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是崇祯帝

正文 067 范奸商的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范老板突然从怀里掏出个本子丢了桌子上,他似笑非笑道,“黄大人,范某闲来无事就收集了点小玩意,您看看?”

    黄立极疑惑的拿起本子看着,这一看不要紧,他差点一跟头栽倒在地。

    你?

    黄立极大怒,他嚯的站起身来,将本子狠狠砸了地上,愤怒的指着范老板道,“无耻之徒!”

    范老板淡淡一笑,说道,“黄大人莫动怒,草民是诚心想与大人合作,用些不入流的手段也只不过是为了让我们的合作更愉快。”

    崇祯喵向那个小本子。

    此时这个小本子正无辜的散开着躺在地上,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

    这是个账本,上面记载着都是一些田产、各色铺子、以及各大商行的股份,还有金银珠宝。

    范老板气定神闲的看向黄立极,“那狗皇帝最是痛恨贪腐了的,要是他知道黄大人您不声不响的居然贪腐了几百万两白银,他会不会用太祖的律法对付您呢?”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

    “哦对了,草民还听说您娶了二十几房妾室,这倒罢了,男人谁不风流?可是黄大人您弄个宫女当妾室就不大好了吧?”

    黄立极呆了。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范老板。

    姓范的继续自说自顾,“天启年间,宫中有一位姓谢的宫女,长相美貌如花,却突然不知所踪,黄大人您知道她的下落吗?”

    黄立极那张脸陡然变的煞白,他手都在抖了。

    “够了!”

    黄立极怒吼道,“姓范的你到底想要干嘛?”

    范老板抱拳说道,“黄大人恕罪,草民并无恶意,草民早就说过只是想与您合作而已。”

    话音未落。

    崇祯就见几十个壮汉子抬着十个大箱子哼哧哼哧进来了,箱子里的东西似乎非常重,这些个壮汉子抬的汗流浃背。

    打开箱子。

    但见满室生辉,居然是十大箱黄灿灿的金子,这些金子码的整整齐齐,看的人极为眼馋。

    黄金虽多,不过黄立极眼睛都没抬,他只是冷冷看着范老板。

    范老板再次抱拳,“黄大人放心,草民并不是让您去弑君,草民只是希望您能帮草民引荐一些官员侍卫而已。”

    接着他指着黄金说道,“这些黄金都是江浙大商人和东林众贤筹集起来的,如今狗皇帝管的紧,诸位大人都吃的苦,这些东西只是小小意思而已。”

    黄立极思忖片刻道。

    “你想用这些黄金贿赂他们?可是本官事先和你说清楚,有些人是万万不能碰的,比如陛下身边的黑卫,还有他带领的御前侍卫们。”

    黄立极终于软了下来,二人再次坐下来喝着花酒,玩着女人。

    接着,崇祯跟着黄立极这条线,发现这家伙背地里拉了很多文官和侍卫和这姓范的认识。

    然后他们先是用黄金收买,接着再找一些这些官员和侍卫的把柄来威胁。

    没有把柄的他们也会制造把柄出来,甚至……绑架他们家人威胁。

    因为黄立极这人在朝廷人缘还比较好,而这些人的官职都并不高,所以没有不上当的。

    很快,他们就聚集了几十个文官和十几个侍卫,聚在一起密谋起事。

    当然,东林党人也暗地里安排了一些杀手接应着。

    ……

    崇祯睁开眼睛。

    他脸色铁青也不知道在想啥?

    过了好一会儿,崇祯才对地上的妇人说道,“张大婶你起来吧,本官乃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是也,本官帮你伸张正义。”

    张寡妇虽然不知道田尔耕是谁,可是她知道锦衣卫啊,这可是皇帝身边的大官。

    张寡妇的眼神再次充满了希望,她急忙磕了个头,“民妇叩谢青天大老爷。”

    张寡妇的案子被顺天府接了,按理说她这种级别的案子连顺天府的门都摸不到。

    人家顺天府尹好歹也是三品大员呢,岂能接这种小民事纠纷?

    但是谁叫这个案子是田尔耕关注的?

    田尔耕是谁?

    皇帝陛下身边的大红人,锦衣卫都指挥使,有稽查百官的权利,顺天府尹怎敢怠慢?

    况且这个顺天府尹在朝廷中并没有什么后台,他是崇祯新从地方上提拔起来的。

    新的顺天府尹姓胡,单名一个图,虽然名字听着比较二,但是人却怪精明的。

    顺天府尹胡大人无精打采的坐在太师椅上,他耷拉个眼皮子看着眼前的惊堂木。

    胡大人现在对田尔耕是充满了怨恨,呸,一个狗腿子天天装什么大青天?

    很快张寡妇和崇祯就到了。

    张寡妇哆哆嗦嗦跪在了地上,“民妇张黄氏叩见大人,求青天大老爷为民妇做主啊!”

    胡大人抬起眼睛。

    他刚准备站起身来和田大人见个礼,啊~胡大人一跟头栽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皇……哦不田大人。”

    顺天府尹胡大人连滚带爬的到了崇祯面前,他勉强爬了起来,哆哆嗦嗦道,“田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啊!来人,快快给田大人准备把太师椅。”

    两旁的衙役急忙搬来了太师椅,轻轻放在了崇祯身后。

    崇祯大马金刀的坐了太师椅上,真正的田尔耕和黑卫侍立两旁,真正是说不出的有气势。

    不一会儿。

    郑记烤鸭店的老板就被押来了,崇祯发现这个郑老板长的圆圆胖胖的,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

    他身上穿着细棉袍衣服,显然比张寡妇的衣服有档次多了,可是细看却发现棉袍的侧边打了个蜘蛛补丁。

    此时郑老板正一脸惊恐的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顺天府尹胡大人重重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刁民,你用假银骗取寡妇十几笼的水鸭,该当何罪?”

    郑老板重重磕了几个头,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

    “大人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也是没有办法啊,小的收下假银子后也是伤心欲绝,小的是小本生意,如果不把假银子花出去,小的一家老小的生活就无以为继了。”

    顺天府尹胡大人冷笑道,“你可怜,难道张寡妇不可怜?你好歹还是个男人,张寡妇却只是个无业寡妇而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