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全勤安保

正文 第十八章 暴力乞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8、暴力乞丐

    从高空俯瞰,山坡山下遍地耀眼的绿跟万紫千红的山花,山花之间蜂蝶乱飞,青绿色的细细小蛇“跐溜”消失在草丛里,树叶在和风中柔润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枝繁叶茂的山谷之间,冉冉瘴气袅袅升起,整个山野,看起来像是一幅画卷。

    只是,这里的瘴气与毒蛇猛兽不是画上去的,它们会嚎叫会行走、会张牙舞爪、。

    会吃人。

    山坡下的小镇,像是一个规划师潦草画了一半的草图便将它丢弃了一般,街道两旁楼房参差不齐,断壁残垣上画满了涂鸦,有的地方还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弹孔。

    居民们看起来都无所事事,走在街上的男人女人的眼神中,都是两种极端,一种充满了麻木、那种深入骨髓的麻木,似乎对现在跟未来已经放弃了希望。

    而另一种眼神,则出现在大多青壮年男子的眼底,那是残忍、是暴力、是嗜血,是用一种恐惧来替代自己心内的另一种恐惧。他们大多数都携带着武器,或刀或枪,彼此之间都保持沉默,就算是仇人相见,大概也就是掏枪互射,很少看见有争吵的事件在他们身上发生。

    每个人都活着,每个人却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

    只是活着需要而已。

    路上,有两名军装警察双手压着腰带,在街道正中慢步巡视,街道两侧的商店跟居民门口闲坐着的人只是用睥睨的眼神注视着,道路两旁随意地停着各种款式的汽车,它们唯一的共同之处,就像跟这个镇子一样的老旧、残损,奄奄一息毫无生命力。就连街角的酒吧里传出的音乐声都让人垂头丧气。

    在离镇子不远靠近河道的附近,有一座建筑近乎精美的庄园,6层楼的底下大院占地面积非常宽广,用灰色的水泥跟砂子建造成的围墙一侧已经靠近了河道,大楼侧边有一栋员工宿舍,现在是空荡荡的。院子内除了道路两旁修剪得低矮的大树,其他区域则是光秃秃的空地,一个硕大的‘H’用黄色的油漆刷在院子的正中央,同样的标识在顶楼也有一个,这是专门用来停放直升飞机的。

    围绕着这栋大楼的外围,同样开着几间小酒吧,这个时间段还没有营业,有几位长期在这里靠乞讨为生的乞丐,如往常一样早早地躺在酒吧的台阶下晒太阳,他们有几个人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地互相畅聊着人生。

    只有那位向来都独行独往谁都不跟他说话的‘盖尔’,仍旧是用一只草帽遮挡住脸,一个人斜躺在他自己的地盘,呼吸轻微,连胸膛起伏都几乎不可见,如果不走近点看,会让人以为那是一具衣衫褴褛的尸体。

    当然,也很少有人愿意走近,因为‘盖尔’是这附近最丑又最丑的乞丐,而且凶悍无比,随时暴起伤人。连这里的小混混也对他敬而远之,他实在是太臭了,像是一个移动的茅坑。

    下午四点左右,‘盖尔’突然动了动,然伸出一只手拿走盖住脸庞的草帽,之后缓缓坐了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跟满脸的大胡子,再慢慢站起身,朝镇内一摇一摆地走去,那几位原本正在闲聊着的乞丐,在‘盖尔’开始动弹的同时便心有默契的全部住嘴,待‘盖尔’消失在视线只内之后,才再次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盖尔’在镇里七拐八弯的小路上拐进了自己的住处,他推开从来不需要上锁的门,进到室内,仿佛就连他自己都忍受不了室内污糟的空气一般,他屏住呼吸,突然间身体挺拔了许多,大步走进卧室里,弯腰附身,从一张巨大的木床下拖出一个捆绑得严严实实的人。

    “累不累?”盖尔认真地问了一句被捆绑的人,突然‘莞尔’一笑。

    “你似乎不想说真话,我就让你永远消失”。蹲下身子,‘盖尔’略带沙哑的声音寒入骨髓。

    床地下拖出来的那个人,近乎全身赤裸,脸上的胡须像是刚刮过一般地露出青色的胡渣子,他的嘴里被塞着一团破布,淡黄色近乎跟眼白接近的眼球骨碌碌直转,偶尔露出一丝凶戾之色,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

    “想回答我了?嗯,那你声音轻点,你只要敢大声叫,我保证你的喉骨瞬间断裂,让后我会让你看着你自己死去”。

    ‘盖尔’眼里凶恶的神色不输于地上躺着的那个,他伸出肮脏但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的右手按在地下那人的脖子上,大拇指顶住那人的喉结。

    地下的人点点头。

    ‘盖尔’左手伸出,拉掉了那人塞在嘴里的破布。

    “伙计,我说的没有半句谎话,问题是,别人的行程变动了跟我有什么关系?要知道我这两天都被你塞在床下,发生了什么我都毫不知情。”

    那人待口里的破布拿出,便长大了嘴用力地呼吸了几口,毫不在乎空气中弥漫的臭味、腐烂味混合在一起的某种气味,“有烟嘛,给支烟抽?有大麻更好。”

    ‘盖尔’厌恶地看着躺在地下的家伙,下意识的将身体往后移了移,“没有!你给我的说法是,我要找的两个人每天12点离开,3点以前一定会回来,可是我接连两天,都发现他们出入的时间非常随意。”

    “拜托,我怎么能知道??啊?我怎么会知道?”

    地下的家伙失望地炸了眨眼,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咧嘴笑了。

    “哦伙计,这他妈难道不是你自己惹出来的问题?这几天你的照片贴的大街小巷都是,我想你肯定是得罪了某些人吧?哈哈,我他妈的怎么就现在才想明白呢?他们这几天的随意进出,肯定是到处寻找你的踪迹,哈哈,也好玩,没想到你就在他们大门口……”

    “你以为你明白了就会对我是一个威胁?你认为我会怎么处理威胁呢?”蹲在地上的‘盖尔’手指慢慢用力,另一只手撕下了粘着脸上的大胡子,露出莫磊瘦削硬朗的脸,那张脸在微笑着,但眼神里却毫无笑意。

    “哦伙计,放手,我不会乱说的,我能跟谁说去?啊?放手,我快窒息了……”。

    躺在地上的家伙身躯拼命扭动,想离开眼前这个人的掌握,可独劳无功,他眼神里的凶戾变成了惊恐。

    “盖尔,你的真名是什么呢?你的口音为什么不是本地口音呢?这大概也是你不愿意多说话的原因吧?来这里也是躲灾的?看你行事的方式也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鸟,杀了你,我毫无心理负担。”

    莫磊的脸上毫无表情,眼神直盯着躺在地上的真正的盖尔。

    “是……你先……放了我。”盖尔惊慌失措地抖动着,当死亡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尿意越来越浓,小腹里开始“咕噜噜”地直叫唤,大便也憋不住了。

    眼看他憋不住了,莫磊才松开了自己铁钳一般的手指。

    盖尔狂咳几声之后,脸上恢复了习惯性的油滑,可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性命掌握在眼前这个恐怖的年轻人手里,他看起来那么年轻,却又像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余剩者。

    脑海里一瞬间转过无数念头,盖尔便又赶紧挂着谄媚的笑容。

    盖尔是莫磊花了一天一晚时间、化妆之后在酒吧以及周边调查之后获得的一个替身,无论身形、姿态,连他娘的两人脑袋都是一般大小,最合适的是,盖尔是一个行走在众人眼里的‘隐形人’,这点太适合现在的莫磊了,唯一痛苦的就是,这孙子的确是太臭了,就连莫磊自以为经过考验的味觉都受不了。

    可当这也能成为掩护,那就忍受一下也没什么。

    但两天下来,莫磊还在没达成自己的目标:活捉尼尔逊或者皮杜,查清楚这个环球公司究竟是何来头,然后再做打算。

    他仔细查看过了那栋大楼,明哨跟暗哨的安防布置将大楼整的跟碉堡一般,就算是调动一小支军队能攻打进去,但楼上的人也会大大方方地乘坐直升飞机离开。

    当然,这里泛指的军队是普通的部队,莫磊想,如果自己哥几个在一起,三个人的小组就可以将里面清理得干干净净。

    可现在就是自己一个人,也只是束手无策。

    “你跟我说说,你得罪了什么人?”盖尔在地上动了动,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躺着。

    “我会认为你是在打探我的隐私?毕竟像你这样嚣张的乞丐没死在经常性的群殴里面,我怀疑你是他们安放在外面的眼线。”莫磊麻木地盯了盖尔一眼,那种眼神里的沉沉死气,即使是盖尔也算是心黑手辣之人,也感觉胆寒。

    盖尔讪笑一声,用一个巨完美的理由解释了自己的身份,“那得给人多少钱,才可以满身臭气地长年累月?我啊,真如你所说,不过是一个躲避在这里的亡命之人。”

    “你见过楼里的其他人?”莫磊也不跟他纠缠关于身份的话题。

    “从来没有,那么大的空间停飞机,他跑出外面来干嘛?这个地方除了毒品就是军火,方圆几百里除了那些不怕死的华人,还有那些武装到牙齿的‘种植者’跟‘运货人’,外地人谁敢在这里呆?何况里边那种养尊处优的家伙。”

    “那我留着你有什么用呢?”莫磊若有所思地看着盖尔,眼神里再次露出那种麻木而毫无感情的气息。

    盖尔急促地说了一连串莫磊没听懂的语言,莫磊嘴角裂了裂,露出满口白牙,像是吃人的野兽。

    “我可以给你提供武器,甚至可以给你提供身份证明,你肯定需要这些东西。”盖尔赶紧改口说回英语。

    “你的意思是难道要从你家乡墨西哥给我弄来这些?”莫磊讥嘲地摇摇头,放在身边的手又伸了出来。

    “不是不是不是,武器我现在就有,你明白的,我亡命天涯怎么可能会没武器呢,就在我房间内,至于护照之类的,真个稍微有一点复杂,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找那个人,就一定帮你办好,无非是一点点钱而已。”

    盖尔吓了一大跳,看起来自己的生死就在一线间。

    “你明白的,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是一个多么爱惜自己生命的人,为了活命我都成这样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你这样的独行杀手,我惹不起的。”

    莫磊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心头苦笑,他妈的,自己都成了别人眼中的独行杀手了,不过,他也觉得盖尔不至于会对自己有伤害,毕竟,自己做完这件事情,所有的危险也应该就解除了吧。

    “武器呢?”

    “在厨房的冰箱下面,不用移动冰箱的,只要打开下面的那一层板就行,杀手兄弟,我跟你说啊,其实河道那一侧,是他们脆弱的地方,大概他们也觉得没人可以从河道那里直接攀上三米高的带电网的围墙。”

    “哦?你还有什么好建议啊?”莫磊饶有兴趣地盘腿坐在了地上,让盖尔继续说他所看到的东西。

    “嘿嘿,杀手兄弟,你能不能先把我解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