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第四百五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断七后,李乾成要回长安一趟,接他家那宝贝儿子,正好护送承荥郡主与张夫人回京,还要看望待在洛阳的恭敏皇后——辛妍月。

    太妃跟着戚夫人也离开了,在上马车前,太妃回过身看一眼女儿,正眼巴巴的望着她,脸上竟然有被抛弃的无辜与失落。太妃叹了口气说:“等过两个月我就去袁州,你照顾好自己。”

    桦绱忙点头应下,回道:“母妃也注意身体,劳烦姨母多费心。”

    戚夫人笑着拍了拍桦绱的手,又嘱咐了几句,也上了马车,侍卫、家奴护送太妃离城。

    送完他们,淮王世子与桦绱往府中走,世子说要回淮王府,离家快三个月了,想爹娘了。

    桦绱拿水亮的眼眸看他,双瞳剪水,好像能看穿人的谎言。不咸不淡的道了句:“你是想小嫂子了吧!”

    行臻冲她拧眉瞪眼的,耳朵红彤彤的出卖了内心,抿了抿嘴反驳道:“怎么可能。”然后不自然的轻咳了声,背手进了府中。

    万万没想到,母妃离开的次日,朝歌来了。手中还抱着她那个咿咿呀呀说不清楚话的胞弟——成王李葳逸。

    这娃娃见了谁都咯咯笑个不停,孩童时真好,不知愁滋味。

    “还要多谢世子救了葳逸。”朝歌郑重道谢,若不是世子请了女医,这娃能不能活,谁也不敢说。

    “多大点事!”行臻抱着成王在悠荡,引得小王爷满面欢喜,留着口水咯咯笑个不停。

    行臻哥哥善良,人缘极好,要不他们能千里迢迢跑到淮王府去参加他的婚礼。桦绱看着他与葳逸的互动,说:“行臻哥哥喜欢孩子,便生一个。”

    行臻脸上的笑一点点消失,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桦绱,粗声粗气的说:“气我呢,是吧!”

    想起他那天真可爱的世子妃,一脸木然,心想再等等吧!也急不得。

    “桦绱,跟我们一起走吧!”朝歌盯着桦绱苍白的脸色说。

    怎憔悴消瘦成这番模样,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毫无朝气。她父皇与三弟的丧礼也才过不久,她忙完了才匆匆赶过来,一身疲乏。

    “。。。我想再待些时候,陪桢儿段时日。”桦绱低头,摆弄着玉镯。哭了太多次,已经流不出眼泪的感觉的。

    “我不放心你自己在这。”她虽也才经历了至亲故去,可是她有幼弟相陪,闹腾的你,没精力再伤春悲秋。可是桦绱呢,自己一个人,可怎么行。

    葳逸年幼,朝歌不敢留小家伙自己在宫中,皇宫里危机四伏,波诡云谲,怎么敢将这么个奶娃娃放在那里。虽然新皇登基,没他们这支什么事了,但谁敢保证王皇后不心存幻想。所以将幼弟抱来恒州,吊唁完崇王后,直接带回她的封地。

    “朝歌,谢谢你能来。”才经历父皇与兄弟驾崩,又有幼弟要照顾,还能来恒州,桦绱觉得很暖心。

    “你我气什么,我也说不出什么安慰你的话。”朝歌一低头,控制情绪,可眼底还是有了水光。

    她父皇、母后、胞弟如今都走了,只给她留下个同父异母的幼弟,话都说不清楚,只会眨动着乌亮亮的眼睛看着你笑。但好在有这娃,否则,她哪有心情来这。

    二人交握着手,低头垂泪,好一会儿平复了情绪,桦绱说:“对了,我听说卫侯回来了。”

    “嗯。”朝歌一怔,随之黑眸晃动,垂下眼睑,俏面浮现冷色。

    桦绱看朝歌的神情,不再追问发生了什么,勉强扯了扯唇角,淡声说道:“能活着回来,真好。”

    感情的事,旁人是说不清楚的。

    午膳用的早,因成王小殿下饿了,以免哭闹,早早摆了膳,小家伙倒是乖巧,能吃能喝的。朝歌喂了口饭给晃荡着小短腿的胞弟,想起一事抬头问桦绱:“施彤你可认识?”

    “。。。”桦绱停了筷子。

    “名字怎这么熟悉?”对面的行臻随口问了句,然后继续逗脸颊鼓鼓的小葳逸。

    “就是施家九公子!”这事儿也是在来的途中,收到舅舅给她的来信中提到的。朝堂因这事,荡起轩然大波。

    “对,我倒是怎这么熟悉,小时候一同在枫林书院求学,常常见到。”不过是面熟,没说过几次话,圈子不同。

    朝歌看向异常沉默的桦绱,说:“他竟然活着!”

    行臻目露诧异,还不小心碰掉了筷子,十年前的西市口,三家男儿应该是无人生还才对。

    朝歌蹙眉望着桦绱,面上严肃,问:“余儿,你为何不吃惊?你早就知道了!”她心中到底藏了多少事,这么大的事也瞒着。

    桦绱转过头回看朝歌,一双秋水剪瞳眸满是担忧,没有直面回答朝歌的提问,只凝声问:“他人呢?”

    “施公子福大命大,却也不是个沉稳的,好端端的跑去崇贤坊林曲施家祖宅做什么?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当年三家灭门,地契金银皆被充公,听说这施府被陆国舅买了去,做私宅用了。”这些都是舅舅来信说的,这事发生时,她已经在来的路上,是不可能知晓的。推荐阅读m.tv./.tv./

    之所以这么清楚来龙去脉,归功于舅舅的文采,文官皆有笔底烟花的文学造诣,通篇洋洋洒洒,描述的十分生动。

    “陆铭远?喝——他真敢!也不怕半夜冤魂入梦。”难得好脾气的行臻也动怒了,‘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怒言讽刺。

    说起施彤,又想起兵部侍郎齐域齐大人来,那张脸怎的那么像北辰,不光他觉得,你看八叔瞧齐大人的眼神,忒‘痴情缠绵’了。想当年,八叔与北辰多要好啊!可是这话他不敢说,特别是面对余儿。一阵风能吹跑的单薄羸弱,还是别去刺激她了。像又能怎样?又不是,空欢喜一场罢了。

    “他被陆铭远发现了?”桦绱听出言外之意,既然朝歌已经听闻施彤活着,施公子又跑去了陆铭远跟前,是不是说出了意外?

    以她对陆铭远的了解,是万万不会放过施彤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