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松鼠也有买东西。

    看着大家都围着荆棘雀取货,它着急地在大元巫的肩膀跳来跳去,甩着蓬松的大尾巴从右肩电窜到左肩,又从左肩跳到右肩。

    “吱!”

    大元巫含笑道:“去取你的东西吧。”

    小松鼠登时高兴地一个纵跃,从大元巫的肩膀上跳了下去。

    骨塔高耸入云,坠落的小松鼠却丝毫不惧,慢悠悠地张开小小的四肢,让风带着它往下落。

    因为小松鼠体重轻盈,从高空降落的速度缓慢,坠落到地面后冲击力很小,落地后它连缓冲卸力的动作都没有,直接蹦跳着去找荆棘雀取货。

    它购买的东西是一小袋糖渍松子仁。

    “哦,是你啊。”

    涂山酋长见小松鼠来了,眼睛一亮,笑呵呵地取出那一小袋用蚕丝布袋装着的糖渍松子仁,将它交给小松鼠。

    小松鼠用尾巴扫了扫涂山酋长的手心,当作打招呼,然后低头用两颗大板牙咬住蚕丝布袋。

    涂山酋长还想跟这小家伙说什么,但一个眨眼的功夫,真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眼睛一闭一开,原本站着小松鼠的地方就空空荡荡了。

    小松鼠速度很快,在人群中穿梭时就像一道闪电,叼着心爱的糖渍松子仁,它高高兴兴地返回骨塔底下。

    小松鼠没有爬骨塔的意思,返回骨塔底下后,仰头朝着骨塔顶吱吱地叫了两声。

    “呼”

    平地卷起了狂风。

    小松鼠被上升气准地卷到骨塔顶端。

    它蹦跳着窜上大元巫的肩膀,熟练地解下脖子上的活结,掏松子仁,蹲下起立,心满意足地用小爪子抱着松子仁簌簌啃起来。

    大元巫笑了笑,转身走向屋内。

    ……

    收到羲城寄来的东西,整个氏族都很高兴、

    其高兴的表现形式主要为食欲大开,还未到进食的时间,领地内的篝火就都一堆堆架起来了。

    有的蒸羲城米饭,有的煮羲城粉条,有的烤羲城馍。

    食物的香气飘荡在空气中。

    “啾啾啾!”

    荆棘雀们围在人的旁边,乖乖等待投喂。

    因为荆棘雀们按照不同的脚环颜色分派给不同的氏族部落送货,而脚环颜色一般不变,所以氏族和部落都把分给他们的荆棘雀当成自己所有物,会主动给它们投喂。

    氏族财大气粗,所以他们的荆棘雀都喂得圆滚滚的,实力提升极快。

    戾阳部落不知喂了什么秘方,他们的荆棘雀硬是比别的荆棘雀翅膀要长个半米,飞也飞得更快些。

    而恙部落养得荆棘雀最油光水滑,他们给荆棘雀喂一种特殊的虫肉,滋补之下,荆棘雀的羽毛亮得能反光,好像拔下一根来在油锅里涮上一圈能当猪油用似的。

    “啾!”

    一只娇小的荆棘雀蹦蹦跳跳地蹭到涂山酋长旁蹭食。

    涂山酋长从屋里拖出一只被冷巫纹冻得硬邦邦的巨鹿,放到这只荆棘雀面前:“喏,专门给你们留着的!”

    巨鹿被冻了很久了。

    乃是半年前凶兽潮的时候留下来的,一波凶兽潮过后,留下的凶兽尸体不可计数,他们吃不完,就用冷巫纹将那些可以吃的凶兽尸体冰起来。

    这头巨鹿冻得比岩石还硬,体表连同鹿角都覆盖着白霜,被曝露在炎热空气后,体表很快冒出一颗颗水珠,又往下淌。

    荆棘雀试探地啄了两下,竟然啄出金石相击之声,也见巨鹿被冻得有多硬。

    它着急地围着巨鹿跳起来。

    “啾,啾啾!”

    怎么这么硬!怎么这么硬!

    涂山酋长还有一众羲城战士哈哈大笑起来,有战士还指着它笑。

    “这指定是今年刚出生的鸟崽子,喙还软嫩着哩!”

    “哈哈哈,可不是,肉都啄不下来!”

    面对羲城战士们的无良嘲笑,小荆棘雀愤怒地转过身躯,用屁股以作抗议,过了会见他们还在笑,拍拍翅膀离开了,决定找其他人投喂。

    另一只大荆棘雀飞来,这是只鸟龄三年的老雀了,坚硬的冻鹿对它来说跟鲜鹿没什么区别,一啄就是一个血洞,鲜红的寒气森森的肉被一条条撕下来。

    羲城战士们转了话题,围绕别的聊起来。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今年凶兽潮袭击的频率降低了,死亡率也降低了,他们还能收到羲城寄来的东西,所有人都很满足,进食时也是说说笑笑的。

    欢声笑语中,谁都没注意那个隐在人群中的黑色身影。

    大陆之桥人太多太杂。

    别说现在这里有十二氏族八大超级部落外加一个羲城,就算是平时,同一个氏族内的人也互相认不全,看到不认识的面孔太正常不过。

    再者说,没人会提防人族。

    毕竟现在连敌对的超级部落都一个不落的和氏族联手,共同抵御灾难,他们还需要提防谁呢?只要是个直立行走的人,那就是他们的同类。

    于是黑袍人,也就是荆忌,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在氏族领地待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他悄悄离开了氏族。

    他去了各大头领兽的领地,他的身影就像风一般无声无息,只要他愿意,没有头领兽能发现他。

    挨个转了一圈后,他去了那片消失的替头蚴领地。

    原本繁茂的森林此时被焦土与新长出来的速生灌木覆盖,这里被大火焚烧过多次,连地里的土都被氏族的人翻起过煅烧一遍。

    替头蚴看起来已经彻底成为历史。

    但荆忌不信。

    数量如此繁多的替头蚴怎么可能消失得一条都不剩?

    于是他找啊找,最终在万里之外,又重新找到了替头蚴的踪迹。

    荆忌带着兴奋的笑意,仔仔细细地将那头被寄生的蜜獾剥皮拆肉,把藏在肉里的虫卵一颗颗扣出来,轻轻地放到罐子中,最后双根手指伸进它的脑子里,将那条肥壮的不断挣扎的替头蚴成虫抽挖出来。

    “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荆忌笑看着手中扭动挣扎的替头蚴成虫。

    这明明是条肥硕的,浑身布满脑浆的恶心虫子,但他注视它的眼神却充满了喜爱与赞叹。

    荆忌轻轻地将它放进半透明的水晶罐子里,隔着晶壁,看着它说:“你是个好东西,你知道吗?”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