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雍杰传奇

正文 第115章:李代桃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什么?李延津作为李家大爷,李灵的父亲。李灵居然都不能准确的知道李延津的去向,这突然出来的大明白反而能够知道。你说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场上不少人见此情况纷纷摇头,表示不可思议。只有少数人想到这里面具体情况可能有点复杂,但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大明白长啸一声,似乎在向外界传递某种信息。不一会儿,两名李家弟子,扶着李延津来到了校场中央的印台上,看神采还有点虚弱。

    李延津竟然出现了,这出乎了所有的人的意料。方才大家还以为李延津被那杨传刚暗害了,现在这李延津活的好好的,只不过是受了点伤而已,看来方才那封信铁定是假的了。

    看见李延津到此,李灿急忙跑过来,大声叫道:“爹,你怎么样了,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了。”

    李灵却并不上前,只是冷眼看着李延津。听到李灿问话,李延津并不回答,只是眼光盯着李灵。

    场上绝大多少人都看到了这一细节,此刻情形再明白不过了,李延津必然是被李灵所伤。

    张雍杰连连摇头,这李灵作为子女,竟然伤害她老子,这是多么不孝顺的子女。难道这李灵为了所谓的雄图霸业,竟然违反纲常伦理,加害李延津?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

    史云山和彭猛这时候见到李延津,纷纷喜道:“李大哥,你还活着,咱们兄弟都以为你被害了,现在看见你还活着,那真是太好了。”

    也许李延津出现了,史云山和彭猛就不用死了,所以他们看起来比较高兴。因为他们可以一口咬定方才的叛乱,是因为他们早就怀疑李延津被李灵所害,给李灵施加压力,是为了探究李延津去向。

    这样说来他们不但无过,反而还有功。不管李延津信不信,反正这样撒个谎,还有一线生机,总比坐以待毙强。

    那是去年夏天,一个酷热的夜晚,那也是一个令李延津终身难忘的夜晚。他刚刚从唐门撤退回洛阳老宅子,太过劳累,所以他要好好放松一下。

    李延津那晚正在人生的巅峰享受时期,他感到非常快乐。就在那一刹那,李灵突然破门而入,三枚毒针已然射入李延津的脊椎。

    从高峰到低谷,就在那一刹那完成。李延津万万没有想到,一向乖巧,并且引以为傲的子女,李灵会来偷袭他。但事已至此,已然是铁打的事实。相不相信是一回事,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李延津作为一代枭雄,当下顾不上一切,砸破床板。床板下居然有地道,李延津就从那地道上逃走了。

    李灵事先并不是没有怀疑李延津会从床上逃走,所以她事先将这张硬板床检查了数次,确定没有任何机关,才决定动手的,她万万没有想到李延津就这么不见了,她就没有想到这床板地下还有地道。

    地道直通洛阳城墙之外,李灵当即追了下去,待她爬出地道,李延津早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不知去向。

    但李灵并不慌张,因为三枚金针已然打入李延津的脊椎,就算他能逃走,但离死也不远了。

    如果动用李家的人马,追回李延津那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就单单说那黑鬼窟的诸多杀手,哪个不是追踪的高手?要查个把人,那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了。

    但李灵并不能这样做,因为这些都是李延津的人马,她只有徐图大计,另谋出路,找另外的人去追寻李延津的去向。

    李延津逃走之后,第一要务,便是解毒。毒针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三枚毒针是在方才血流加速之际,打入脊椎,毒性以最快的速度散发到全身。

    而且脊椎是什么地方?那是人的第二神经中枢系统,稍有不慎,那便是万劫不复之地,即便不死,那也得瘫痪。

    所以解毒才是第一要务,其他的都统统推后。就这样,李延津躲在一户农家小院里面,一呆就是大半年。

    李延津武力虽然强劲,是天下第二梯队武学高手中的佼佼者,但是仍然力有不逮,无法将毒针取出。只能暂时将毒性克制住。但他又怕此时被李灵找到,是以不敢盲目外出寻求帮助。

    也是李延津命不该绝,这一日,正是春天来临的时候,大明白来探访亲朋,遇见李延津。那时候他并不认识李延津是谁,只是听李延津讲述那晚的事情,顿觉气愤。

    天下岂有这等不孝子女?如若不加以惩处,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大明白大侠当即相助李延津取出脊椎处的三枚毒针,又花了大半个月替李延津疗伤去毒。到此刻,这李延津才能勉强行走。而且还有几处关键的地方,内力始终阻塞,并没有打通。要待痊愈,可能还要些时日。

    大明白大侠向在场诸多豪杰略述了李延津的遇害经过,随后棍棒一指,指向李灵,冷冷道:“为人子女,却干出这种不孝之事,加害自己的父亲。这一棒,你万万跑不掉的。”

    大明白大侠和李延津两人,虽然并没有详细讲述当晚发生的事情,但大家都知道是李灵加害她的父亲李延津,纷纷感到一阵恶心。没有想到这李大小姐竟然是这种人。

    李灿这时候也听出来是李灵加害父亲,当即回头道:“小妹,你这是干什么?你为何要加害父亲?”

    李延津却拱手道:“大兄弟,念小女年幼无知,无论如何且绕她性命。”

    听得李延津言语,场上众人均感觉到这对父母不可思议。这李灵作为子女,竟然加害父亲,而这李延津受了大半年苦难,看样子身体比较虚弱,他竟然还要为李灵求情。

    众人均觉得是不是今天见到鬼了,怎么总是遇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只见李灵冷笑三声,说道:“我不要你来可怜,我与你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张雍杰完全不能理解李灵的话,作为子女竟然对父亲势不两立,不共戴天,难道生她养她还是个错误?张雍杰再也无法忍受,血饮宝剑指向李灵,喝道:“你做出此等之事,还如此狂妄,还有公道吗?”

    李灵这时候紧握拳头,激动道:“你错了,该讨回公道的是我!”

    李灵的情绪非常激动,已经达到快要失控的地步。当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是个坏人的时候,情绪失控实属正常。

    大明白大侠这时候朗声说道:“现在,我就是来听听你的说法。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个做子女的,能够对自己的父亲下此毒手,”

    张雍杰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他正想质问李灵的时候,大明白先一步向李灵发出质问。这可能就是英雄所见略同吧,想到一块儿了。

    李灵大声呼喊道:“我并非李家亲身血脉。杨娇当年生下不该生的女儿,被人李代桃僵,狸猫换太子。我就是那个被替换掉的女孩,李家为此杀害我亲生父母,为人子女,难道不应该为死去的父母讨回公道?”

    今天来参加李灿婚礼的诸位快眼看书人,见到了太多意外的事情,本来都已经麻木了,见怪不怪了。但是听到李灵这话,均是无人不感到震惊。

    什么李代桃僵,狸猫换太子。意思就是说李家本身有个小女孩,但不是李灵,李灵是被其中的某些人拿来替换那个女孩的。

    当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原因?那个被替换掉的女孩是谁?这一连窜的疑问,让每个人都感觉到昏头转向,不知所以然。

    这些问题虽然不清楚,但是大家都听明白了一件事,李灵并不是李延津的亲生子女。准确的说李灵和李家的任何人都没有血缘关系,而且李家杀害了李灵的亲生父母,如此说来,李灵当真是和李家有仇了。

    李灿这时候坐不住了,急道:“小妹你胡说什么呢?”

    李灵冷冷道:“我不是你的小妹,我和李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李灿伤心道:“小妹你怎么能这般说,其实我和父亲早就知道你不是亲生血脉,但我和父亲都将你当着最亲近的人。不是生父,也是养父,你怎么能加害父亲呢?”

    张雍杰对李灿的了解,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般的话来,本以为他们兄妹之间多有不合,时常受到李灵的欺负,想来此番李灿得知李灵并非李家的血脉,会跳起来反击,痛打‘落水狗’。

    但李灿并没有这样做,这倒让张雍杰大感意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