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网游动漫 -> 漫游在影视世界

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你们一起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要打十个……

    十个……

    李钊呆了,门口站的众拳师同样一脸懵逼。

    只有在场的日本人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总之应该是很有意思的一句话,不然支那人不会全员噤声。

    “师父,我知道你恨日本人,可是……”李钊一脸为难,他看了那么多场战斗,还没有一位拳师敢挑战十个日本武士,要知道单挑和群殴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更多地是考验格斗技巧,而后者,要打赢必须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及超越普通人的身体素质,要么有句话叫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呢。

    “我要打十个。”林跃又重复一遍自己的想法,这次很大声。

    佐藤望李钊说道:“喂,他说什么?”

    “他说……他说……”李钊咬牙说道:“他说他要打十个。”

    这回轮到日本人吃惊了,台下一片哗然,有人双眼圆睁,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区区支那人敢大言不惭要打十个,当大日本皇军的战士是泥捏的不成?

    佐藤听说笑了,是被气笑的。

    “十个?我觉得他这是找死。”

    本来在围廊慢步的三浦忽然停住,看着演武场内的两个人。

    “十个?”

    李钊点点头:“十个。”说完还一脸责备地看了林跃一眼。

    要不要这么夸张?

    战十个很难吗?叶问都能打十个好不好?

    其实一开始林跃想说的是你们一起上吧,但是忽然记起叶问在电影里的台词,油然而生的恶趣味让他把人数生生砍了一半下去。

    三浦静静看了林跃两秒钟,望佐藤点点头,他倒要看看是什么给了这个支那人狂妄的勇气。

    “第五[ .b.]师团,第一班,第三班,第五班,出列。”

    演武场周围的日本武士起立,被三浦点到名的人迈步上前,摆出柔道的起手式。

    战斗即将开始的那一刻,林跃忽然举起手,示意稍停。

    就在佐藤认为他临战生怯,要更改格斗规则时,林跃摘下眼镜,走到演舞台边沿,放到不碍事的地方,然后返回刚才的位置,冲十名身穿练功服的日本武士招招手。

    “喝!”

    正前方两个日本武士做了个假动作,处于林跃右后方强壮的日本武士趁机一个飞踹,猛踢林跃后背。

    也没见他回头,只是耳朵稍稍动了一下,脚尖微震,身体退步半尺,踢脚紧贴肩膀而过,裤腿在衣袖上带起细小的折痕。

    当日本武士的小腿进入视野,林跃忽地两手一抬,抱住日本武士的腿拧腰转身,在地面力道和对手力道双重叠加下画出一道弧线。

    呜~

    啪~

    场上闪过一抹浮白,日本武士直接飞出场外,重重地撞在东墙,滑倒在地没了动静。

    又一个日本武士从侧面冲过来,他微微偏头,让过长拳,右肘往后面狠狠一戳,敌人嗷的一声惨叫,似乎肋骨碎了。

    这时林跃一个前蹬,把对面冲来的日本武士踹翻,借力后撤,抱住肋骨骨折的日本武士上臂弯腰用力。

    啪~

    肋骨才断,那人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还没等把卡在嗓子眼儿的气呼出,一只脚踏下,在他胸口一蹬,随着黑影凌空而起,前边某个人打着旋飞出去。

    闪身,击腋,拧臂,出脚。

    一个日本武士扑倒在地。

    标指戳喉。

    另一个日本武士抱着脖子跪地急喘。

    ……

    借力打力。

    下勾拳。

    左勾拳。

    鞭腿。

    半步崩拳。

    老猿挂印。

    左手劈掌,右手扱肘,再接一招鳄鱼摆尾,第九名日本武士飞出场外。

    当最后一名日本武士被膝盖一拐压在地板上无法喘气,手乱抓脚乱蹬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十合十躺尸。

    听从佐藤吩咐出列的十名日本武士没有一人是他半合之敌,场外的人只看到拳影交错,衣袂翻飞,反应过来时场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林跃在身下人后脑补了一拳后,站起身来。

    旁边几个日本武士在他脚底抱着受伤部位哀嚎。

    没有死人,不过都有骨折骨裂的情况,就算医疗条件能跟上,也要休养三四个月才能恢复战斗力。

    佐藤的嘴微微张开,没有想到那个商人真的很能打。

    三浦阴着脸朝下面的人使个眼色,门口的少尉拉开旁边房间准备拿米袋。

    “慢着,待会儿一起拿吧。”

    林跃扫视一圈台下咬牙切齿看着他的十几个日本人,勾了勾手指:“一起上吧。”

    李钊擦了一把头上冷汗。

    这个便宜师父真得又狠又凶,像少林洪拳武馆晁腾那个级别的洪拳传人,一口气打两三个日本武士就算获胜也是气喘吁吁体力不支的样子,他倒好,脸不红气不喘,就中山装多了些褶皱。

    “混蛋。”

    准备去拿米袋的日军少尉握着军刀走上前,台下的日本武士也都站了起来,他们听不懂汉语,但是认得林跃的手势。

    什么时候支那人敢这样藐视他们了。

    嘭!

    日军少尉前脚迈上演武台,后脚就传出一声枪响。

    外面的人吓得一个激灵,瞄了一眼二楼的佐藤,忙打量林跃站的地方。

    人不在。

    李钊离得近,看见地上多了一个弹孔。

    大约在同一时间,陡听日军少尉惨叫,然后是掠过演武场的一抹寒光。

    咻!

    哆!

    李钊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少尉配备的军刀扎进围栏那边的墙体好几公分,而军刀前面,是佐藤失了人色的脸。

    还在冒烟的南部十四式,兀自震颤的刀柄……

    画面有一种特别的协调感,佐藤的枪击居然被避开了,而那把军刀如果往右偏半公分,大尉的脖子怕是要被捅个窟窿。

    没人看清林跃是怎么做的,反正他躲开了,还给了佐藤一个死亡警告。

    如果这里不是日军司令部,还有许多佛山人在,佐藤会死吧?或许,应该,差不多。

    门口防备拳师的士兵举起手里的三八式步枪,而林跃掐住日军少尉的脖子一转,将其当成人肉盾牌面对日军士兵的枪口。

    想开枪偷袭?可能吗,就算跟日本武士近身肉搏的时候他都没有松懈,一直留意佐藤的举止,要不是时机未到,他早弄死这个电影里最恶毒的家伙了。

    “你们要干什么?”

    “卑鄙!”

    “输不起吗?”

    铁栅栏被情绪激动的拳师门晃得咔咔作响,那几名日军士兵手中的枪往后指指,又往前指指,一副不知道该防备谁的样子。

    这时只听二楼传来一道脆响,三浦一个大嘴巴子将佐藤打了个趔趄,夺走那把南部十四式。

    “这里是演武场,如果下一次我再看到你动枪……”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不过他知道佐藤能听明白,他虽然看不起支那人,认为他们是劣等民族,应当被大和民族统治和教化,但是武士道是神圣的,不容亵渎的,演武场就是比武切磋的地方,如果在这里枪杀对手,就是对天皇的不敬。

    “是,大佐阁下,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佐藤捂着被打的脸,毕恭毕敬地道。

    三浦看了一眼楼下情况,大喊一声“都放下枪”,快步走向楼梯口,来到一楼演武场。

    “放开他。”

    林跃稍作思忖,把日军少尉推到一边,冷冷注视着三浦。

    “你不是还想打吗?我来做你的对手,如果你赢了,可以把那个房间里的米都拿走。”三浦偏偏头,示意李钊把这句话翻译给林跃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