祸。你那四个仆僮,便有门中照拂,想要在这豪强环伺的地界立足,便只能如此不择手段。众人皆是如此,久而久之,所谓礼义便也徒为笑话。”

    她走过一遭中央洲,也算是见多识广,这番话颇有见地,阮慈也很是赞同,心中却又浮起一念,暗道,“话虽如此,怕也有洞阳道祖的影响,他是商人,凡事最实际,又喜钻空子,婚姻这两个字,在这样风气之下,俨然便成为结盟所用,已是钻了空子,扭曲了在凡人中诞生时的原意,就不知道这婚姻之道是否也有道祖,若有的话,只怕是要和洞阳道祖打起来的。他们两个,便是大道之敌。”

    此一念刚一兴起,心中隐约又有一层轻微道韵聚拢,这便是她所想靠近大道本质,贴近实质,宇宙自然而然,给予反馈。看来其余大天,修士并不会如此滥结姻缘,这乃是秉持洞阳大道的周天之中,所特有的现象。

    这道韵反馈,要说是立刻增强法力,倒也没有,但无形中又有受到补益的感觉,神识活泼泼的,在内景天地中荡漾转动,对外界的感应也越发灵敏,甚而在翻阅族谱时,也能隐约从名字中感到少许因果牵连,更有模糊面容、气机浮现。虽说这都是开脉修士,或者是入门杂修,但金丹期能有此感应,已是不易。

    阮慈也是心中一动,想到王盼盼化身群猫,在望月城内外搜寻了一个多月,仍是一无所获,虽说也有这猫儿懒散的关系,但可见那晦暗气机精通隐匿之术。不如便借此感应明晰的时刻,试着探询一番。

    这一个多月来,秦凤羽已托辞见了城内有些道行的修士,将底摸透,也未曾发现端倪。而阮慈等众金丹修士,在气势场中是何等的庞然大物,可说是观照千里、明察秋毫,那人修为若非在金丹后期以上,便是想要逃遁,也很难避过几人耳目,更大可能还是潜藏在城中,以待时机。阮慈将族谱打乱,令董双成将这数百本族谱悬在空中,自己随意扔出一枚石子,那石子击落一本族谱,她便拿起族谱来,随手一翻,目注族谱中随意一个姓名,心中果然浮起些许轻微感应,和那晦暗气机有关。

    她心头微喜,笑道,“果然!”

    董双成亦是赞道,“慈师妹占卜之术,果是灵验。”

    两人当下也不废话,阮慈随手取出恒泽面,戴在脸上,化成一个长得和栗姬十分相似,在此地常见的彩衣小姑娘,董双成缀在身后为她掠阵,两人一前一后,顺着感应寻了过去。

    ※※※※※※※※※※※※※※※※※※※※

    更新了,大家久等了,本章给大家送红包

    每次更新都有点匆忙,今天推本我觉得写得很好的嫁姐,这篇文也是婆文,但写了20w字基本都在跑剧情,剧情呢,其实也可以大致猜到展开套路,但因为文笔好,还是很想往下看,我觉得是作者写得最好的一本。其实我想看的并不是车,而是那种正常的剧情在走,但往下发展你可以预期到男女主不是只有一颗头,谈恋爱的时候想的全是情,没有车那种和现实生活完全背离的感情戏

    这篇文就蛮好的,大家看看,我最近每天追更新!

    。感谢在2020-12-18231137~2020-12-201216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恹恹2个;余莞遥、武茗雅、夜色如墨、走走、九百生灭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楚淮月_70瓶;IamAileen50瓶;续断47瓶;pipi2001bj43瓶;3174182、托斯卡纳艳阳下30瓶;秋水天一色18瓶;被盗过号的荔枝17瓶;轻风过雪15瓶;袭月、桃沢絵梨華、夜夜夜夜、叽里咕噜10瓶;aw6瓶;益生菌不发酵、冥姬、静海天阑5瓶;林小兔3瓶;写阅只是憋不出评论w、蛋蛋、离离、18205385、含笑的流星、梅哥、allyally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借剑请大家收藏:()借剑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