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静的做梦

正文 第四十八章 阿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次日,叶初起床,梳洗之后,打开门,却发现门缝里夹着一张纸条:“叶公子,由于天干物燥,心忧南海,我黄贺天与门中师弟陆仁,水月庵小尼姑黄月如三人已经提前赶往泾水镇,还请通知大家不要担心,山水有相逢,日后自有相见之日,就此别过,勿念。黄贺天。”

    叶初哑然失笑。

    当他把这张纸条递给纯阳宗的凌霄时,凌霄看了一眼,便确认是黄贺天的字迹无疑。

    “这个臭小子……”

    凌霄无奈,只能暗叹从小把他给惯坏了。

    两队人马并做一队,加上赖在队伍里不走的王昊,结账出发。

    艳阳楼的老板哪里敢收钱,在王昊的眼神示意下,居然免了所有人的单,王昊昂头挺胸,似乎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眼神却瞄向队伍最后的林雪薇,只见林雪薇眉头紧皱,似乎有几分忧色。

    一行人出发,二十多人的队伍,数千里的路程,马不停蹄,奔了五日方才来到南海境内。

    这一日终于到了泾水镇,众人下马,都是吃了一惊,只见方圆百里之内,山高路险,破壁残垣,荒芜的山路两旁更是不见人烟,一片荒凉。

    黄昏将近,日暮低垂,落日的余晖洒在破败的村镇上,带了几分萧索。

    叶初看了看天色说道:“这个小镇应该就是泾水镇,咱们先进去看看,尽快找到霍希言,也好对镇上的魔门余孽能多几分了解。”

    凌霄点点头,说道:“叶公子言之有理,我纯阳宗也有弟子潜伏在镇内,咱们这就进镇吧。”

    王昊见所有人都同意,他也没有意见。

    林雪薇一言不发,但却是第一个向镇内走去的人。

    她不知道陆仁是否已经来了,一路上紧追慢赶,却连陆仁的人影都没看见。

    他会不会已经进了泾水镇?

    泾水镇道路崎岖,蜿蜒曲折,地上的杂草甚至隐隐盖住了进镇的路,几次差点走错了方向。众人从镇外走到一处庭院前,才看见一条幽深的山路直通幽黑的远处。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山路两旁的灯火嵌在石壁上仿佛幽幽的亮了千年的鬼火。

    凌霄叫住众人,郑重说道:“泾水镇曾是血魔门的聚集之所,这条路狭窄幽长,只怕会有魔门余孽埋伏,我先进去探探路,以防万一。”

    凌霄是窥星境的高手,即便遇到魔门歹徒,他也有信心全身而退。

    只见他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众人面前,山路上一阵劲风掠过,墙壁上的灯火摇曳不定。

    忽然,众人听到山路上传来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叮叮当当,声音密集,到了最后却又变得稀疏起来,紧跟着便是一个怪异的声音发出,在山路里不断的回响,让人毛骨悚然。

    众人纷纷色变。

    正在众人心疑不定的时候,凌霄狼狈的身影从山路里掠了出来。

    “里面什么情况?”叶初连忙问道。

    凌霄长长出了口气:“一只妖猴,还好我先进去探路了,不然免不了低境界的弟子损伤,现在妖猴已退,山路那头正是泾水镇,咱们抓紧进去吧。”

    林雪薇脸色苍白。

    连凌霄面对妖猴都如此费力,若是让陆仁碰见,还有命吗?

    她抽出长剑,在墙壁上留下一个洗剑阁长剑标志的记号。

    然后刻上危险两个字。

    希望陆仁没有赶在他们之前来到,如果陆仁后面来到的话,希望他能够看见这个记号……

    ……

    闽西古道。

    黄贺天唉声叹气:“我就说了不能听小尼姑的话,现在好了,迷路了吧?”

    黄月如撇撇嘴:“还不是你多喝了两杯,你自己喝的晕头转向找不到方向,现在又怪到我的头上,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陆仁只觉得头大。

    一路上听他俩拌嘴,吵了无数次,耳朵都起茧子了。

    黄月如哼了一声:“早知道就不跟你们走了,没想到一点都不好玩,堂堂人榜第一的高手竟然是个路痴。”

    “我才不是路痴。”黄贺天不服气。

    他是不是路痴陆仁不知道,他只知道眼前的这条路,他来过。

    荒芜的杂草,参天的古木。

    还有,

    路两旁三只长得一模一样的黑狗。

    黑狗露出獠牙,口水顺着獠牙往下滴,仿佛饿了无数个日夜,狗眼里冒着绿光。

    “是食尸獒!”

    黄贺天目光一凛。

    “咱们身体上并无尸臭,这种食尸獒不会攻击我们,咱们抓紧走。”

    陆仁才知道,原来这种狗的名字叫食尸獒,只对尸体动手,怪不得当初他们会叼着鬼氏兄弟的头颅。

    只是鬼氏兄弟死了三百年。

    难道这几只狗也活了三百年?

    还是仅仅是它们的后代?

    忽然,

    他一把拽住黄贺天。

    “走这边!”

    “明明是走这边!”

    “你认识路?”

    “……不认识。”

    “不认识你瞎鸡儿走什么,跟我走,走这边。”

    陆仁认得路,这条路他在梦境中走过,只要沿着古道的方向走下去,越过闽寨便是泾水镇。

    黄月如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没想到,陆仁竟然认得路……

    ……

    三人的身影渐行渐远,黑狗呜咽的叫着,表达他们的不满。

    黑暗中走出一个枯瘦的身影。

    轻轻抚摸着狗头。

    低声说道:“行了,丫头就在那里,不会有事的。”

    黑狗摇了摇尾巴。

    夜空漆黑,古树上几只乌鸦嘎嘎的叫着,一片阴森可怖。

    ……

    熟悉的庭院,熟悉的山路。

    陆仁望着上个梦境中初始的地方,不由黯然长叹,庭院门前的瘦马已经消失不见,破败的院墙只剩下几块残砖烂瓦。

    “这里就是泾水镇?”黄贺天有几分不敢相信。

    陆仁点点头。

    黄贺天白了他一眼,“你不会弄错了吧,好歹泾水镇也是血魔门的老巢,怎么会这副模样,再说你怎么知道?”

    陆仁指了指墙壁上的记号。

    黄月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这是……”

    “洗剑阁的记号,写着危险两个字,应该是……应该是林师姐告诉我们这里有危险。”陆仁想了想,队伍中还剩下的洗剑阁弟子只有林雪薇一个人。

    不对,可能还有王昊。

    不过指望王昊提醒他们显然不现实。

    黄贺天大喜:“我就知道仙女姐姐不会忘了我的,咱们抓紧进镇去找仙女姐姐吧……”

    “你不怕碰见你家兄长了?”黄月如泼了一盆冷水。

    黄贺天顿时蔫了。

    陆仁笑了笑,说道:“就算有危险,咱们也必须过去,这里是唯一一条进镇的山路。”

    黄贺天反驳道:“你怎么知道这是唯一一条?”

    陆仁懒得搭理他,总不能告诉他自己以前在这里过了很久?

    黄月如倒是赞同陆仁所说。

    黄贺天讪讪的笑了笑,没再废话。

    三人神情严肃,小心谨慎的走进这条幽深的山路。阴测测的路上,两边灯火摇曳,有如鬼火一般。

    除了三个人沙沙的脚步声,再没有一丝声音。

    忽然,

    一声怪异的吼声从远处传来。

    黄贺天猛地停下脚步,低声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陆仁眉头紧锁,

    这个声音,他很熟悉。

    他说道:“黄师兄,你上次喝剩下的酒,还有吗?”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我的酒?”黄贺天瞪大了眼睛。

    陆仁也不管他,一把拽下他腰间的酒囊,打开木塞,一阵酒香飘了出来。

    黑暗中,

    一个灰色的影子,从山壁上一瘸一拐的蹦了下来。

    “来,尝一尝……”

    陆仁冲它招手。

    那个影子有几分迟疑,眼前的这个人明明是个陌生人,可不知为何让它莫名有了几分好感。

    因为酒?

    或许不是,而是因为那个蹲在地上冲它温柔笑着的少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