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诗剑飘香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女人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女人的刀并非一定是杀人的钢刀。

    有时候,女人的嘴也是一把无形的刀。

    杀人的时候不会带着血,却让一个人的血流在了心里,这样的刀才是最狠的刀,刀过无影,伤痛在心。

    李清手放开宁儿的一刻,这个姑娘已经无法忍受林媚儿的话语,她的脸色回到了寒冬。

    冬天的女人内心虽然是热的,但外表似如冻结的冰。

    “敢骂姑奶奶,你才是找死!”袁宁儿的火气回到了与李清的初次相遇。

    西域来的姑娘难道都是这么霸道?李清的手已经无法拦住想冲出去的宁儿,她的身手本来就不错。

    短剑已经离开了剑鞘,宁儿的眼睛里带着怒火,这把火可以燃烧起每个人的冲动。

    究竟现在拦住她,还是任由她冲出去?

    李清也不知道。

    女人的愤怒只有女人了解。

    站在木屋前的林媚儿听到了宁儿的话,红色的衣衫一闪,就如晚间一朵红色的云。

    可在宁儿的眼里,这朵云彩一点都不好看,她根本不是一个好女人,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婆子。

    无论多精彩的场面,李清都已经遇到,可每次遇到的都是男人之间的较量,在西村中他看到了宁儿的冷漠。

    她出手时,根本不讲武者之气,每一招都会置对手于死地。

    剑已经出手,短剑三分险。

    女人何苦要为难女人!李清只能摇摇自己的头。

    女人之间的较量,李清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们并不比男人逊色,有时候男人也为此感叹。

    来到木屋前的男人很多,谁都没有想到她们会为了一句话,而如此失去理智,这简直就是在玩命。

    女人的冲动实在有点可怕。

    小蝶轻轻来到了李清的身边,温柔的言道:“我想她一定是一个温柔的姑娘,却没有想到如此美丽的姑娘,会有这么大的火气。”

    李清叹了叹气,道:“遇到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福气,她的名号本来就带着火气。”

    “现在这句话似乎已经太迟了,她毕竟已经是你的女人。”小蝶看着外面,嘴里的话,让李清一怔。

    小蝶也是一位姑娘,她能说出这样的话,胆子确实比西域的姑娘还要大,而且句句都是大实话。

    李清快速闭上自己的嘴,在女人话多的时候,他学会了约束自己。

    “你猜猜她们谁会赢?”小蝶的话就是多,这也是女人的特别之处。

    李清依然闭着嘴,他不想回答这句话,他看着外面的两个女人,心中的希望只有一个,当然是宁儿快点赢。

    “她们应该用暗器,这才是她们的长处。”小蝶继续在说。

    听完小蝶的话,李清立刻想堵上这张多事的嘴。

    毒蜘蛛的手法已经够快了,宁儿的短剑在刺出,红色的衣裙不停地飘动,眼前的宁儿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林媚儿虽然火气很大,但此刻她并没有下毒手,她的心中似乎顾忌着什么,手中的暗器也没有发出来。

    宁儿或许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高手,短剑多次擦着林媚儿的身子,却被她灵活躲了过去。

    这个毒蜘蛛的心思李清看了出来,她并不想杀了宁儿,只是想用戏弄来嘲笑宁儿的冲动。

    宁儿虽然冲动,可小蝶的话她还是听到了,鲁莽中她忘了自己的飞刀,这个时候她还忘记了张帆的存在。

    张帆曾经用掌力就震飞了她的飞刀,她的飞刀还不是最快的刀。

    飞刀只是一把普通的小刀,袭击而出的时候,林媚儿的身子往后一扬,擦着她的鼻子飞了过去。

    张帆果然出手了,他的手掌一动,抓住了这把飞刀。

    他的右手很特别,有只铁做的手套,可以折断任何一把剑。飞刀在他的手掌中一折,立刻断成了两节。

    林媚儿的身子飞出了打斗的圈子,她瞟了一眼留在场地上的宁儿,口里道:“老娘走江湖二十年,还没有见过你这种不讲理的丫头。”

    “对你这个老女人,我还需要讲理?”宁儿嘴里喘着气,手中的短剑指向了林媚儿。

    风中传来了宁儿身上发出的味道,带着西域特有的一种香味。

    李清虽然已经熟悉这种味道,但是此刻他知道宁儿开始了拼命,因为在味道中李清闻道了汗味。

    李清的鼻子动了动,心中有点尴尬,这种味道自己只闻到了一次,可惜只是在一次无意的鲁莽之中。

    鲁莽的结果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他自己现在还不知道。

    此刻他只能有一种选择,走出来保护宁儿,站在她面前的三个人,都是一流的高手,他们若是真正出手,宁儿必定不会站在这个地方。

    李清走出了木屋,来到了宁儿的身边,轻声道:“你不该这么冲动,冲动的结果很残忍。”

    宁儿微微一笑,口中虽然喘着气,但人的火气还是降了下来,转身望着李清,柔声道:“在你的身边,我好像什么都不怕。”

    女人的冲动吓人,女人的温柔也很吓人。

    李清快速避开宁儿火热的眼神,看着林媚儿他们三个人。

    此刻一定还有一双炽热的眼睛从背后看着自己,李清不用转身都可以猜得到。

    “风流的李少主想英雄救美人?”林媚儿眼角上挑,对着李清在微笑。

    “今天这个日子一点都不好,死的人实在有点多,就不能放下手中的剑?”李清实在有点于心不忍。

    今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每次来到的人,都带来死亡的阴影,若是每天都活在阴影之中。

    什么样的生活肯定都没有意义。

    “该死的人迟早都必须要死,早一点比晚一点肯定要好。”花和尚手中拿出了黑色的念珠。

    来到了老孟与曲先生的尸体旁,左右转了转,嘴了‘啧啧’了几声,抬头望了一眼高迁。

    “你的仇人已经找到,现在只剩一个女人,你难道想杀一个女人?”花和尚言道。

    高迁慢慢道:“我肯定不会去杀一个女人。”

    花和尚又是一笑:“你们都是昔日的大侠,大侠最在乎自己的名声,杀一个女人,若是传到江湖上,肯定很丢人。”

    “除非这个女人非死不可,不然是个男人都不会出手。”高迁的话很实在,也很在理。

    没有一位自称侠士的人会去杀一个女人,这是女人唯一走在江湖中的保证,她们都会使用男人们的这个弱点。

    “今天来到这里的好像都是大侠?”林媚儿的话题接的很快。

    她是一位女人,一位聪明的女人。

    “好像就我算不上。”花和尚叹了叹气。 他在回忆自己的过去,一定再有名的侠士,若是背叛了自己的朋友,必然也无法承担起侠士二字。

    “你很聪明,怎么会不算?”林媚儿有点不明白,她又问到。

    “若是一个人,活到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一个老朋友都没有,自己还敢称作大侠?”花和尚的话非常的伤感。

    站着的男人们没有一个人吱声,他们或许没有一个人可以为这句话做出争辩,这就是男人的一块软肋。

    “现在的你变的好聪明,我好像看错了你。”萧泪血看着花和尚笑了,他仿佛很了解自己的这位老朋友。

    李清转头瞧着这两位奇怪的人,他们本来就是老朋友,花和尚的过去,萧泪血必然了解。

    就如已经受伤的江书生,他是萧泪血的朋友,在危险的一刻,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什么才是正真的老朋友?

    他们之间是否也相识?李清无法去问,他们之间的或多或少,必定存在着别人不知道的故事。

    “现在你可以问问你的弯月,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花和尚突然提起了张帆,这也是萧泪血的人。

    “其实他早就在怀疑着我,只是没有说出来。”李清听到了张帆的这句话,李清心里一怔。

    他想起了萧泪血昔日的话,在他的护法中有一个人已经背叛了他,这个人出卖了断臂的秘密。

    萧泪血勉强一笑,对着张帆用审视的目光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番,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朋友之间的背叛,最让一个人伤心,无语的沉默,是心的表白,可它无法代表内心的折磨,就是现在说出一句话来,事实已经无法改变。

    “你也在西村,刘大麻子你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李清却很好奇,他想知道这一切。

    无论现在的张帆怎样欺骗了萧泪血,他们之间的恩怨,只能有他们去解决,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有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是鬼门的财神,我必须知道他的身份。”张帆回答的很认真。

    “你来自西域,幽灵在江南,你们的关系很特别。”李清道。

    “有一些事,你还是不知道最好,知道了反而有点不太好。”张帆没有回答他与幽灵的关系。

    “西域来的人实在有点多,难道他们都与你一样?”李清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又问到。

    “这个故事本来就发生在西域,他们来与不来,事情都会发生。” 张帆的话李清心里一惊。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是一个奇怪的人,来到江南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好像消失在了江南。

    “宁儿姑娘应该回西域,江南一点都不好。”张帆忽然对宁儿说了一句话,他对宁儿的了解好像很对。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用不到你替我操心。”宁儿不喜欢别人来教训她,她现在身边有了李清,她变得很霸道。

    “你们是指腹为婚,这个我差点忘了。”张帆提起了很旧的一个话题。

    在李清的感觉中,正是因为这句话,自己的世界才开始改变,若是不知道这句话?

    自己或许还在百胜赌坊中安静得喝着茶,每日看着赌徒们高高兴兴地走进来,垂头丧气地走出去。

    风有点冷了,多余的话已经变成了废话。

    男人的刀可以出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