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正文 第62章?这是有人要害我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顺天府,大内皇宫。

    一处偏殿内。

    东厂魏忠贤、曹正淳两大厂公,西厂督主刘瑾、雨正初、鱼朝恩,外加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许正清,内阁以陆元青为首的三位大学士,都聚集于此。

    除此之外,站在最前方的尚有一人。

    此人着一身蟒服,四爪黄龙盘踞其上,背负双手,身姿卓绝,气度斐然。

    此人乃是武威郡王朱永昌!

    王府立于顺天府,麾下天下第一楼,乃是整个天下最为庞大、也最为严密的情报机构,任何隐蔽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手下高手如云,四大密探更是威震江湖!

    其自身武学更是究极天人,常人难以莫测,实乃大夏朝镇国柱石!

    这一群大夏朝最顶尖的人物,几乎全都在此肃立,显然是在等待在那个九五至尊位上的皇帝驾到!

    此时皇帝未到,观这一群人,不难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北镇抚司明明势弱,镇抚使许正清却可以立于此地,而南镇抚司虽强,但指挥同知李季同却需要待在应天府,由此可见许正清背靠的东厂,其权柄究竟是多重了。

    就在他们等待的时候,这时突然有几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从殿外跑了进来,分别来到魏忠贤、曹正淳、雨正初、鱼朝恩、刘瑾的身边,以手贴耳,低声说了些什么。

    与此同时,也有两个大内侍卫进来,分别在朱永昌和陆元青耳边,嘀咕了几句。

    朱永昌面色如常,陆元青不动声色。

    可雨正初的脸色,却忽然间阴沉了下来。

    不善的眼神悄然转移,落在了许正清的身上,鱼朝恩、刘瑾两人也是目露凶光。

    连带着东厂魏忠贤、曹正淳两人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许正清。

    这让许正清顿时心里一惊,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底生出。

    “什么情况?”

    他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却惴惴不安。

    其他人的眼神,尤其是西厂的人,他可以不在乎。

    可魏忠贤的目光,却让他心情蓦的下沉……这目光当中,带着哑然、疑惑、诧异,更多的还是欣赏……以及掩藏在欣赏之下的一丝忌惮。

    尽管知道魏忠贤的目光一向阴翳,但许正清心里还是不免慌了起来。

    他连忙低下脑袋,走到了义父曹正淳的身边,低声询问道:“义父,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曹正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儿,你胆子不小啊!”

    “啊?!”

    许正清一脸纳闷,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声不响的,就派了个锦衣卫百户打穿了整个南镇抚司,还把指挥同知李季同的脑袋,踩在了脚下!”

    “为父还真不知道,你锦衣卫什么时候出了个这么厉害的人物,你说有朝一日,会不会连义父的东厂也要被你给打穿啊?!”

    此言一出,许正清当场就懵了。

    啥玩意?

    我怎么没听懂啊???

    就在他越来越糊涂的时候,此时西厂雨正初也面色阴沉的笑道:“听说你许大人还放出狂言,从今往后南镇抚司遇到北镇抚司的人,就要退避三舍,我那义子李季同见了你许正清,也得磕头跪拜?”

    “许大人,还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此言一出,许正清顿时身躯狂震。

    纵然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唯有一点他明白——自己似乎是在不知不觉间闯了大祸了!

    只是……

    在心神惊惧,背后冷汗狂流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却还有一个不解。

    这些话是我说的?

    这些事是我干的?

    这他娘的,是谁想要害我?!!!

    尽管他是东厂,而李季同是西厂的人,东西两厂明争暗斗,可这都是摆在台面下。

    相互之间权谋、算计、暗害……都是应有之事!

    但如此明目张胆,如此肆无忌惮,直接将几个势力的争斗摆放在台面上,并且彻底激化了矛盾,这可就不对了!

    这是官场大忌!

    权力斗争,讲究的是暗中角力,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在一定的规则之内!

    你失败了,那是你倒霉,技不如人!

    但若是破坏规矩,直接掀桌子,这可就犯了忌讳!

    很明显,现在他许正清,就成了这个犯忌讳的人!

    “妈的,这是谁要害我?”

    “想把我老许给弄死啊!”

    一念至此,许正清额头上冷汗狂流,一颗心更是提起来之后就没敢放下去。

    他几乎可以猜到,等待会陛下来了,西厂这群狗肯定会极力编排他,并且借着这件事大做文章!

    可……

    “我特么真的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啊!!!”

    许正清觉得冤枉极了,心惊胆颤之下,差点就要跪下给义父磕头:“义父,这是有人要害我啊!那个锦衣卫百户,我是真的不认识啊……”

    他刚想要解释,就在此时,殿内角落忽然传来一声太监的高喊。

    “陛下驾到!”

    此言一出,所有人尽皆面色肃然,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陛下到来。

    只是,在等待的时候,西厂大督主刘瑾,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原本一直站在一边看戏的陆元青。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大夏陛下,这个站在权利最顶端的人,终于在一名小太监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一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面色稚嫩的年幼皇帝!

    高座在九五之位上,不待众人下跪行礼,他就摆了摆手:“众卿免礼!”

    这时,他看到了一脸惊惧,差点跪在地上的许正清,不禁笑道:“诸位爱卿,许爱卿这是犯了什么错啊,竟然要跪在地上?”

    “启奏陛下!”

    不等许正清开口,西厂二督主雨正初便站出来,将先前之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末了,又指着许正清道:“陛下,许正清教唆手下打击同僚,手段之恶劣,实乃大夏开国以来从未有之,其心之毒,难以言状!”

    “还请陛下严惩许正清,以儆效尤!”

    皇帝并没有立刻发作,而是高座在九五之位上,目视下方,轻声道:“诸位爱卿以为呢?”

    此言一出,堂下沉默了片刻。

    随后,原本一直老神在在的内阁大学士陆元青,竟然也站了出来:“陛下,打击同僚此风绝不可涨!若是不然,叫天下百姓如何看待朝廷?”

    “对于凶手,必须严惩!唯有如此,才能一正朝纲!”

    他的话音刚落,皇帝便一脸平静道:“陆爱卿也是这么认为的?”

    陆元青愣了一下。

    刚打算说话,却在此时,看到上面的皇帝,竟似笑非笑的说出一句话。

    “区区一介锦衣卫百户,竟然能惹得西厂、南镇抚司、内阁联名状告……锦衣卫里,竟还有这样的人物?”

    此言一出,除了许正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外。

    武威郡王朱永昌、东厂魏忠贤、曹正淳,西厂刘瑾、雨正初、鱼朝恩,内阁陆元青等人,眼神却忽然变了!

    一个匪夷所思,又胆大包天的念头,同时在他们心中浮现——

    那名北镇抚司的锦衣卫百户,官职如此低微,却这么嚣张跋扈、肆无忌惮,该不会是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让这件事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吧?!

    他打从大闹南镇抚司开始,就在算计所有人!

    算计东厂、西厂、南镇抚司、内阁,乃至是……

    当朝陛下?!

    这怎么可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