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诗剑飘香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生死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曲先生、林媚儿、老孟三个人闭上了嘴,眼睛直看着李清手中的剑,在一瞬间他们似乎明白了自己今天来的真不是时候。

    李清缓缓道:“我从来不喜欢随便杀人,除非这个人。。。”

    曲先生忽然提高了声音,大声道:“难道你还想杀了我们?”

    李清的脸上毫无表情,对待这样的人,他的心中只有仇恨,面对着曲先生李清冷声道:“该死的人必须死!”

    曲先生的哑嗓子憋了片刻,道:“早就听说你的剑最快,今天我倒想看看,你的剑到底有多快?”

    李清冷冷地言道:“我的剑出鞘的一刻,这辈子你都不会再抽上旱烟。”

    年轻人都喜欢话大,年纪大的人虽然懂得深沉,但年纪大的人不会相信年轻人的话,曲先生很想证明自己的想法。

    “这把烟陪了我好多年,真是可惜了。”曲先生看着自己的大烟杆子。

    李清却叹了一口气,冷声言道:“能杀人的东西,留在手里就不是个好东西。”

    “到底怎么样才能算个好东西?”曲先生的脸色虽然很难看,可他的嘴依然在问。

    这个人的话实在是有点多,李清本来不想再说话了,可对这个话都说不清楚的曲先生,他还是忍住了自己冲动的底线。

    “不论什么东西,若在好人的手中,它就是个好东西,假如拿它的人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李清不想说完自己的这句话。

    “你说我不是个好东西。。。”曲先生的脸开始扭曲。

    李清‘呵呵呵’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个,我好像没有说。”

    话虽然很含蓄,但是个人都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曲先生应该不是一个傻子,他比木屋前的任何人都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大烟杆子在手中握的直响,眼睛瞪的更大,他压根不会相信这样的传说,再快的剑,它也必须离开剑鞘。

    时间之差就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对一个高手来说,就是一次失误,曲先生似乎发现了这个机会。

    大烟杆子瞬间举起,空气中顿时飘出老烟杆子中烟油的味道。

    曲先生的哑嗓子一声喝,手中的烟杆子犹如判官笔般刺向了站着的李清,但闻到的只是烟油味飘过,人还没有来到李清的面前。

    刺出的大烟杆子停在了空中。

    剑是什么样的剑?

    没有人看到,谁也没有看清楚这把剑如何出鞘,人站在地上不动的时候,所有的人屏住了呼吸。

    曲先生的脚只迈出了一步,喝声也只发出了一半。

    好快的剑!剑过无声。

    瞪大的眼珠子告诉了这里的人,他死都不会相信世上真有这么快的剑,手中的烟杆子慢慢松开,掉在了地上。

    李清冷冷看着这个人,冷声道:“我已经告诉了你,在我出剑的一刻,这辈子你再也没有机会去抽旱烟。”

    曲先生的双手捂在了脖子上,他想张开自己的嘴,可惜烟嗓子中什么样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张大的嘴,每动一下,他的手指中都会渗出鲜红的血。

    一只手松开了脖子,手指指着李清,仿佛想说出什么,人却轰然倒在了地上,什么话也没有留下。

    李清转过了声,看着剩余的两个人,这两个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老孟的脸上流出了汗。

    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是这样的可怕,在他的世界中,每次遇到自己要杀的人,宛如落在案子上的鱼儿。

    他的手掌一拍,不管多大的鱼儿,立刻会晕倒在他的桌案上,手中的刀飞快的在旋转,他喜欢看到鱼鳞飘飞的一刻。

    可这只是他的幻想中的世界,他根本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死亡会落到自己的身上,原来它是这样的可怕。

    “告诉我,谁是李先生,他在哪里?””李清提高了自己嗓音。

    老孟的脸在抖动,他想说出来这个人,可犹豫的片刻,他又闭上了自己的嘴,他变的犹豫不决。

    死亡的等待,本就是一种人性的嘲弄。

    若是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这才是心中的悲哀,老孟的心瞬间凉透了。

    老孟此刻只有一种感觉,今天实在来错了地方,就如一只肥胖的大绵羊,走入了狮群之中。

    “可惜了你的手艺,若是安心呆在醉仙楼中,你会是一名最好的厨子。”高迁看着老孟。

    无数次来到醉仙楼中,品尝着他做的菜肴,根本没有想到,他会是一个自己寻找的仇人。

    这个人怎么会是‘西域四怪’?李清此刻也想不通。

    老孟的脸在抽搐了很久后,才言道:“一个人的命,如果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必定我会选择做一名好厨子,可惜我走在江湖中。”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是一个最伤感的选择,但是许多人都选择了他,在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这句话似乎又变成了一个最好的借口。

    “李先生他去了。。。。”考虑了好久,老孟想说来来一句话,可惜李清只听到了一半。

    又一个迷留在了老孟的口中。

    老孟的嘴瞬间闭上,突然出现的袭击,他根本没有机会再去说话。

    李清站在这里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林媚儿的狡诈与狠毒,他对这样的女人实在无话可说。

    漂亮的女人,都有一个可怕的习惯,她们总喜欢做出别人想不到的事情。

    林媚儿的手法实在太快了,这只白嫩而又纤柔的小手,瞬间打出了无数的暗器。

    同时李清看到她居然从自己的袖子上,抽出了一根很细的针,上面带着很细的银丝。

    这是一根绣花针。

    细小的绣花针针直飞李清的眼睛而来,银色的丝拉出很长,李清的手再快,也无法用手指去夹住这么细小的绣花针。

    急撤一个后退,李清的身影闪的很快,在身子飘退的一刻,他听到了林媚儿的笑声。

    红色的衣裳就是一阵闪电,在没有任何的征兆之下,这个女人纵身起飞,落到了马车上。

    老孟距离林媚儿实在太近了,他从来就不会想到,林媚儿会对自己下手,飞出来的暗器是梅花针。

    轻小细微的梅花针,就如天女散花,洒向了老孟的脸上。

    一个健壮的汉子,竟然没有骂出一句话,老孟的大菜刀轮转起来,直扑落到马车上的林媚儿。

    人刚刚飞奔出才几步之远,庞大的身子扑倒在了地上,林媚儿的冷笑声立刻来到了木屋前。“笨死了,不知道老娘的针有毒?”马车上的林媚儿盯着倒在地上的老孟。

    最毒妇人之心,李清听到这句话,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会对自己的同伴下手。

    对待这样的人没有仁慈可言,李清刹住脚的时刻,身子飘了起来,飞向了马车。

    银针再次袭击而出,这次林媚儿的小手同出,飞出来的是两根银针,李清只好再次翻身退了回来。

    果然是绣花的女人,她不但能发出暗器,而且还会用飞针,这才是林媚儿手中真正的武器。

    况且她的暗器中还有毒,想活着的人肯定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李清明白这个道理。

    机会在任何时候都会出现,李清知道自己后移的一刻,有一个人必然会出手,这个人用的也是暗器。

    高迁有个名号叫飞猫,他的暗器是飞箭。

    他的脸色虽然很冷漠,但他出手的速度还是很快。

    身子在眨眼间就地而起,双手同发,飞箭已经离手,他的飞箭居然同时打出了六只。

    一个人要想忘记别人的恩惠很容易,可让一个人忘记过去的仇恨,这非常的不容易。

    高迁的心中只有仇恨,这是对朋友的情,这份感情压在心底已经很久,他的抉择只有一条。

    不能放过这个比蜘蛛还要可怕的女人。

    马车上的棺材此刻动了,棺材中的人并没有出来,但棺材却立了起来,竖直侧立的棺材挡住了高迁飞来的飞箭。

    六只飞箭全部扎入了棺材的木板中,飞箭带着高迁的仇恨,在扎入木板的一刻,还在上下抖动。

    棺材中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很有力!

    “为什么仇恨总惦记在心上,恩惠却忘记的最快?”棺材中的人长叹了一口气。

    熟悉的叹气声,让李清感到郁闷,这个人难道真的死不了?

    这个萧泪血的一位朋友,许多的人都在寻找他,这个人就是喜欢藏在棺材中,这个的喜好一点都不好。

    这个人还活着?紫蝶骗了自己,李清总是以为她很善良,这样美丽的姑娘就不应该说谎?

    “你应该就住在棺材里,这是你的家。” 站着的萧泪血愤然言道。

    “这是死人喜欢的地方,可是我却活着,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特别的好。”棺材中的人笑了笑。

    这个人就不应该笑,他的笑比哭还要难看,李清有点不愿意听到他的声音,这个人现在还有心思去笑?

    李清平静了自己的心,他倒想看看,萧泪血的这位朋友,躲在大红棺材中,嘴里还能说出什么动听的话?

    “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你这么感兴趣?”萧泪血问的也很奇妙,他们似乎现在开始聊起了家常事情。

    “躲在棺材中的人,谁都不会在意他是否真死了?在任何人的心中,只要躺在棺材中,都会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棺材中的人又道。

    这个逻辑似乎很在理,李清心中默然同意,谁也不喜欢去折腾一个死人,他又不是达官显赫的大棺材。

    只有这种人在死去的时候,喜欢在自己的大棺材之中,留下一些让活人总是惦记的金银财宝。

    “这次我会让你永远留在棺材中。”随着声音,萧泪血的身影再次飘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