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绍宋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发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话说,张俊一直以为自己受苦受累,却让韩世忠抢了威风,吃了肉,夺了战功,但实际上,那一日折腾虽然动静极大,但双方却都并没有一个确切结果,谁也没真正吃到肉!

    没错,不仅是河上战事因为韩世忠的到来猝然中止,使得金军除了一条浮桥外并无多少损失,便是那夜被引诱过来的那个猛安,也就是金将术列所部千人,却居然也没有被即刻消灭……实际上,从挡住金军渡河的兴奋感中解脱出来以后,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意外。

    毕竟嘛,野战,金军还是要比宋军强太多!

    宋军这里还是一团糟,所谓各自为战、空员空饷,一鼓作气,二鼓便衰,送个书信通报军情还要耍小手段,以至于这种破事互相上几十个奏疏弹劾,搞得原本应该即刻恢复的太尉又没了……这跟冲个几十个来回都不泄劲、困在死地也不投降的金军相比,根本是全方位的落后。

    不过也就仅仅如此了,术列所部毕竟不是神仙,一支千人孤军,内无补给、外无援兵,又被王德领着傅庆、呼延通、杨沂中三部给死死堵在了硖石山的一处山谷中,根本难以突围,干粮吃完了,终究是要覆灭的。

    恰如另外一支被韩世忠用水军围在河心洲的残兵一样……虽说是渔猎民族,但总不可能真靠钓鱼打猎一直坚持下去吧?

    不过,术列的坚持,以及下游河心洲那队残兵的存在到底是给了金兀术一个固执的理由,这些日子他果然如阿里猜度的那样,拒绝调整战略,转回头来认认真真填沟架梯、起砲砸城,反而依旧孜孜以求当面破韩世忠大船之法。

    你还别说,正所谓十步之内必有芳草,金兀术还真找到了应对之法——参军时文彬是个有见识的,后者曾为郓城知县,临着当今中原第一大湖梁山泊,而梁山泊素来多水匪,偏偏又是中原交通要害,所以赵宋朝廷也曾多次用兵,却懂得一些船上区别。

    而按照时文彬所言,当日不是没人提议让海上大帆船沿着济水入梁山泊剿匪,但却早早被人否了,因为海上帆船入内陆江湖,虽然堪称水上巨无霸,却远不如人力踩踏的‘轮船’‘机巧’,一旦风停,便不能动弹,此时只要引小舟密集上前,以火箭射帆,便可轻易破之!

    对此,金兀术自然大喜,却又亲自鞭了这时文彬一顿……无他,知道了破敌之法固然是好事,可现在这个情况,却让他从何去寻小船来?须知,此时连上下游好不容易收集的一些船只都被他刚刚葬送了。

    且说,金兀术从军以来,初次受挫,既担心身后完颜挞懒以及燕京方向会来人催促,又不舍得就在眼前的赵玖,而且他毕竟年轻气盛,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自己引数万无敌之众到此徒劳无功……明明真比战力,宋军加一块也不够两万金军当面一冲的,可偏偏就是为一条大河所挡!

    甚至,金兀术有时候自己也开始渐渐怀疑起来,是不是真的中了宋国人计策,引一支偏师来到了对方预设的战场之上……不过转念一想那刘光世的作为,便是阿里和讹鲁补都说不出这种话来。

    总而言之,这位金国四太子明显有些心境失衡,进退失据,以至于喜怒无常,足足拖延了数日都无决断……甚至于每日在阿里和讹鲁补那里受了气,回来只能靠鞭打时文彬,以及军中契丹、奚人、汉人军官撒火。

    然而,且不提金兀术如何想到新的应对战略,就在这段相持之日中,随着赵玖之前的诸多旨意、文书发往各处,却也到底是起了无数波澜。

    仅在两淮,便有无数义军蜂拥而起,或三五百,或一两千,都是豪门大户自带干粮、自募青壮,纷纷往寿州汇集……不过说句实话,这些兵马,从淮南过来的都还好,多少都能平安抵达寿春、八公山一带,让新来却意外没给什么正式差遣的张所张龙图整编收纳着;可从淮北过来的,却多不是金兀术所部随便一支游弋猛安的一合之敌,往往几只义军汇合一起,声势大作,刚刚推举了首领在周围官府领了个有名堂的告身,一上路便被五六百闻风而来的金国骑兵一击而碎,继而变成溃兵,乃至匪兵。

    而这一日,时间来到元宵佳节,赵玖的那些旨意文书,却是终于传到了早无昔日繁华景象的东京,落到了东京留守、枢密使、副元帅宗泽的手上。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岂堂堂中国无人哉?若须牺牲,当自朕先……”

    “别念了!就知道说这些大话,未曾见半点作为!”

    留守府中,宗泽光着脚盘腿坐在榻上,一面翻看批阅文书,一名听自己儿子宗颍立在榻前阅读官家的文告,却又忽然不耐。“依他的意思,着人誊录一番贴出去便是……”

    “儿子知道了!”宗颍小心答道,却又一时不解。“只是爹爹,官家如此转变,又是抗金,又是启用李相公,还给爹爹如此厚待,不正是爹爹一直求的吗?如何反而不喜?”

    且说,年近七旬的宗泽披着裘袍,犹然显得身体精瘦,头发更是花白成片,俨然垂垂老矣,唯独抬起头时,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显得精力过人,此时在灯下更带了一丝嘲讽之意:

    “谁说我不喜了?若这些文书都能坚持下去,我怕是要欢喜的延寿两年!只是我儿,你以为赵官家是何等人啊?”

    “请爹爹指教!”宗颍回头看了看,见周围无人,方才低头请教。

    “有什么可避讳的?”宗泽见状愈发不耐。“我一个快死的老头,还有拥立之功,还是东京留守,皮给他扯下来他又能奈我何?”

    “爹爹少说些生死事……”

    “你听好了。”宗泽扔下手中笔,昂头傲然言道。“我在河北便看的清楚,这位赵官家内里之不堪,不比他父兄少半分……只是此人极善作伪,逢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表面上体体面面,内里却懦弱不堪,见风使舵,放在官场也是蔡确之流……他在金营中,其实已经被金人吓垮了,如何真敢与金人作战?”

    “那这些旨意、文书……又如何?”宗颍愕然一时。

    “怕只怕他发这些旨意文书,是故意给金人还有淮北张俊那些人看的,然后好伺机逃窜!”宗泽言至此处,不免气上胸来,喘了好几口气方才稳住。“当日在河北,不就是这样吗?”

    “彼时官家毕竟还不是官家……”宗颍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此时官家却已经是天子,应该不至于如此!”

    “狗屁官家天子!”宗泽冷冷相对。“官家天子便不是人了?当日二圣在这东京城内的出尔反尔你不知道?我算是看明白了,摊上这父子三个官家,乃是国家之大不幸!”

    哪怕是父子单独相处,宗颍也不敢接此话。

    “不过这旨意来的到也算是个时机!且这位官家到底是系上了天下安危的,便是万一可能,也不能不管!”宗泽复又微微敛容道。“你拿这些旨意去寻刚刚回城的岳飞,先去杀了金人使者,再去将马扩一起带来见我!”

    “此时吗?”宗颍抬头看了下窗外暮色,不由怔了一下。

    “杀个金使而已,还要挑时间吗?”宗泽一拍榻前几案,须发飘荡。“现在便杀了那几个金人,你家爹爹能多活三个月!我再写一封请赵官家回东京的奏疏,写完了你若还不能提人头回来,便自去军中效力!”

    宗颍狼狈而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