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离婚吧我仇富唐初露陆寒时全文免费阅读

正文 第965章 时露番外4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那个故事里面,有一个人一直没有出现,那就是唐初露的生母。

    那个让她的父亲宁可跟柳家断绝关系,也要相守的女人。

    原本应该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却迟迟等不到出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唐初露的脸色沉了下来,她从来没有和自己的那位生母见过面,甚至在今夜之前,她都不知道有那个人的存在。

    为她伤心难过是假的,却依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陆寒时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抚摸着她的头发,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她已经去世了,在你很小的时候。”

    意料之中的答案,唐初露并没有多少情绪,只有眼睫毛短暂地颤抖了一下。

    随即“嗯”了一声。

    如果不仔细听的话,连这句回答都很难听到。

    陆寒时在她的眉心亲了亲,“你还有我,还有唐甜甜。”

    他把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以后还会有这个小家伙。”

    唐初露对他笑了一下,“不用担心,我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妙,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是妈……不是她亲生的,没想到还真的不是。”

    她习惯性地打算用母亲这两个字称呼她,想到她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也就作罢。

    她们两个之间的母女情分早就以及消耗殆尽,倘若过去的那20多年,她对她还不错的话,她现在兴许还会有些为难。

    感谢她曾经那些所作所为,也感谢唐春雨的存在,让她对她们两个毫无半分愧疚之情。

    她本来就是一个心软的人,倘若她们没有对她那般残忍、那般不留余地的话,现在对她而言兴许还是一份负担。

    听了她的话,陆寒时无奈地勾了勾嘴角,“你倒是会给她们推脱。”

    唐初露叹了口气,“不这样能怎么办呢?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办法改变现在的局面,只能够想开一点。”

    陆寒时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能这样想也很好。”

    唐初露:“不然我能怎么办?

    在今晚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说实话我现在还有一些反应不过来,我是不是在做梦?”

    说着她就把男人的手放在了自己脸上,“你捏我一下,看我会不会痛?”

    陆寒时低笑出声,没有捏她的脸,大手缓缓向下去了该去的地方,“不然捏捏这里?”

    唐初露脸色一变,立刻就打开他,“你怎么这种时候还这么的……”她已经找不出形容词,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面闪烁着火光。

    陆寒时沉沉地看着她,就这么看着,一瞬不瞬,没有任何偏移。

    唐初露受不了他这样不经意的温柔,还有目不转睛的注视,好像自己被他毫无理由地偏爱着。

    仔细想想,她已经怀孕好几个月,陆寒时也就素了好几个月。

    虽然她怀孕让他很高兴,但在这件事情上是无比憋屈的。

    这个人有多衣冠禽、兽,唐初露是知道的。

    虽然科学上来讲,三个月之后是可以有一些温和的运动,但这三个月对于陆寒时而言也算得上是煎熬。

    每天晚上入睡之前,她都能够感觉到他的挣扎,为了不伤到她和宝宝,有的时候他甚至会先去洗个冷水澡,等她睡着了之后他也会松开她,背对着她入睡。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唐初露真的养得很不错,而且前段时间已经过了三个月的禁制,但陆寒时一直都没有提起,应该是怕伤到她。

    但看她好像并没有其他方面的问题,每天吃得好,睡得香,再加上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会手脚并用地抱住他,那些心思突然又活络了起来。

    陆寒时本来就喜欢对她动手动脚,还总是摆出一副清冷禁欲的样子,先前因为没有办法对她做什么,所以克己复礼,愣是没有再靠近唐初露一步。

    刚才故态复萌,唐初露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的心思,“你想做什么?”

    被她这么严肃的拒绝,好像在陆寒时的意料之中。

    他面不改色地抱着怀中的女人,“已经三个月了。”

    他在她的耳边压声说:“医生说过了三个月,就可以……”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出口。

    唐初露就知道他要说这句话,忍不住在他腰间拧了一把,“虽然已经三个月了,但还是会有危险。”

    “我可以轻点。”

    “你确定吗?”

    唐初露非常狐疑地看着他,“你告诉我你哪一次是轻过的?”

    “这一次就可以。”

    陆寒时说着,手又往他想去的地方去。

    唐初露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腕,“别闹了!”

    她觉得有些痒,本来是想严肃一点,但脸上却挂着笑,“我说真的,你哪一次不是说会轻一点,但每一次都不知轻重……你一上头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谁说的?”

    陆寒时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证明,“每一次的紧要关头,只要你开口,我都收着了。”

    唐初露听到他说的话十分愕然,“你确定你每次都收着了吗?”

    陆寒时莫名有些委屈,“当然,我难道是那种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不在意你的想法的人?”

    唐初露一瞬间哑口无言,只觉得肯定是哪里出了错,不然为什么她和陆寒时的认知竟然有这么大的偏差?

    他竟然说他每一次都收着了?

    那这个男人不收着的时候又是一副怎样的模样?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却敏锐地被陆寒时捕捉到这个小动作,忽然抵着她的下巴,在她耳边缱绻地问道:“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想我,嗯?”

    他仿佛是诱哄一样的声音,让唐初露被烫得一个激灵,往后退了一下。

    陆寒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不许她有半分的迟疑,“告诉我,想我吗?”

    唐初露抵着他的怀抱,被他抱得严丝合缝。

    在这样的眼神下,她只能垂下眼眸,诚实地回答:“想,但是不可以。”

    话音落下,本来以为这个男人会很难缠,却没想到陆寒时只是低低地笑了一声,仿佛很满意她的回答。

    随即收回了手,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睡吧。”

    唐初露愣了一下。

    就这样这么简单?

    她还以为陆寒时怎么也得磨她一会儿,就算不会真刀实弹上阵,也会逼着她给他纾缓什么的……以前他不就是这样?

    晚上怎么也不肯睡,磨着她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永远都不知道满足。

    现在竟然这么好打发?

    见她还睁着眼睛看着自己,陆寒时警告地把手放在了她的后背上,“怎么,你好像很希望发生点什么?”

    唐初露连忙闭上了眼睛,“快睡吧……”她一副生怕发生什么的样子,让陆寒时低笑出声,最后还是没有再逗她,“晚安。”

    “晚安。”

    ……只不过是一个晚上,柳老爷子就已经把那些事情处理妥当。

    从陆寒时那里,他也明白了唐初露的态度,除了默默收拾好残局之后,他也没什么资格去她面前要一个说法。

    如今能够做的就是等待她能够接受这件事情,之后再做打算。

    一夜之间,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唐初露浑然不知。

    她安心地窝在男人的怀中,两个人相对而眠,对发生的一切都置若罔闻。

    无论多大的风雨都没有办法侵袭她半分,好像这世间上所有温馨宁静都落在他们之间。

    只要有他们彼此在,再大的风雨都没有办法淋到她。

    醒来之后,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唐初露的表态已经很明确,她想知道的信息也差不多都从陆寒时那里得到,那些细节她现在还不愿意去探究,只要知道大概的真相就已经足够让她面对。

    而她表现出来的坚强和淡然,也让陆寒时对她有了新的认知。

    她一向都有很强的生命力,现在看来从前怕她难以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实而隐瞒她,倒显得小看了她。

    唐初露可以让自己很快地接受真相,却永远没有办法接受谎言。

    等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已经经历过许多,没有办法带着这些缺憾,回到当初还未作出选择的时候。

    不过现在也很好,总归还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唐初露起来的时候,陆寒时已经做好了早餐。

    这段时间她的吃穿用度基本上都要经过男人的双手。

    事无巨细,全部都是陆寒时在打点。

    看着他忙进忙出,唐初露都觉得累,“不是找了阿姨吗?”

    陆寒时拿着牛奶坐到她面前,递到她嘴边,“阿姨能有我做得好?”

    唐初露笑了笑,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陆大总裁应该是在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现在好像有些大材小用?”

    “我并不觉得是大材小用。”

    陆寒时看她喝完之后,拿起手帕擦了擦她嘴角的奶渍,“这世界上也就只有我能够把你照顾得这么好,难道不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唐初露脸一红,“说得我跟个国宝一样……”“也差不多了。”

    唐初露不说话了,低头吃早餐。

    这个男人现在说起这些话来信手拈来,不像以前一样,什么想法都藏在心里。

    唐甜甜已经送到夫人那边去,这两天陆寒时打算和唐初露过二人世界。

    吃完早餐之后,他起身收拾了餐具,然后拉起唐初露到楼下去散散步。

    唐初露看着他已经穿上了风衣外套,还给自己拿了保暖的衣物,全副武装的样子,不像是只去楼下散散步,挑了挑眉,“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什么阴谋在等着我?”

    陆寒时面不改色地牵起她的手,“你想多了。”

    等唐初露换好衣服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下意识地把手放在了她的口袋里,突然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眉心一跳。

    掏出来一看,果不其然——唐初露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说是去楼下散步,该不会散着散着就散到了民政局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