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修佛传记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六章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前辈你看!你看!我这是冤枉啊!你看这衣角上面的痕迹!这绝对就是有人扯着我进来的。”

    “小子闭嘴!别说话了!我看这里面有点意思啊!你闻到了没有?一股子血腥的味道?这是血的味道。”

    “不会吧!我们都已经这么小心了,还能够撞上这狼人?这狼人不是说白天的时候不会有增益效果加持吗?没有增强也敢跟我动手了?这太目中无人了吧!在哪里?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求求你了!恒仏!你就别说了好吗?我这刚刚是有点线索了就全部给你打断掉了。我说这里的血腥味道还不是那种我们前面所感知到那一些。估计不是狼人,这房间里面也是一清二白的似乎也没有太多危险了。赶紧起来看看情况吧!这地方我看着是有点邪门啊!不仅仅能够压制神识还能够阻止灵力流动的。意思就是说法术都能够限制住的。暂时没有危险但是你小子看清楚在行动,如此高深莫测的一个法阵来说估计也是有高人在场的,提前有一个心准备吧!”

    “收到了前辈!你刚才说这一股子血腥味,但是也不是鲜血的味道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这个事情。就好像是说当初我们遇上狼人行凶的时候,伴随这这些家伙出现的时候总是会有一股血腥味的。但是这种血腥味又不太像是我们所能够理解到。好比是说狼人身上的是流动的鲜血味,有一个湿热的问题。而这里恰恰相反的就是说冰冷血腥味道。所以我觉得这家伙虽然不是狼人也是跟狼人同流合污的存在了。看看这附近有没有门路能够出去吧!”

    恒仏不由自主将双刀抽出来了,这镭射灯就照着自己,无论自己去哪里都能够锁定自己。这个是让自己有点心烦意乱的。高高在上的镭射灯也就仅仅能够照亮自己附近的环境而已。就像是禹森所说的,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自己原本在街道上已经是被狼人们盯上了。如果说自己现在出城的话,这天黑之后狼人一定会扑上来的。在城邦里面似乎就瓮中捉鳖了。所以恒仏的意思就是说躲进这个法阵里面的话还不一样是坏事的。

    正当恒仏觉得这地方是不是一个异度空间的时候,自己都想要放弃说搜索了。也有可能说自己误入了别人的圈套里面的。自己就在这里待到下一个天亮的间隔日之后,在白天自己的赶路时间来说这些狼人追捕自己的话实在是太费劲了。这些狼人也只能是在这种乡村的小城邦里面活动的,这要是杀人犯法的事情去到这平原地带的话一定是会被处罚。所以正常来说越是往这平原跑的话这些不入流的邪修基本上也荡然无存的。

    “是有这一股血腥味的!但是……会不会是说我身上的印记啊!”

    恒仏还在排查身体情况时候这边好不容易终于是等到了一句咳嗽的声音了。

    “谁?是谁在里面?鄙人恒仏误入此地,请望道友见谅。道友指出道路我这就离开!”

    “且慢……道友且慢!”

    恒仏听见这且慢两个字整后背直冒冷汗的。手上的刀就时刻准备着了。别人在暗处,要是偷袭自己一下也完全没有问题的事情。只是听这家伙的声音来说自己这边还真的是有点想不明白的,这家伙似乎好像也没有这么地有底气啊!

    “咳咳……咳咳……。不不……道友误会了,是我这边的不好是我这边的不对,的确是我这边的失误啦。是我拉你进来的,其实我就是……”

    这家伙只是说句话就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的了,这一定是有问题啊!恒仏隔空大喊着,这家伙竟然并不是这么的健康的话,自己这边就显得底气足一些了。这输人不输阵气势上一定是不能够输的。

    “还请道友出来说话!”

    这过来一会咳嗽的声音也没有了,镭射灯也消失了。一下子带自己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的。映入眼帘的就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只是好奇就是说这房间的装饰怎么都是红彤彤的,红色的杯子,红木的家具,红色宝珠就悬挂在这半空当中。这就是一直让自己睁不开眼睛的镭射灯?看这房间也只是简单十来方而已,为何就是说恒仏一直都走不出去呢?原来就是这个地毯,会跟着自己的步伐主动调整让营造出来的假象让自己在前进的,其实就是原地踏步的说。看这房间的装潢来说应该也是一会客厅了。只是说把自己带进来这里是干嘛呢?这走廊的尽头就有一黑乎乎的人影,看着这外形轮廓来说就知道这家伙骨瘦嶙峋了。

    能够看到这家伙的一只手还支撑着墙面的。那就是说这家伙是病秧子了,那就没有威胁了吧!只是禹森刚才不是说了吗?这地方机关重重根本就不会是一个低阶修士所能够控制下来的吧!

    “我还以为什么大人物呢!恒仏别怕只是一个炼虚初期的小伙子而已。而且看这个健康状态似乎也不太能行的。你还是有机会逃跑的。别怕!”

    恒仏一下子胆气就上来了:“你这是?你抓我进来干嘛?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不好意思忘记介绍自己了。我……我叫菲拉基米尔!”

    果然是出自己所料的,这家伙的名字也是很是出乎常理的,正常来说吧!就像是自己在普烈大陆遇见马先生的时候,就已经是解释到了。其实除了安塔尔的中原修士之外其余的修士名号或者是名字都会比较长一些的,而且都比较匪夷所思。他们的名字没有具体意义,但是也是当地一种语言形成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