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全武将时代

正文 第十八章 想要撕开的口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机会?”

    孟羊脚步不停,口中大笑开始变为讥嘲,“要你命的机会?”

    “老子要你的命有何用?”

    他打定主意绝不再中陈泽的激将法,任对方说破天去,总归不闻不问不接,如此难受的人就不会是他!

    然而陈泽的下一句话,却让孟羊猛得顿住了脚步。

    “难道说,你想一辈子安心在兵营里养老,做一个混吃等死,人见人厌的**子不成?”

    “你……”孟羊没有回头,冷冷道:“想说什么?”

    陈泽呼出口气,语气沉静道:“不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么?”

    “我不知道你们与华老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的是,你们都是不可多得的精锐,就这么荒废在兵营里,难道不替自己感到可惜么?“

    孟羊还是没有回头,可他的拳头已经握到骨节泛白。

    “可不可惜是我们自己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说着,孟羊再度迈步,想要回到自己的兄弟身边。

    “从小到大我都有一个梦想。”

    陈泽抬头看看不同于水蓝星的绚烂星空,自语道:“我要组建一支铁血之师,去打别人打不赢的仗,去攻别人攻不下的城池!”

    “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我的价值就是在战场上建立丰功伟绩,为了体现这份价值,我可以不惜一切,甚至是我的生命!“

    “那么,你们呢?”

    他一改面上的沉静,全身上下涣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锋锐利气,站在那里,一个瘦弱的少年,看起来却像是一柄吹毛断发的绝世利刃!

    目光扫视全场,扫在这些玄甲精锐士兵的脸上,在场的每一个人分明都有干掉他的实力,可在对上陈泽的目光时,却又都不由自主地偏向别处。

    “你这个不是梦想,是妄想!”

    孟羊转身,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与陈泽对在一起,不愿服输的他兀自强硬。

    “也许吧。”

    陈泽笑笑,摊着手道:“所以呢?”

    “就算是不切实际的妄想,我也愿意用我的命去搏一个或许并不会存在的未来,那么你们呢?”

    “你们!”

    他的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情绪在刹那间激动起来,梗着条条青筋暴露的脖子,一字一顿吼道:“你们却连拼的勇气也没有!”

    “懦夫!”

    “孬种!”

    “玄甲精锐?”

    “我呸!”

    一口唾沫狠狠地吐在孟羊脚边,陈泽用尽全力表达着自己对这些人的不屑。

    如果换作平时,有人敢指着鼻子这么骂孟羊,他早冲上去两把扭断对方的脖子。

    陈泽的这番话他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而上一次说出这番话的人,正是他自己。

    上一次,他也曾像陈泽那样,歇斯底里地骂着另外一个人懦夫,所不同的只是……

    那时的他充满了愤怒与不甘,而此时的陈泽虽然也是情绪激动,可孟羊从陈泽的眼睛里看到的,却是一片赤诚。

    看着这双眼睛,孟羊的喉咙梗了一下,随即一股早已磨灭了的,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的东西,正从心底里猛然冒了出来。

    “好,我和你赌。”

    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孟羊这才嘶哑着开口,随即恶狠狠地瞪着陈泽,咬牙道:“如果你输了,我也不要你的命,老子要把你的舌头给拔了!”

    “随你。”

    陈泽似乎并不意外孟羊的答案,闻听此言,微微笑了笑,恢复了他一贯的无所谓。

    然而心下却是松了口气。

    和孟羊这一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必要。

    孟羊的实力固然不错,但也仅限于兵士范围,和真正的武将还是差距巨大。

    为了一个孟羊,他就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了?

    其实不然。

    陈泽想要的可不光只是一个孟羊,而是这里,乃至博安兵营里,所有的玄甲兵士!

    在利用放大镜看过这些玄甲兵士们的具体数值之后,陈泽的眼里已经看不上那些普通的士兵。

    以他目前有限的招募人数,手底下的人自然是越精锐越好。

    不错,他的主要实力是来自于将星。

    可将星却也只能在一天中附身半个小时而已,并且他也试过,同一个人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连续被不同的将星附身。

    那么半小时以外的时间呢?

    一场仗打下来可不止半个小时,没有了将星之后,那就得硬碰硬地拼实力,陈泽当然希望自己手下的兵越强越好。

    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到过比孟羊等人身体素质更出色的兵士。

    同时,陈泽也渐渐明白了华老给他设置这个额外考验的目的。

    恐怕他也是不愿看到这支精锐力量就此颓废在兵营里老死,想要为他们找一个合适的出路。

    高风险带来高收益,若是能通过这次任务得到孟羊等人的效忠,陈泽所得到的奖励远比一个三等参事要丰厚得多!

    只不过这些人看起来散漫,但陈泽能够感觉得到,他们却是极度排外的,如果不能打从心底里让他们信服一个人,是不可能誓死效忠的。

    所以孟羊这个冲动易怒,但显然又在玄甲兵士里有着一定威望的人,就成了陈泽的一个突破口。

    只要撕开孟羊这个口子,陈泽相信自己后面会有办法去收服其他的玄甲兵士。

    赌约既定,一宿再无话,分配好值班守卫后,各人抓紧时间休息,恢复着这一天来披荆斩棘的疲累。

    倒是脱离了武安国附体的李全安手心里全是为陈泽捏的一把冷汗。

    第二日,天刚放明。

    “作战计划都清楚了么?”

    陈泽站在队伍前列,凌厉的目光扫视着在场所有人。

    没有人说话,只给了陈泽一个肯定的眼神。

    包括孟羊。

    散漫归散漫,赌约归赌约,在战斗开始之前,所有人一扫之前的颓然,展现在陈泽眼前的,是身经百战的铁血傲意。

    “很好!”

    陈泽满意地点点头,当先一挥手,“出发!”

    在大部队整顿之前,作为斥候的陈明就已先一步去探路,同样是老法子,在陈明探过的路径上都留有标记。

    陈泽等人各自身背巨大包袱,手里还各提一捆昨日收集来的湿柴,猫着腰在这密林中沿着陈明留下的标记,一步步往多曼峡谷前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