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数据修仙

第2070章 不接受(三更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冯君这话一出口,大家就都惊讶了,人家都放过恩怨,只求收敛尸身了,你还不同意?

    颐玦真仙心里也有点纳闷,但是她脸上没什么表情——我挺的人,我肯定支持到底。

    元婴树妖气得笑了,它觉得冯君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是因为有颐玦真仙在撑腰,于是它看向她,“颐玦道友,不是不给你面子,是他不把我当回事……我这个要求过分吗?”

    它要是再耍横,颐玦真仙真不吃那一套,肯定帮定冯君的,但是现在它告状了,她就看冯君一眼,“如果是材料欠缺的话,有多少算多少,我帮你做主,这事儿就算完结了。”

    冯君手上的红木精元婴材料,别说在昆浩了,在天琴也是抢手货。

    红木精的本体很大,他收集了很多,但是如果不是想要炼制木系真宝的话,三五个人用不完,出售一部分换取灵石或者其他材料,那是很正常的。

    颐玦真仙觉得他还不回去囫囵尸身了,就想着帮他说一说情——不管是谁先动手的,反正是你杀了对方,而对方家长找过来,现在也不说报仇了,就想把尸首带回去,这不过分吧?

    咱们现在还一半回去,也算是个心意,哪怕只还一条胳膊回去,也是尸身不是?

    但是冯君不是这么想的,他跟这个元婴树妖势不两立。

    杀了对方一个元婴,人家又找过来一个元婴,这仇原本就够大的了,而且这个元婴过来,非常地狂妄,无视白砾滩这么多金丹出尘,直接投影在空中——人家就不拿他当盘菜。

    最让冯君生气的是,那厮直接出手,想要抓走土灵……土灵那是随便能抓的吗?

    他说土灵来自师门之类的,这都无所谓,夺自红木精……可以是师门出手了,解释起来都不难,最让他耿耿于怀的是……土灵正在给他牵引灵脉呢。

    正在工作的期间,土灵被抓走了……也许对元婴树妖来说,这不是大问题,抓走一个土灵而已,但是对冯君来说,这是很大的问题——我的灵脉正牵引到一半啊!

    土灵的生命周期很长,一生可能牵引无数条灵脉,甚至成年期的土灵更注重打造灵地。

    但是对冯君来说,他生命中修建的第一条灵脉,被人无缘无故地打断,这有点不能忍。

    更重要的是:有什么火气,你冲我发泄,这个好商量,随便对其他目标出手,还不考虑轻重和后果,这就太不合适了。

    今天你能对土灵出手,明天就能对喻轻竹出手——对于元婴树妖来说,这两者应该没有任何的区别,或许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是金丹期,一个是炼气期。

    貌似炼气期更好对付一些。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尸身啊……我不给,凭本事赢来的战利品,为什么要让出去?”

    颐玦真仙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目光中有些许的不解。

    元婴树妖是真的恼了,它也能感觉到,颐玦真仙有点息事宁人的心态——都是元婴高阶,不会把心思放在这种小事上。

    这只小蝼蚁这么不识趣,它就恼了,“我都不追究你罪责了,你依旧不知道珍惜,莫非觉得……树族真的可欺?”

    灵木一族都是自称“树族”,但是这个称呼真的有点笼统,里面纷争颇多,一般时候不会这么说,但是涉及大义的时候,就需要这样的说法了。

    冯君根本不理会这个逻辑,“这位真仙,我不反对你追究我,不过……你能进昆浩来说事吗?什么都没说清楚,就遮蔽了我白砾滩的天空,合适吗?”

    “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元婴树妖的态度很明确,上级位面来的,就有这样的自信,“你们昆浩,我进去没有意义,你出来跟我谈呀。”

    昆浩的界域屏障,真的还是很厉害的,它就算进了昆浩,也发挥不出太大的威能,还不如在界域之外的某个夹层空间里,隐隐地施加压力。

    冯君懒得跟它争,抬头看一眼,“你现在离开吧,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也不计较。”

    他这么说,心里也有点郁闷——当初是那只红木精不知死活主动偷袭我,老的来了,也是不管不顾地出手,现在想拿走我凭本事收集到元婴材料,还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

    但是元婴树妖不答应了,它沉声发问,“颐玦,你就任由他这么放肆吗?”

    颐玦真仙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不过她还是表示出了态度,“我说了,此事由冯小友决定。”

    她没说支持,也[海棠书屋 ..]没说不支持,但是从话意上感知的话,她不会坐视冯君被欺负。

    元婴树妖气得冷哼一声,“看来只能闭锁此处空间了,颐玦道友,我倒不信你能一直待下去,你离开之际,就是他亡命之时。”

    说完这话,空中的树影逐渐消退,直至完全看不到,不过感知特别敏锐的修者能感受到,元婴的气息依旧存在于夹层空间中。

    这是要蹲守了吗?冯君笑一笑,又摇摇头,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将红姐他们送回去。

    颐玦真仙也收起了气息,闪身进了元婴行在,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冯君,为什么不答应那个看起来还算公道的条件。

    她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但是别人就不一样了,婉扬真人和牧石真人前来求见冯君。

    身为白砾滩守护的婉扬更是直接发问,“冯山主,那元婴树妖已然退了一步,不再追究你诛杀红木精一事,只求一些残破尸骸,为何不答应了它?也算是皆大欢喜。”

    冯君不以为意地摇摇头,“若是它一来就这么好说话,我将一些材料还它也是无妨,但是一来就这么气势汹汹,动手也是随心所欲,我却是不惯它这毛病。”

    颐玦真仙虽然进了行在,但是还在关注着外面的动静,她原本以为,冯君可能是舍不得那些元婴材料,现在听说是一口气儿不顺,于是微微颔首——倒不是眼小之人。

    牧石真人也有这样的猜测,听他不是贪财,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心里想的也是息事宁人,而且因为婉扬真人已经登记了守卫的身份,所以她还不合适出声劝解——这很容易让人认为她是贪生怕死。

    那么劝解的话,还就是他来说最为合适,“冯山主,我觉得它倒也未必是有意,元婴行事,本来就比较肆无忌惮,出手狠辣一些,也能镇住不少人,凭空省却很多麻烦。”

    他这话的逻辑也没错,但却是忽略了一点,冯君就毫不犹豫地指出,“它来的时候,是要置我于死地的,只不过颐玦真仙在,它没有得逞而已。”

    “这也正常了,”牧石真人苦笑一声,“就算真仙不在,冯山主你也不是那么好杀的,身为修者,遇到这种转折很正常,谁也不可能永远都是打打杀杀,能解决了问题才是正经。”

    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感觉不像是七上门的修者该说的话,你们平时也这么和气吗?哦,我知道了……你是担心我打不过它,被它杀了?”

    “也不是怕你被杀,”牧石真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可从来不敢小看你的战力,问题是它蹲守在这里,很折腾人啊,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先让它守着吧,”冯君摇摇头,面无表情地发话,“看它能守到什么时候!”

    其实在大多数人看来,元婴树妖来势汹汹不假,但是认出颐玦之后,它态度的转变还是很有逻辑的,提的要求也算有诚意,冯君不肯答应下来,反倒是有点张扬了。

    有人以为,他是仗着有颐玦真仙在身边,但是颐玦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冯君没有倚仗她的打算,他似乎有别的底牌。

    事实上,大部分人也感受到了,冯山主是要争一口气,也就是说,人家是真的有底气。

    澹台家的两个金丹就在商量,要不要汇报族中元婴老祖,前来拿下这只树妖。

    元婴对战的风险相当大,不过树妖的话……那可一身都是宝啊。

    金丹高阶有点迟疑,因为树妖真的有“树族”一说的,悄悄地杀一个倒也不打紧,众目睽睽之下这么杀,确实有可能引起其它树妖的愤慨。

    金丹初阶却是建议,没必要通知族中真仙,“不是都说冯君有靠山吗?咱们这次就看一看,他到底有什么样的靠山。”

    冯君哪里有什么靠山?他之所以回绝对方,一来是气不过,二来……有点别的操作。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颜雨汐稳固了金丹气息,走出洞府之后,冲着空中一抱拳,大声发话,“松柏峰颜雨汐,见过树婴真仙。”

    她已经完成了抱丹,雷劫都过了,稳固境界的阶段,神识可以适度外放,所以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出来就要叫板元婴树妖——你胡来的时候,我正在稳固境界呢!

    元婴树妖哪里会理会这么一个才抱丹的小家伙?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颜雨汐也知道,应该是这种结果,她并不气馁,而是继续大声发话,“真仙想必也看到了,这里是人族修者抱丹的场所,前辈不问青红皂白地出手,可曾想过人族修者的怒火?”

    (三更到,月底加更求月票,还有二十七个小时就下一个月了,有月票的就投了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