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权门妃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击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无论是莫玉如,还是顾明,都是让人不禁动容的人物。

    顾明前途不可限量,苏城多少女子想嫁给他。

    而莫玉如,虽然有些不好听的传言,但大多数女子,可没有苏萌和苏晴那么傲气,不肯和莫玉如扯上关系。

    要知道,莫家在青州极具权势,若是能和莫家联姻,对娘家大有裨益。

    当下,便有不少女宾在好奇,这莫三爷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据说也是俊朗非凡。

    “那边廊桥有水渠,应当是流觞曲水作兴,咱们这边没有,不若击鼓传花如何,再备一签筒,花在谁手中,便由谁抽取一支,或起舞,或作诗,亦可高歌”顾漫笑盈盈的说道。

    主人家发话了,大家自然没有意见,纷纷应和。

    女宾这边话音落下,男宾那边果然依稀听得,确实选了曲水流觞。

    苏皖对出风头不感兴趣,她现在感兴趣的是,顾漫的定亲对象是谁,到现在为止,也无人得知。

    “我便不参与了,你们小姑娘尽管玩耍”

    说话的是苏芮,另还有几个身份不合适的人,也纷纷表明了立场。

    其实男宾那边也有已婚,或是已经定亲的,今天来此不过是凑个热闹,也给家中小辈或幼亲镇场子。

    “李夫人无需如此,依我看,这花还是照传,只几位夫人和姐姐拿到了花,可以随意点了人来抽签,不是更多了些乐子”顾漫笑着说道。

    苏芮对此主意没什么兴趣,不过其他人都觉得好,不适合出风头的,得了机会可以让给自家人啊。

    因此,这一条也通过了。

    顾漫从侍女手中接过一把金剪子,顺手便摘取了一朵鲜嫩的荷花,接着,又有侍女呈上花鼓。

    “以此为花,以此为鼓,不知有谁想当这击鼓人”顾漫问道。

    很显然,顾漫是不当的。

    “顾姐姐,不知我可合适?”苏皖笑着说道。

    没错,苏皖主动站出来了,她看热闹还行,让她自己参与进去,就没兴趣了。

    顾漫有些诧异的看着苏皖,没想到还有人这么迫不及待。

    “不瞒各位姐姐,我是个笨的,要我一边想着花到了哪里,自己会抽到什么签,再去想别的,我可是分不出精力来,击鼓就简单了,不用动脑子,能看的更多”苏皖意有所指的说道。

    有人立马恍然了。

    这击鼓看似没有出风头的机会,可她们这些传花的,想的太多,便没有那么多精力去观察对面廊桥的男子。

    若是因此看漏了哪家有佳公子,岂不是可惜。

    只是苏皖率先将话挑明了,便是有人也想做击鼓之人,却不好开口了。

    “妹妹说的是,那就交给妹妹了”顾漫笑道。

    苏皖也不扭捏,抱了小巧精致的花鼓,便找了个不耽误众人传花的位置坐下。

    原主的记忆里,苏府也举办过类似的宴会,虽然没有参与,但对击鼓传花是有些了解的。

    闭眼,苏皖利索的开始敲响花鼓,心里约摸着时间,敲了最后一下后,便没了动静。

    再睁眼,荷花已经到了一位脸颊通红的小姑娘手中,显然是有些太激动了。

    “徐姐姐请抽签”苏皖笑道。

    徐小姐大概是因为第一个被点中,稍有些局促,苏皖轻笑,主动拿了签筒给徐小姐,结束了徐小姐的踟蹰,也让徐小姐定了心神,抽出一根签交给苏皖。

    “作诗一首,徐姐姐请”

    苏皖看过签后说道。

    这位徐小姐一听是作诗,便忍不住吐气,从容站起身来,看来是对作诗很有信心。

    果然,徐小姐立即做了首应景的短诗,得了众人喝彩。

    苏皖正要闭眼继续击鼓,却见顾漫冲她使了个眼色,正巧对面也有了动静,仿佛是有人被点中,苏皖扭头看去,果然见到有一男子站了起来。

    会心一笑,苏皖便不急着击鼓了。

    对面廊桥很快有一首诗歌朗朗出口,苏皖在书上看到过,这是苏城常听到的一首小调,虽然是诗,但听着有些歌的意思。

    见对面男子坐下,苏皖这才开始继续击鼓,这次,顾漫就没有阻止的意思了。

    等女宾这边又有人坐下的时候,对面跟着有人站了起来。

    这一来一往,默契倒是不差。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边被点中的人,展示的才艺越来越丰富。

    女宾这边有人翩翩起舞,男宾亦有舞剑,看的人眼花缭乱的。

    苏皖因为是击鼓之人,所以不需要展示什么,不过同行的苏萌和苏晴,却也为曾被点中过,这也是巧了。

    而用来传递的荷花,也已经换了好几朵,现在又换了一朵新的。

    苏皖闭眼击鼓,心里估算了一下人数和时间,在某一刻忽然停下。

    拿着花朵的苏萌面上带着笑,身体却没有任何举动,苏皖冲苏萌点点头,看似是在期待苏萌的表现。

    这位徐小姐一听是作诗,便忍不住吐气,从容站起身来,看来是对作诗很有信心。

    果然,徐小姐立即做了首应景的短诗,得了众人喝彩。

    苏皖正要闭眼继续击鼓,却见顾漫冲她使了个眼色,正巧对面也有了动静,仿佛是有人被点中,苏皖扭头看去,果然见到有一男子站了起来。

    会心一笑,苏皖便不急着击鼓了。

    对面廊桥很快有一首诗歌朗朗出口,苏皖在书上看到过,这是苏城常听到的一首小调,虽然是诗,但听着有些歌的意思。

    见对面男子坐下,苏皖这才开始继续击鼓,这次,顾漫就没有阻止的意思了。

    等女宾这边又有人坐下的时候,对面跟着有人站了起来。

    这一来一往,默契倒是不差。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边被点中的人,展示的才艺越来越丰富。

    女宾这边有人翩翩起舞,男宾亦有舞剑,看的人眼花缭乱的。

    苏皖因为是击鼓之人,所以不需要展示什么,不过同行的苏萌和苏晴,却也为曾被点中过,这也是巧了。

    而用来传递的荷花,也已经换了好几朵,现在又换了一朵新的。

    苏皖闭眼击鼓,心里估算了一下人数和时间,在某一刻忽然停下。

    拿着花朵的苏萌面上带着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