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网游动漫 -> 全球迈入神话时代

第十一章 面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一鸣放下手机,脸色略微有点难看。

    他总算知道超自然生命体的难缠之处了,就算被彻底杀死,还是会给人留下一些麻烦的后遗症。特别是精神攻击尤为难缠,这种长期的幻觉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很容易把人变成疯子。

    他又想起了金莉莉旁边的那位汉子,钟鹏,看上去不是在发呆就算玩手机,感情比较冷漠,可能就处于受到精神攻击的后遗症当中。

    “看样子,这么高的年薪也不是那么好拿啊……无论怎么样还是会有风险”

    陆一鸣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努力让自己不去思考那么多。

    自虐当然是不能自虐的,只能够玩玩游戏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实在困得不行后,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次倒是睡得还可以,除了做了一个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梦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第二天,陆一鸣昏昏沉沉地从床上醒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早上七点整,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唔,整整睡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十多个小时啊……”

    由于睡得实在太久,太阳穴隐隐生疼,陆一鸣又闭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阵子,那个诡异的涂鸦又从脑海中浮现出来了。

    倒也不像以前那样一惊一乍的,陆一鸣津津有味地开始研究这个幻觉。

    它就仿佛是一种很奇妙的情绪,硬生生地赖在脑海当中。

    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大脑已经自顾自的捏造出了一套自虐理论:“赶紧被吃掉吧,被吃掉是多么美妙的一种感觉啊?人生的最终命运是什么,不就是被死亡吗?既然人总归是要死的,被吃掉才是最大的幸运!如果被吃掉,不就一步到位,走向最终的归宿了吗?”

    陆一鸣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再次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要不要这么莫名其妙!”

    起床之后,他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准备尽快动身前往云海市超自然研究所分部。

    他发现这个奇怪的涂鸦幻觉,只会在自己快睡着的时候才会出现,清醒的时候反倒没什么问题。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麻烦的了。

    默然叹了一口气,“希望最终能够解决问题吧。”

    既然要出远门,陆一鸣梳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又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

    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出去办正事,穿的正式一点总归是没错的,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

    咱虽然没钱,但也不当屌丝。

    在行李箱中整理好一些常用的衣物,又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个住了一年的温馨小窝。

    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好歹也是毕业了之后居住的第一个地方。在这里发生了很多故事,寻找到第一份工作,失意在这里伤心难过,又在这里发现自己拥有超能力,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第一次离职,在这里经历了巨大的危险……人生中有很多第一次,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下一秒,陆一鸣的心情又变得好了起来,人总是要朝前看的,咱马上就要七位数的年薪了,还赖在这个狗窝做什么!

    拜拜了!

    “小伙子,搬家了?搬去哪里?!”

    “嗯,准备去云海市看看。”

    “房租到期了吗?”

    “还没有,押一付三的。”

    吃早饭的时候,早摊位上的大叔看到他拖着的行李箱,随意招呼道。

    “云海市……大城市啊!那里的房价很贵吧?工资也应该更高一点。”

    “哈哈……是啊。也不一定在那里安家吧,说不定还要回来。”陆一鸣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应和了一句。

    他还真的没想过这么遥远的事情,也不知道云海市的房价到底怎么样。

    反倒是隔壁的几位大妈听到后,沿着这个话题,你一样我一语地唠嗑起来。

    “……我有个亲戚的女儿就在云海市的安全银行上班,一年能赚二十万呢,但比起房价,这点工资什么都不是了。“

    “我有个亲戚也在那边,快三十岁了,公务员,就是工资不是很高……”

    “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在想什么,三十岁了也不结婚,总以为自己很年轻一样……要不撮合一下?”

    “他们要是互相喜欢自然是最好的,主要还是得自己谈得来……”

    大妈谈起自己嫁不出去的亲戚,总是这么滔滔不绝。

    也正是这些嘈杂的声音,给市井小巷增添了一份独特的人烟气息。

    当然了,这些大妈对陆一鸣这种外地人,大概率绝对看不上的,他们只喜欢本地土著。除非又帅又有钱,才如得了她们的法眼。

    陆一鸣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妈。”

    “什么事?今天不上班了吗?”

    陆一鸣连忙打了个哈哈,他现在签署了保密协议,又不能够说实话。如果说自己已经辞职,肯定会被骂地狗血淋头:“那什么……我可能要去国外出差几个月,那边的通讯费很高,一分钟电话好几百,这一段时间就不能联系了。”

    老妈怀疑的说道:“去国外?你那公司还有国外的岗位,不会是骗子吧?你的英文能及格?就凭你?”

    陆一鸣硬着头皮道:“我还会骗你?一个国外的项目怎么可能是假的。反正已经确定,今天就要去了,这一趟下来能赚很多钱!英语我怎么不会了,  !”

    陆一鸣的老母还想说点什么,父亲的大嗓门已经从电话中传了过来:“……你帮不上忙,就不要耽误他的前途,我们又帮不了什么,还不是得他自己闯?你在这里怀疑个屁!”

    “我是担心他被人骗到菲律宾打黑工,然后一辈子回不来!”

    陆一鸣随口胡扯:“放心吧,有正儿八经的护照的!打什么黑工啊?”

    打完电话后,默默吃完了自己的早餐,乘坐大巴车,前往云海市。

    略微有点激动。

    云海市是一个高度发达的沿海城市,人口大概在一千五百万,是大夏国的核心城市之一,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

    到达站点后,陆一鸣又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市郊。

    这里是一个特殊区域,远远能够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正在放哨,看到这严肃的一幕,陆一鸣心中不禁紧张起来。

    “小哥你什么人啊?这地方一般人不让进,还不允许拍照呢。”出租车司机好奇地问道,“没几个客人来到这里,我开车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做什么的……”

    陆一鸣笑着说道,“我说这里是研究原子弹的,你相信不?”

    “原子弹?人才啊……”司机缩了缩脖子,帮他从后备箱中取出行李。

    一位士兵在门前拦住了他:“站住!做什么的?这里不允许非工作人员进入。”

    陆一鸣递上自己的卡片以及身份证。

    这位士兵用仪器扫描了这些证件之后,又对着他的行李以及全身上下通通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挥了挥手。

    “面试者吗……跟我来吧,在这里不能随意使用手机等数码产品,不允许拍照。涉及到保密,手机最好关机。”

    “好的,没问题。”陆一鸣配合的关掉了手机。

    这一栋大楼里边的安保设施相当严格,一连通过了好几道不同的检查关卡,陆一鸣才进入一个三十来平方的房间当中。

    圆桌边坐着几穿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为首的一位中年女士脸色严肃地说道:“陆一鸣先生,你好。你的身份档案政治审查基本上已经通过了,这些资料如果无误的话,请在这里签署自己的名字。”

    陆一鸣翻看了自己的档案,包括自己从出生开始,一直到大学的个人档案,其中包括学校里的成绩,获得的奖状,表现好坏,还有第一份工作到底是什么,什么时候辞职,个人财产等等,绝大部分的信息都被扒了个底裤朝天。

    这些档案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又不是国外的间谍,没什么见不得光的。

    再接下来的文档中,还有自己直系亲属的资料。

    父亲陆国强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钳工,在一个锅炉厂上了一辈子的班,虽然工资不怎么样,总体还算安稳,还是国企工作人员;他母亲傅雪是一位人民教师,也已经到退休的年纪了。

    无论是家庭层面,还是个人经历,他和千千万万的普通人差不多,甚至没有出过国。

    如果不是觉醒了超能力,陆一鸣实在是平凡地不能再平凡了。

    平凡自然也是一种好处,在这种情况下,政审自然很容易就通过了。

    “对了,我的船票,有着落了吗?”陆一鸣在文档中签署名字的时候问道。

    即便他并不知道所谓的船票具体有什么用,可潜意识中,还是对这个问题非常关心。

    为首的这位女士淡淡道:“你放心,欠你的不会不给。只要你带回来的那一颗大眼珠子被确认是诡物,不会不给你的。”

    “好了,请演示一下你的超能力。”

    陆一鸣从口袋中取出一枚硬币,发动超能力后,硬币悬浮了起来。

    看上去就如同魔术表演。

    “能够悬浮的最大质量是多少?”

    “大概在一百二十克到两百克,看个人状态。”

    “最大的操控范围?”

    “十米左右,越远的距离能够悬浮的质量越小,十米的范围,只能够悬浮一根针。再远的地方就更小了,几乎等于零。”

    这位中年女士点了点头,又和周边的几位技术人员交流了一阵子,在档案中记录下一行文字:“在发动超能力的过程中,仪器检测到微弱的人体电磁波,疑似金属操控的特殊能力……”

    “潜力等级……未知。”

    陆一鸣始终将自己的超能力说了一小半,因为他悬浮物质的能力,本质上是意念附身。

    唯有意念附身了的金属,才能够被悬浮。

    而意念附身在电子产品上边后,能够偷窥别人的隐私,很容易遭人反感。

    另一方面,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的超能力虽然不强,但也不像表面那样鸡肋,在某些情况下还是有一点用处的。

    陆一鸣现在只想抱国家机关的大腿,在这个越来越奇怪的世界中好好地活下去,偶尔接受几次任务倒是没问题,但如果一天到晚冲锋在第一线玩命,还不如不拿这七位数的工资……

    反正能苟一点,还是要尽量苟一点。

    这就是他的天然想法。

    没想到,这个研究所还真的没有察觉到他的超能力究竟是怎么样的,被他蒙混了过去。

    这也说明研究所对超能力的研究,的确不深入。

    政治审核通过后,再接下来是心理学测试,房间中有着一位载着眼镜的年轻人,看上去相当和蔼。

    “名字,性别,年龄。”

    “陆一鸣,23,男。”陆一鸣略微有点无奈,这些东西不早就知道了吗?

    他有点不确定,是否应该将自己经常产生幻觉的情况告诉医生,如果如实相告,是不是会影响到自己的面试成绩……

    “你是否觉得一天之中,早晨最为美好?”

    陆一鸣道:“看着办吧……如果睡过头,上班迟到了或者做了噩梦,早晨最不美好。但如果今天就要发工资了,早上肯定美好。”

    “与异性亲密接触时,是否与以往一样愉快?”

    陆一鸣愣了一下,作为一条长久宅在家里,独自训练超能力的单身狗,他似乎好久没有接触异性了。

    不知道昨天接触金莉莉算不算,可是昨天他慌的要死,每一秒都在担忧自己的小命,怎么都不可能产生任何愉快的感觉吧?

    “不知道……我可能有点轻微的社交恐惧症,不太喜欢和陌生人交流。”

    “性生活呢?是否感兴趣?”

    “唔……没有性生活。”

    “一个星期自我安慰多少次?”

    陆一鸣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心理医生,搞什么鬼,连这种东西都要调查吗?

    似乎看出了陆一鸣的疑惑,这位心理医生笑着说道:“请不要担心,这个房间内所有的谈话都是保密的,请你如实相告。要知道超自然事件接触的多了,很多人都会产生心理疾病,包括第二人格的产生,性倾向的改变,反社会人格等等,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所以在这个研究所当中,像我们这一类人一般不接触超自然事件,只为接触超自然事件的超能力者服务。”

    陆一鸣沉默了一阵子,报出了一个数字。

    这些心理医生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